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7月09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有意天南支一木 何心台座耀孤星 ——南明重臣吴江人朱天麟的学识气节
有意天南支一木 何心台座耀孤星 ——南明重臣吴江人朱天麟的学识气节
2020/6/12 0:29:05    作者:  查文荣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1946

  在黎里镇庙桥北堍原有一“全真道院”。道院初始便建有“五岳楼”,就在“五岳楼”中曾经有一个贫苦的孩子,发奋读书,最后成为明代的重臣,他就是吴江韭溪(梅堰)的朱天麟。

  崇祯二年,吴江知县熊开元为朱天麟立了进士匾,此匾额,直至清道光时仍悬挂在黎里全真道院中。

  朱天麟,又名沈天英,字游初,号震青,“幼好读,无力从师”,10岁时,随父亲到吴江黎里,他家有个名叫陆逸庵的亲戚在黎里镇全真道院里当道士,为了能有机会读书学习,他“托迹全真道院为黄冠”,当了一名小道士。

  好学上进的朱天麟,不久便发现全真道院无法满足他的求学欲望。当时,黎里街上有个老儒生,名叫陆华阳,虽然科举没有成功,但此人学识渊博,在家里开课授徒。朱天麟没有钱当然无法入学听课,只得“从户外窃听,辄能记诵”。陆华阳发现后非但没有责怪,反倒觉得这孩子聪明颖异,欣然收为弟子。从此,朱天麟如鱼得水,如鸟归林,“益感奋读书五岳中”, “昼夜不辍,历八寒暑,学成而去”。

  朱天麟家里贫穷,无钱参加科举,于是经人介绍,到昆山沈家当上门女婿,遂占籍昆山,并改名为沈天英。

  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朱天麟考取举人,他“嗣请复本姓,改名天麟”。又经过十年不懈拼搏,于崇祯元年(1628),考中戊辰科三甲第125名进士,授江西饶州推官。他勤政清廉,史称“有惠政”。

  崇祯十一年,参加兵部武选同主事,因家贫穷,“不能行赂,拟授部曹”,尽管政绩不错,但没有得到重用。然而,有人为他抱不平。据史书记载“帝御经筵,讲官并为称屈”。不是一般的官,而是一帮为皇帝讲解经义的讲官,而且不是一个,这足以说明朱天麟的才干。众讲官称屈,引起了皇帝的重视,于是“临轩亲试,乃改翰林编修”。

  朱天麟在善政的同时,还著有《雉城诗》、《一絃草》等诗文,文风既清丽又不乏豪放。江西盱江风景秀丽,北宋庆历三年,乡贤李觏在县城北隅始创了盱江书院,学者过千余人,在当时整个江西书院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就是李觏的高足。到了明代后期又留下了许多名人的足迹,朱天麟曾到过此地,书院门人正好在选编盱江诗文集,朱天麟就写下了一首《门人余岸少选盱江六大家有感》诗:“昔登麻姑峰,峦木尽太古。低回长松间,一一灵氛吐。之子若鸣泉,泠然在远浦。滴沥读书声,六家具甘苦。编辑非等闲,鸿灏满环堵。椽笔喷花香,苍色偪石鼓。于斯迴狂澜,浸以玉山乳,启户清风生,盱江日方午”。

  崇祯十七年正月,朱天麟奉命到山东祭祀淮王。他刚到山东便传来北京被清军攻陷、崇祯皇帝吊死煤山的消息。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着实让朱天麟无法接受。不久,南京亦被攻陷。于是,朱天麟回到昆山,与徐开禧等当地乡绅一起率领乡勇防守城池。清顺治二年(1645)七月六日,昆山县城失守,他“挈家南行,浮海至海州(今福建福州)”,被南明隆武帝朱聿键擢升为少詹事,兼侍读,署国子监事。当时隆武帝身边的近臣郑芝龙专横跋扈,朱天麟很是看不惯,于是“乞假,至广东”;刚到广东,便“闻汀州变”;于是“又走广西,入平安土州”。

  清顺治三年(1646)十一月,桂王朱由榔在广东肇庆称帝,改元永历。永历帝身边有瞿式耜等一批忠臣,抗清力量较强大。永历帝补朱天麟为翰林院学士;次年,任命他为礼部侍郎。顺治五年,永历帝退到广西南宁,擢朱天麟为礼部尚书;同年三月,拜东阁大学士(副宰相),赐“理学名臣”图书。顺治七年九月,进太子少保、建极殿大学士,成为宰辅。

  朱天麟处于明清朝代更替的非常时期,作为明代旧臣自当不遗余力地效忠明室、抵御大清满族。清顺治四年,永历帝在武冈以礼部侍郎衔召朱天麟,朱天麟见面即疏请永历帝亲自“倡率诸镇,毋坐失事机”。拜东阁大学士之日,他即“请亲率士兵略江右”,永历帝不同意。清顺治五年四月,降清的原徐州总兵部将李成栋又反清,率领10万人马来投奔永历帝,朱天麟认为此机可乘,于是“复劝王亟颁亲征诏,规取中原”。永历帝优柔寡断,虽然“优诏答之”,但始终没有任何行动,朱天麟十分伤心忧虑。

  永历帝朱由榔是明神宗皇帝朱翊钧的孙子,缺少帝王威严,更无帝王才能,常常六神无主。朝臣“交相攻讦”,逐渐形成吴、楚两党,朱天麟被推为“吴党”首领。为了消除两党的隔阂与矛盾,朱天麟主动放弃成见,曾多次出面调解无果,便决定辞职去位,永历帝“慰留再三,不可,陛辞叩头泣”;永历帝“亦泣,曰:卿去,余益孤矣。”朱天麟见永历帝说出如此一番话来,自然只能以大局为重,留了下来。

  顺治七年九月,永历帝召朱天麟入直梧州,进太子少保,拜建极殿大学士。作为首辅的朱天麟深感责任重大,他疏言道:“近年来百尔构争,尽坏实事。从前宋高宗航海还有退步,而现在我们还有何地可退!陛下应当奋然而起,自将文武诸臣尽擐甲胄。臣亦抽峒丁,择土豪,募水手,经略岭北湖南,为六军倡。若徒责票拟,以为主持政本,今政本安在乎?”可见朱天麟抗清复明之志。

  顺治八年五月,清兵日益逼近。以孙可望为首的一派人提出移驻云南,而吴贞毓、王光廷、徐极等另一派人则主张移居钦州,可依靠南阳伯李元胤。双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朱天麟认为:“李元胤屡败之余,手下兵士人不满千,依栖海滨,不足以恃此复明。云南山川险阻,雄师百万北通川、陕,南控荆楚,请当机立断作出决定,以坚其拥戴之心。”永历帝采纳了他的主张,并命他“招集土司兵,授经略敕印”。清兵直逼南宁,永历帝仓皇出走。

  朱天麟因日夜操劳加上忧虑而患病,只得扶病随永历帝逃离。次年四月,抵达广南。永历帝先驻安龙,朱天麟病重已经无法入觐。八月十八日,朱天麟病死于西坂村。临死之前,他还强撑着身体,写下了遗诗和“孤忠未展、遗恨无穷之疏”。永历帝“览之,悲泣不已”。赐祭十一坛,赠少保,谥“文靖”。朱天麟逝世后,由他从侄朱翼垣扶柩回乡,葬于昆山圩雉城湖滨。

  清中期,吴江黎里诗人沈云巢(字树亭)曾有《过全真道院读朱文靖遗诗题后》诗写道:“依稀文相赋零丁,古调苍凉不可听。有意天南支一木,何心台座耀孤星。百年血化游燐碧,半卷词留汗简青。西阪何人来野祭,空教鹤观访遗铭。”称赞朱天麟这位为南明王朝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宰相。《吴郡五百名贤传赞》称朱天麟;“历仕颠危,江湘闽粤,尽瘁亡王,丹衷贯日。”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