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6月16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吴江记忆 >> 围湖造田事漫漫 永禁占垦多艰难——菀坪诚心村一根民国湖界桩孤风屹立说往事
围湖造田事漫漫 永禁占垦多艰难——菀坪诚心村一根民国湖界桩孤风屹立说往事
2019/4/22 0:13:07    作者:  马常宏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5413


  2013年国庆节中,随“松陵今昔漫聊群”的朋友一起,前往太湖边菀坪诚心村,探寻一根民国年间竖的界桩,因它是历史上见证太湖围垦的仅存实物体。因而这次是怀着一种虔诚的敬意,去追寻那桩的前世今生。

  在距堤约50米,一根柱子孤傲而倔强地佇立在一堆草丛中。相机变焦到最近处,桩上面“一七六”三字清晰可辨。为了看清桩上的其他文字,我们绕道直奔干涸湖底,踩着泥泞的小道,跨过几段险处,终于抵达那根久闻其名的界桩脚下。

  界桩距地高约2.8米,去角呈方形,边长约28厘米,桩为青石子钢筋混凝土浇铸,桩的上部四个面上都有凹字显现,分别是:江苏省政府立 二十六年、湖界、江苏省政府立 二十六年、一七六。望着这根斑驳的、近80年历史的“湖界”桩,大家无言以对,我们只能从史海中去寻找它的来由。 

  “湖界”桩的出现,先要从太湖围垦、拆围说起。

  浩瀚太湖3.6万顷,是中国第三大淡水湖。湖水主要来自浙江天目山的苕溪和江苏宜溧山地北麓的荆溪的水流,以及湖州江苏等周边地区的众多溇港,汇集成了太湖。古时候,太湖的下泄出水口在菀坪浪打穿至松陵瓜泾口一带,“唐代以前,南起浪打穿北至瓜泾口的太湖水域,都是松江上源”(《苏州山水志》)。直到唐宋以后,出水口“逐渐北移,以吴江长桥为要口,元明清间长桥淤浅,乃以瓜泾口为上源。”(《吴江县志》)。此时太湖水由松江、娄江和东江分泄入海,合称三江。后来,娄江、东江淤废,最为宽阔的松江,承担着太湖的下泄主要通道,维持了很长一般时间。当然,对于太湖泄水,吴地还有着“吴江十八港”、“震泽七十二港”之说。

  在泄洪过程中,作为太湖流域的一个地名,“浪打穿”是一个被多部史志、书籍提及的地方,浪打穿以风高浪急而著称。据讲浪打穿的来由,一说是太湖惊涛拍岸打穿岸石,难于围垦;另一说是芦苇丛生一望无际,唯有浪头急骤打压芦苇时方可看到远方天际。总之,浪打穿在菀坪、在东太湖,都是一个标杆型的地名。尤其它在太湖300多年来的围湖禁垦中,受到的关注度,远比其他地名来得更广泛。

  在唐代元和五年(810),苏州刺史王仲舒“堤松江为路———建宝带桥”,从一片白水中初步沟通了松陵镇至苏州的驿道,后人称之为吴江塘路。后至北宋天圣元年(1023)、庆历二年(1042)和庆历八年(1048)断续施工26年,其间,北宋庆历七年(1047),吴江知县李问和县尉王庭坚募钱百万又兴建了垂虹桥。还建“吴江堤”,修“至正石塘”。把松陵以南达王江泾的塘路联成为太湖东面、南面的环湖堤,自此古湖堤全线贯通。

  这条古湖堤形成后,虽然便利了交通往来,但也加快了堤湖之间的沙泥沉积、淤积成陆,太湖边滩陆地逐步向湖面推进。北宋郏亶的《水利书》中称:“长桥,正太湖东岸泄水下吴松江入海第一要害处,筑堤建桥,虽为挽路之利,而下流浅狭,潮沙壅积,病实基于此”。可见,这些塘路、大堤、桥梁的建成,为以后的围湖造田打下了前期基础。

  到了明末,吴江东太湖浪打穿,为原来的一片沼泽地出现了成片芦荡草埂,纵横数十里。清康熙(16621722)年间即有人垦殖,有的已成稻田,有的种植芦茭,只是当时围垦者极少。1713年,又有势豪禁止农民罱泥撩草,以图湖滩浮涨地加速淤积。吴江知县徐祖望在县衙前立永禁占水碑,禁垦草埂(今菀坪一带),这次立碑,开创了太湖流域首次立碑禁垦湖田的先例。

  同治、光绪年间,河南省光山、罗山一带农民,因避天灾兵祸,携家带眷,一副箩筐下江南谋生。先落脚安徽广德、浙江长兴、安吉及江苏溧阳等地,后结伙向东太湖地区发展。有的种几亩租田,有的帮工,有的帮人放鸭鹅,也有的捕鱼为生。光绪十七年(1891)乡民沈庆余首先在太湖滩涂上围湖造田,圩名足字圩(今戗港村),翌年又围室字圩(亦今戗港村)。两次围湖,当年受益,影响后世。于是外来客民呼亲唤友成群结队前来围湖。周围之风由西向东逐渐扩展开来。当时菀坪全境共有大小圩70多个,全境滩涂围垦殆尽,私围湖田达千余亩。面对这样汹涌的围田,光绪二十八年(1902)震泽知县夏辅成准许围平沙草埂湖田,浪打穿一带遂围垦殆尽,仅存海沿漕、直渎港、水落港等几条河道。

  由于湖田投资少,收益高,占垦业户多隐匿不报,逃避税赋,而且有的影响到湖水的通泄。因此,在上世纪20年代开始就受到了国民政府的关注,并设立了“太湖流域水利工程处”,专门成立“太湖湖田清理处”,负责此项工作。

  直至民国24年,菀坪一带反反复复的禁围、拆围,折腾了好多年。其中民国3年(1914年)陆声扬、胡定邦等在浪打穿私筑圩围4个,县知事丁祖荫奉谕查明禁止,在浪打穿立“永禁占水碑”,严禁在浪打穿一带围湖造田。但没有具体拆围,以致永禁占水碑形同虚设。到民国7517日,县知事李世由雇工200余人,才将那4个圩围以及周边的诸多围岸一律铲除,并立碑禁垦湖田。民国23年,适逢大旱,东太湖几近干涸,造成了客民们大量涌入,竞相围垦。并出现了如共成、民生、开南、松陵等公司性质的团体组织,被围圩数共有大小150多个,湖田面积达8.5万亩。这些围田面积之广、圩埂之坚、工程之速,绝非以前一般农民围垦可比,更何况这些围垦侵占湖心,妨碍水道,对水利的危害是非常明显的。当时民国《吴江县政》有所记录:“太湖东部,地势较低,为宣泄要隘,乃以水势下冲,日久淤塞,一遇天旱,辄成干涸,嗜利之徒,从而围筑,占湖为田,竟垦之风,于兹以起。”“遂致太湖东岸,汪洋变为陆地,与水争地,言之痛心!”

  东太湖围垦的出现,导致了太湖水下泄不畅,严重地阻碍了农业发展和水流平衡的规律。“自东太湖大部分围筑成田后,每遇霪雨,则上游嘉湖等处,积水难退。一逢亢旱,则下游江吴昆青诸地,悉成干涸。水旱频仍,影响农田,殃害产物。曷可胜举,要皆圩围堵塞,蓄泄不畅,有以形成,长此以往,非特全部咽喉,被其阻塞,且恐整个太湖,亦将填成大陆,后患殊属堪虑”(民国《吴江县政》)。所以说,清理整治圩围,竖立界桩,保证蓄泄畅通,成了上世纪30年代吴江民国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

  由于围垦太湖涉面广泛,情况复杂,年久事多,禁围事务时断时续。到民国24年,在制止乏力的情况下,县长徐幼川报请江苏省政府裁处,省政府责成财政、建设二厅,会同扬子江水利委员会和苏州区清理湖田办事处,逐圩查勘,确定湖面界线。61日,扬子江水利委员会派代表金家凤(前太湖流域水利委员会委员)、副工程师刘衷炜、江苏省建设厅工程师王师曦、吴县县长吴企云、吴江县长徐幼川、贾某(太湖测量队分队长)、郑福(吴江公安局局长)、董载泰(吴县政府科长)及地方人士张一鹏、金天翮、孔宪高等人,会同入湖勘察围田,“经查,各圩围田均宽广千百亩———大规模围田横截东太湖水流,不仅影响横泾及吴江滨湖一带农田水利,而且太湖之水与下游因而隔绝,吴淞和娄江之水源遭阻塞,其后患无穷”(《吴江水利志》)。江苏省政府为制止围垦太湖,遂决定强制拆圩。

  7月,派出测量队沿湖各处地形及湖内浅滩、湖底水深,并按泄洪排涝与生产垦殖双方兼顾的原则,规划湖界,划分垦区,确定行洪路线和行洪道断面设计标准。然后,徐幼川征工1.4万名,用一个月的时间,在吴江境内东太湖开掘缺口700多处,拆围恢复水面20950余亩。当然,拆围不是件易事,曾经历了“会勘”、“调查”、民众“请愿”、政府“解释”、“督拆”等事项。在《江苏省制止围垦太湖湖田办法大纲》的指导下,拆围工作有了新的具体标准(如规定拆除民国178月后私垦的湖田),所以较为顺利。《大纲》规定“凡查明未经核准承领之私垦田荡,无论已围未围,应将垦户拘办,勒令限期拆除围埂,铲除种植物,恢复原状,永禁占垦”。“以后如查出仍有私围情事,除照第二条办理外,县长及该管区长均予以相当处分”。

  为配合《大纲》的实施,根据前期勘察围田的情形,民国262月,省政府商请扬子江水利委员会拟定东太湖界线,以定浚垦范围。41日,江苏省江南水利工程处成立东太湖界桩工程队,以省政府确定的东太湖水面为界线,植立钢筋混凝土界桩244根,界桩有6米之高,分别置于吴县、吴江湖面明显地点,分清围垦责任,并在松陵、八坼、南厍、越溪立东太湖界线图石碑4处。吴江境内界线与今天现存的防洪大堤走向基本一致。界桩以太湖为中心,桩内为湖,永禁围垦,桩外为田,发给执业单。有了执业单,也便于收缴农田税赋。在菀坪沿湖边共打下了界桩19根。为此,江苏省政府在民国262月特颁发《布告》,“在此界线以内,一律不准围垦及种植茭草芦苇,以保存储水面积一节,所定界址,亦尚适当,应准照办。嗣后不得再有越线私围植草情事发生,以重水政。倘有故违,定予严重破坏,切切此布。”

  现在诚心村草港口外的这一根,编号为176号。其余的界桩,在日后的动乱岁月中,有的被拆除,有的自然倒塌,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

  一根小小湖桩,屹立到现在也有76年的历史。它所承担的责任,在当年可以说是重如磐石。在桩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历代疏浚太湖,禁垦围田,都是一项浩繁、复杂甚至是拉锯战的工程。但是每一次改良,都对太湖流域作出了贡献。

  如果从吴江在1713年首次立“永禁占水碑”算起,迄今正好是300年。从碑到桩,再到今天的东太湖整治,不难看出300年来吴江人民对身边东太湖的情深依恋和梳妆打扮,但愿这根在历史眷顾下留给我们的唯一佐证,能叙述着东太湖的历历往事。

  善待此桩,愿它有一个好的归处。

(注:本文有删改)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