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4月20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吴江记忆 >> 黎里古镇多砚事
黎里古镇多砚事
2019/1/14 9:07:54    作者:  陈良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703

  ▲古籍中的眉子砚拓片

  ▲仿叶小鸾眉子砚 吴江杨伟山制 

 

  ▲柳亚子故居中至今还珍藏着一方徐孝穆为姨丈柳亚子先生所制“唐云画,孝穆刻,柳亚子先生画像端砚”,一代文宗,经孝穆神手,跃然砚上。

  砚是研究中华民族发展历史的重要遗存,流传于世的岩壁画、陶器画记载了中华文明的起源,而其研磨颜料的器具正是砚的雏形“研”。古人视砚为田,砚是培育历代文人墨客成名成才的沃土。纪晓岚铭“流水周圆,中抱石田,笔耕不辍,其中有丰年”,多少千古文章由此出;砚也是不屈的中华精神所在,古人借砚抒情,民族英雄岳飞的砚上曾铭“持坚,守白,不磷,不缁”,丹心赤胆,浩然正气常存。


  砚为文房四宝之首,因其“润彼元墨,染此柔翰,申情写意,经纬群言”而成为文人一生相伴的挚友,又因所蕴涵的“思古之幽情”,被人所喜爱。宋书法大家米芾,称为砚痴,曾铭:“生为食默尽,去之砚意存。”励志弥坚,生死永共。而现代人藏砚则为了在现实浮躁中寻得一方清静人的心境。墨香四溢之中,心如止水。

  余藏砚已有多年,藏砚养性,性静情逸。藏砚养德,德厚载福。藏砚如藏历史,如藏文化。余之藏砚上至秦汉,下至现代,纵观藏品,俨然就像一部浓缩了的中华砚史。小小黎花砚舍,读史品砚,乐此不疲,磨挲其间,独得其乐。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土生土长的弹丸小镇与自己收藏的砚台有何联系,就算是名扬一时的苏州蠖村砚也与黎里小镇相距百里之外,八杆子也打不到一起来啊。恰在古镇开发如火如荼之时,在研读了古镇的悠久历史之后,却惊喜发现,古镇与砚不仅有关联,而且是砚史之中的大事。

  扑朔迷离的眉子砚

  历代名砚,屈指数来,叶小鸾(北厍叶家埭人,现属黎里)的眉子砚当之无愧。

  眉子砚,几度沉浮,传说中它百年才一现江湖;物以人重,三百年前,明代才女之心泽手润物。有缘人得之,欣喜若狂,著书题咏,乐为文坛一雅事;又有人为得到此砚,不择手段,不惜焚楼毁砚……

  透过凄美的眉子砚传奇,品味一段令人嘘唏的红尘往事。

  “开奁一砚樱桃雨,润到清琴第几弦”。一代才女禀赋超群,兼有绝世之姿,却天妒其才,早早的离开了我们,甲申之变,午梦堂被清兵、流寇抢劫一空,眉子砚从此流落江湖。

  一百年后,露面在广东,为会稽人陶绥之得,并拓成墨片,请人题咏写诗,汇总成册,成为广东文人盛传的雅事。之后又匆匆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又过了一百年,道光二十八年,此砚又辗转至北京大兴人王寿迈手中,更有缘的是,六年后,王寿迈奉命来吴江做县令,于是王县官访叶家埭,寻到叶氏后人,修筑叶小鸾墓,并亲笔题写《重修有明仙媛叶琼章墓记》,后又刻成《砚缘集录》。 

  年后王寿迈调嘉定县令,临别吴江之时,将眉子砚寄藏苏州“藏砚楼”,“藏砚楼”主人是苏州巨富徐氏,藏有众多名砚,眉子砚入楼后不久,藏砚楼莫名大火,毁为一烬,眉子砚也不知下落。后传徐氏为得眉子砚,自己纵火,为的是将眉子砚据为己有。

  再后来,黎里古镇中秋显宝时,黎里八大姓之中的李家所显摆的宝物就是文房四宝,其中的砚有一百多方,更令人称奇的是,那方久负盛名、失踪已久的眉子砚也在其中,不禁让人遐想联翩。

  此后,眉子砚再没露面,绝了踪迹。

  有人说曾到了龚定庵之手,也有说在赛金花处一现。

  眉子砚的故事,扑朔迷离,精彩纷呈。

  铁笔神手 孝穆刻砚

  “有虚有实,亦柔亦刚。” 老舍先生曾这样称赞孝穆刻功。

  徐孝穆,吴江黎里人,著名的篆刻家、竹刻家,是南社著名诗人柳亚子的外甥。幼承家学喜习书法,徐的先祖徐世泽为吴江名士,金石书画家,工书法,初学颜真卿,后则服膺何绍基(蝯叟),因自号次蝯。真草隶篆四体俱饶功力,隶尤得汉碑神髓。黎里镇上有座禊湖书院,墙上嵌有"禊湖书院修葺记",是乡贤前清翰林院待诏徐达源所书。孝穆读小学时往观摩,回家时还常常不住地在手掌上比划,日久天长,得其精髓。孝穆对颜体颇有心得,又喜何绍基书体。所作浑厚凝炼,圆转秀润。

  孝穆篆刻有邓石如、吴昌硕之遗风。白蕉曾经评论道:“刻而不刻者为能品,不刻而刻者为妙品,铁笔错落而无刀痕者为神品。”徐孝穆的作品就是这样的神品。英国剑桥大学的著名教授李约瑟博士八十寿庆,寿翁收到国际科学史研究院通讯院士胡道静赠送的一件神奇寿礼,一竹刻臂搁。但见竹枝一丛,刚柔并济,浓淡相宜,勃发出一抹笔所不能到而刀刻独到的神韵,落款为“李约瑟博士清赏 胡道静持赠 徐孝穆刻 稚柳为之图”。李约瑟得此大喜,叹为观止,特地来华拜望徐孝穆。博士掂着他的手,幽默地说:“上帝给了您一双西方艺术家没有的手”。从此,孝穆竹刻如美玉腾辉、玫璇呈采,成为对外文化交流的艺术珍品。

  徐孝穆还与多位名家合作,创作了一系列的名砚,有唐云画徐孝穆刻豆莢端硯,赖少其绘徐孝穆刻梅花砚,陆俨少画徐孝穆刻老坑端砚,谢稚柳画徐孝穆刻抄手端硯等,尤其与好友唐云合作的砚最多,这些砚现都成为砚界的名砚,成为砚藏界中趋之若鹜,不可多得的佳品。

  古镇与砚仿佛有说不尽的故事,随着对古镇和古砚研究的深入,会发现一个个越来越多的故事。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