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8月20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吴江记忆 >> 难忘“水乡一枝梅”——追忆锡剧表演艺术家姚梅凤
难忘“水乡一枝梅”——追忆锡剧表演艺术家姚梅凤
2019/6/18 0:36:05    作者:  刘强民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391

 

姚梅凤在指导青年演员。  

 

 姚梅凤在辅导三代“樊梨花”。  

 

 姚梅凤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赴京参加全国文教群英会时受到文化部领导周巍峙的接见。  

  刚刚走出江南的梅雨时节,就从南京传来一条令人感伤的消息:原吴江县锡剧团团长,被誉为“水乡一枝梅”的锡剧表演艺术家姚梅凤老师于2013749时许与世长辞,终年93周岁。

  伤感之余,缘于对姚老师的敬重,缘于她的艺术造诣和独树一帜的办团兴团功绩,缘于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老一辈吴江人对她的熟悉和喜爱,不禁提起笔写下这些文字,表达对她的追思和纪念。

  从“大锣调”到“大陆调”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引进人

  姚梅凤,1921年出生于常州,15岁拜锡剧艺人姚家兰为师,随师边学艺边演戏。1937年前后,在苏州阊门外的“小荒场”演出时,常抽空到就近的场子看杭州武林班的演出,对他们的“大锣调”很感兴趣,学学哼哼,感到味道很好,便不由自主地引进到她的锡剧演唱中。尤其她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巧妙地运用慢大陆板、快大陆板、清板等手段演唱的“大陆连环板”,形成了锡剧姚梅凤派大陆调。在其主演的锡剧《刘胡兰》、《金红梅》、《走上新路》、《大年夜》中,都有创新的唱段。尤其在《三请樊梨花》剧中72个“为你冤家薛丁山”用大陆连环板为主调,在第一届江苏省戏曲观摩会上得到好评,有文章说是“在锡剧剧目中恐怕是第一个,而且是唯一的一个”。折子戏《三请樊梨花·初请》脍炙人口,唱腔被收入《中国音乐集成》,姚梅凤派大陆调被吴江区命名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为锡剧剧种的音乐宝库增添了财富,大陆调逐渐流行于锡剧界,江苏省锡剧团在《双推磨》、《红楼梦》、《海岛女民兵》等剧中成功运用,大陆调成为继簧调之后的锡剧第二主调,姚梅凤是有功之臣。

  从联谊锡剧团到吴江锡剧团

  创造吴江戏曲的黄金时代

  解放前夕,姚梅凤与王呆初等组建“联谊锡剧团”,经常在苏州阊门外又破又小的“小荒场”演出。1950年改名为“苏州市友好联谊锡剧团”,姚任团长。在参加苏南锡剧大集训时,领导吴石坚特别介绍了参加大集训的20个剧团中这个最小最穷的剧团,说:“能不能互相支援一下,帮衬帮衬?”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反响,不少剧团拿出自己的行头,拿出演员来帮衬姚梅凤剧团,令姚梅凤感激涕零。结业后,姚梅凤剧团带着19个兄弟剧团的情义,来到吴江,于195210月改名为“吴江县锡剧团”。从城市到乡镇,姚梅凤把兄弟剧团给予的无私关怀化成了巨大力量。她全身心投入到锡剧事业中,带领着吴江县锡剧团坚持了整整30多年。

  在吴江锡剧团,姚梅凤组织编导创作演出了大量现代戏。如《双季花开》、《试金石》、《大年夜》等,还根据锡剧团自身素材,创作了《艺园花开》。她自己主演了《金红梅》、《走上新路》、《刘胡兰》、《杨立贝》、《大年夜》等。对于传统戏和新编历史剧,她也大力扶持,如《孟丽君》、《小刀会》和骆黎明创作的《魏征拜相》等。特别是她的成名作、代表作《三请樊梨花》,她扮演的樊梨花文武兼备、武戏文唱、表情真挚、唱腔自成一格,她把这一角色先后传授给鲍毅、朱琦、高玉英、柳影、凌云等五代樊梨花。她引进、培养了王小坤、周晓明、杨惠兴、陈月良、盛连荣、陈志耿、陶国宏等生角,朱琦、高玉英、陈菊媛、姚玉珍、柳影、黄凤珍、宋夏兰、凌云、赵玉华等旦角,黄国杰、王敬柏等作曲,许龙生、周晓明、金永华导演等,吴江锡剧团的《沙家浜》、《智取威虎山》、《小刀会》久演不衰,影响到千家万户。

  我曾多次听到好多领导、剧团同志、观众们说,没有姚梅凤就没有吴江锡剧团。可以说,姚梅凤和吴江锡剧团创造了吴江戏曲艺术的一个黄金时代。

  从震泽丝厂童工到“全国红旗”

  情系吴江的“水乡文艺轻骑兵”

  姚梅凤从幼年起就与吴江结下不解之缘。因家境贫困,她曾在12岁时随母亲在震泽一家缫丝厂做童工。创建吴江锡剧团后,朴实的吴江人民常称之为姚梅凤剧团。剧团坚持艰苦创业、勤俭办团、送戏下乡、演现代戏。正如原苏州市文化局局长钱璎所说:“半个世纪以来,姚梅凤领导的吴江锡剧团在那个艰苦的年代,送戏下乡,坚持演好戏,演群众喜爱的戏,他们和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将群众看作是自己的亲人。农村交通不方便,他们就乘船;船到不了的地方,他们背着行李、服装步行到演出点。没有剧场,他们临时搭建舞台,寒冬腊月,他们将台口朝北,不让群众面对寒冷的西北风……他们无怨无悔,因为他们心里只有群众,想的是怎样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原苏州地区文化局副局长王途光曾说:“吴江无山可上但有乡可下,送戏下乡便是雪中送炭。农民们赞誉吴江锡剧团是水乡文艺轻骑兵。”姚梅凤被评为全国和省先进工作者、省劳动模范、省三八红旗手。她出席了全国文教群英会,多次受到当时文化部领导周巍峙的接见。《人民日报》、《人民画报》、《新华日报》、《剧影月报》连续发表几十篇文章对剧团进行了报道,吴江县锡剧团被文化部命名为全国红旗剧团,成为了全国文艺团体八面红旗之一,曾为毛主席拍摄“毛泽东打乒乓”、“畅游长江”的新华社记者、著名摄影师吕厚民曾专程跟踪剧团拍摄了一组组珍贵的照片。这些功绩凝聚了姚梅凤老师的多少心血和汗水。

  从“小荒场”到“回娘家”

  笔者记忆中的姚梅凤

  思绪万千,感慨不已。要说对姚梅凤老师的了解,可以讲我是从半个世纪以前就开始的。我是从苏州插队到吴江的知青,苏州老家在离石路“小荒场”很近的阊门,因为近,自然有一批常去石路光华、新光和“小荒场”等大小剧场的戏迷,我的母亲就是一位老戏迷,我幼年时,她便抱着我去看过姚梅凤的戏。左邻右舍知道我要去吴江插队,叮嘱我到了吴江要多看看吴江锡剧团的戏,看看姚梅凤的戏。当时还处于“文革”时期,到吴江后我仅看过吴江县锡剧团演出的《革命历史歌舞专场》和锡剧《沙家浜》,但从没有见到过姚梅凤在舞台上的形象,直至插队三年后,我被借调到吴江锡剧团《智取威虎山》剧组,才见到了“靠边”的姚梅凤,她的工作便是管服装。我没听到她讲过话,发过笑声,只是默默地、认真地为演员抢场换服装、折披风、递靴子、挂衣服……直到她重返舞台,那已是几年后的事情。我还记得在苏州人民剧场演出《珍珠塔》时,我母亲特地去找姚梅凤,自我介绍,买到30张戏票分送给亲友邻居。从1984年起,我从学校调到文联,后调文教局、文化局、文联,工作了20多年,与姚梅凤老师的接触自然多了。我忘不了文联成立的联欢会上,她同王小坤演出拿手好戏《三请樊梨花·初请》;忘不了吴江首届艺术节上,退休的她从南京赶来,与严仁荣合演《大年夜》;忘不了我和周永泉代表文教局落实政策到南京补发她因“文革”扣去的工资时她的感激之情;更忘不了“吴江籍戏剧名家回娘家”座谈会上,她滔滔不绝的发言……表达的都是对党和政府的感激,对新生活的热爱,对锡剧事业的关心。

  如今,姚梅凤老师走了。所幸大型画册《鲈乡锡韵》已经出版,《吴江文学艺术人才库·戏剧卷》姚梅凤专集已告成,她的代表作《三请樊梨花·初请》和锡剧小戏《大年夜》已由她的学生和中青年演员们排演并录制成《鲈乡梨苑·戏曲篇》得以保存。还有钱璎局长写的《水乡一枝梅》,徐文初老师写的《姚梅凤艺术生涯》,姚梅凤的儿子张志强(江苏省锡剧团导演)、媳妇徐洪芳(电影《双珠凤》霍定金的扮演者)继续在为锡剧的传承作出努力……我想这是对姚老师最大的慰藉了。

  姚梅凤老师,吴江人不会忘记您,锡剧界的同行也不会忘记您。“水乡一枝梅”,永远盛开在锡剧艺术的美丽画卷中。

  (本文图片由刘强民提供)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