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9月23日 星期一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琴心摹古画 落笔尽丘壑——吴江震泽画家吴琴木绘画生涯沉浮记
琴心摹古画 落笔尽丘壑——吴江震泽画家吴琴木绘画生涯沉浮记
2019/8/25 0:16:05    作者:  汝悦来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3259



叶红霜冷游吴江

吴琴木(1894—1953),原名桐生,改名桐,桐乃琴木,因以为字焉,江苏吴江人。唐代诗人崔信民泛舟吴江,曾有枫落吴江冷之名句,故吴氏自号冷枫居士,又别属苍梧生。

吴琴木出生于震泽镇慎德堂一平常人家,自幼喜爱绘画,且天赋高迈,未冠已为蒙童之师,然从艺心炽,二十初度便辞去教席,往湖州南浔镇庞元济家中习画,自此以画师为业,终身不渝。震泽镇与南浔镇虽分属江浙两省,实则相邻不过十余里,有塘河相连,交通便捷,皆以近代工商业发达闻名江南,而南浔更胜震泽。

庞元济生长巨富之家,精于实业,能画善鉴,一笔倪云林山水,疏朗淡逸,非庸俗之流可及。于书画收藏,既富眼力,又具魄力。庞氏号虚斋,其所藏书画著录有《虚斋名画录》十六卷、《虚斋名画续录》四卷及补遗一卷行世。清末民初,时局板荡,清宫及海内各大藏家都有名迹散出,庞氏有闻,必倾力购藏,如原藏清宫的北宋郭熙《秋山行旅图》、南宋李嵩《西湖图卷》,以及原藏诗人狄平子处的元王蒙《青卞山居图》,后悉归庞氏。正如庞氏《虚斋名画录》自序所言:每遇名迹,不惜重资购求,南北收藏,如吴门汪氏、顾氏,锡山秦氏,中州李氏,莱阳孙氏,川沙沈氏,利津李氏,归安吴氏,同里顾氏诸旧家,争出所蓄,闻风而至,云烟过眼,几无虚日。故郑孝胥誉之收藏甲于东南,王季迁则称其为全世界最大的中国书画收藏家

庞氏虚斋藏画,初期延请画家陆恢整理著录,前后二十余年,于今所见陆氏中晚期画,多有摹自虚斋藏画者,题记累累,言之凿凿。迨陆氏年老,乃荐其弟子樊少云续任。同时,又有张砚荪、张大壮父子,以及张唯庭、邱林南、樊伯炎等先后参与。吴琴木入南浔庞氏虚斋时,正逢樊少云主其事,吴琴木曾请益求教,但未拜师。据吴琴木夫人龚梧回忆:(吴氏)未进过艺校,未拜过老师,只仗古人之作为师,刻意摹效,探幽穷源。吴氏勾留南浔十载,遍览名迹,临摹修复,巨细不爽,笔墨功夫、鉴赏眼力渐为庞氏所倚重。南浔巨商、名士周庆云亦重吴氏之才,曾延于馆下。1924年,庞氏虚斋藏画大部随庞氏迁往上海寓所,吴琴木也应庞元济之邀,迁居沪上,相与主持庞氏虚斋的书画事务,直至抗战胜利。庞元济的三位孙辈,亦学画于吴氏,曾忆及:祖父生前深交两位画家,一位是陆恢,另一位是琴木。而陆、吴二人又同为吴江人,亦一巧合也。1926年,吴琴木参加第四回中日绘画联合展,初露头角,好评如潮,遂跻身于海上画坛名家之列。

古人响拓法书易,而临摹名画难,近代画家金城(亦南浔人)曾借助投影仪复制名画,也仅得其形。二字不尽相同,在于依稿取其形态,需作者有如灯取影的工夫,近似于谢赫六法所谓的传移,模写是也。而在于脱稿得其神采,需作者深谙各家各派原作的笔路、气韵,非精通画学者,无以为之。由是观之,真得临摹要旨者,除北宋宣和画院诸家及明之仇英以外,一部画史,不过寥寥数人而已。吴琴木即以临摹知名于世,近代难得。学画者取法于哪家哪派,依个人性情而定,如细腻温婉者,宜学恽南田;粗头乱服者,宜效徐青藤。而善临摹者,必须收敛个性,持一种定力,凝神探究前人三昧,故绝非常人所能也。陆恢有当代王石谷之名,亦能临摹,笔端苍古润泽,高人一等,然无论临摹何人何作,观者一望便知是陆家笔墨,如西北人烹饪,每有肉菜,必佐以花椒,令食客难辨是牛肉羊肉,舌上唯余花椒味而已,故善画者未必善摹。

吴琴木临摹虚斋所藏古画,原是以修复为要务,因而注重客观,不染画家习气,下笔形神兼备。吴氏固天生有一种临摹家的气质,加之终日受薰炙于名画,又历练有年,精研古人画技,手眼工夫自然纯熟老到。庞元济鉴画是一代巨眼,识人亦堪称巨眼,1944 1224日《海报》有署名艺友者撰文云:庞虚斋先生爱其(吴琴木)笔墨秀发,勖其潜心绘事,将来必大有成就;并出所藏唐宋元明清诸名家之手迹,俾渠朝夕临摹,研讨精微,历二十余载,始出示其所作,见者皆赞叹,便蜚声艺苑……”而吴琴木终以其卓绝的才艺,不负庞氏所期。元人王蒙《葛稚川移居图》,吴氏摹之,虽千笔万笔,形肖意合,绵密细致处,又不失元人淡逸的气韵。文徵明《书画师说》一卷,小青绿设色,吴琴木中岁摹之,文氏善青绿,而吴氏能得其古意,书法亦绝似文氏原作,令人叹服。王时敏《夏山飞瀑图》,为王氏晚年佳构,用笔精能,设色高雅,吴琴木晚年客苏州时曾摹之,大有王氏所谓灵心妙解,力追古法(《西庐画跋》)之境界。此外,元之吴镇、明之沈周及清之王鉴、王翚、吴历,亦为吴琴木所钟爱,久而久之,诸家笔意已渐融入吴氏自家风格中矣。吴氏所临摹的古代名迹十之八九为虚斋所有,然并非止于此。乙酉(1945)中秋,吴氏曾为庞元济作一扇面,便是摹自苏州过云楼顾氏所藏的赵孟《吴兴清远图》手卷,自题虚斋老伯以其为家乡风景,特属余摹入扇头,以供赏玩云云。

书画赝品,古已有之,然吴琴木品格高洁,虽善临摹而从不造假,其夫人龚梧曾回忆:(吴琴木)所临古人名作,皆非出售,而置之案头,作观摩之用,并在相应部位,盖上自己各式名章,以示与原作之别。可知,吴氏确为画坛真君子。

吴琴木既善临摹,又善作画,尤以山水为专擅。论吴氏之画,最佳者当属仿古一路,龚梧也坦言:他的仿作(即仿古)卖价相对高于其他一般作品。读吴氏早年佳构,信夫!丙寅春(1926),吴琴木32岁,作山水大册页四帧,署款尚作吴桐,度其画法,乃王翚笔意无疑,用笔撇尽虚浮,画面沉雄谨严,水墨、浅绛、小青绿诸法俱全,足见其功力。吴氏于四王一路,用功最深当属王鉴。同年冬,吴氏历时三载所临摹的王鉴《仿古十二帧》告成,自题:余于廉州(王鉴)画,深有癖嗜……观其运笔之精、设色之妙,直造古人之室,而撷其精英。凡自宋之北苑、营丘、晞古、中立,以至于元之松雪、令穰、大痴、山樵、仲圭、贯道、文璧(壁),皆能探幽穷源。因刻意摹效,累经更易至丙寅冬三年乃成。自愧未能梦见古人,置之案头,聊作观摩之用耳。题识中所述历代名家,断代虽有小误,而钦慕之情,实溢于言表。其中运笔之精、设色之妙,直造古人之室,而撷其精英一语,可视为吴琴木一生践行画道的旨归。

  吴湖帆曾言,时人只知陆恢,不知更有宋元,意谓陆氏等晚清名家眼界为清六家所囿,尚未尽力探索前人。吴琴木亦深知此鄙,其画虽自清六家入手,因久驻虚斋,所见日广,更思上溯沈周、文徵明等明贤。清六家画法固然丰富,而吴门沈文一派则以概括胜出,吴氏用功于沈文一派,意在以古求新,突破清六家藩篱。此一点,与晚清画家吴秋农相似,而秋农更是全学沈文或仇英,人称无一笔清人。至于元人,吴琴木心许王蒙、吴镇二家,王蒙之繁密、吴镇之润泽,多能见诸吴氏画中。

吴琴木之山水,以青绿最妙。其画格有两种,一学文徵明,一学王鉴。如吴氏庚辰(1940)所作《匡庐瀑布图》,用笔俊俏,设色古艳,文徵明高足陆治、陈祼辈所作,亦不过如此。《山溪春光图》,设色淡远,清丽可人,笔墨明净处,已得王鉴神韵。吴琴木善设色,青绿而外多为淡设色画,如《栖霞山千佛岩》图,水墨底子浑穆,皴法取自王蒙、王翚之间,花青、赭石晕染通透秀润,树色间以汁绿、朱磦、石青,写出秋山明净之态,堪称佳作。至于浅绛、水墨,吴氏亦无所不能。此外,吴琴木尚有《四季山水》屏条(现藏苏州博物馆),是吴氏自创的一种没骨设色山水,画中以色代墨,且勾勒、皴擦处笔意分明,开卷谛视之,色彩斑斓,古艳绝尘,堪称创格。

吴琴木画风工致,故喜用偏熟之纸,盖其不易渗化也。吴氏偶作花鸟,多为没骨设色或小写意,格调与冯超然相近。白描人物有《十八阿罗汉尊者》,造型严整,极备古意;仕女如《团扇秋风图》,效法费丹旭。吴琴木善书,其早年款字稍显稚嫩,结体近于馆阁书,后致力于文徵明行书,取文氏俏丽劲秀之格,乃自成一家。

吴琴木性情淡泊,雅好诗词,一生蛰居江南,矻矻终年,勤劳于绘事。又耽爱山水,然游踪亦仅限于江浙。好在其阅名画无数,心中丘壑宏富,故而落笔便有风景,可聊补未行万里之憾。读吴氏山水,岗岭峰峦、云水树木,无一不具画理,无一不备生动。故前人所谓师造化师古人师心源,实因人而异,不论师法有何异同,山水画之要旨,重在造境优美,使观者心向神往,此乃根本,吴琴木对此深有领悟。吴氏曾作《黄山诗意册》,页页从实景中来,又页页取舍淬炼,精彩纷呈,直与清代黄易《嵩洛访碑图册》同一境界。

吴琴木居上海时,常于庞元济家中作画,落款往往作志隐草堂志隐二字乃是庞元济的別号;初到上海时,曾署晨风庐1927年后,吴琴木教馆于南市鸿莱坊,后又屡次莺迁,先后居新闸路、蒲石路、大通路大兴坊等处,画室均署冷枫草堂;与龚梧结缡后又曾署梧桐书屋1941 年,吴氏曾客居浙江海宁硖石镇半年。1946年,吴琴木迁居苏州,寓民治路四载。1948年,吴氏在常熟培纶公寓举办画展,颇为成功,加之兼爱虞山风物清丽,因有卜居之念,遂于1950年定居常熟天凝寺巷。

1949年以后,世事变化一新,旧时代职业画家的自由卖画生涯,也势将为公有制的新社会所淘汰。数年间,吴琴木积蓄渐空,为生存计,吴氏不得不奔走衣食,往来于上海常熟之间。其时,吴琴木曾参加上海美协(筹)所组织的相关学习。19536月,上海市文史研究馆筹备成立期间,吴氏亦在受邀名单中,不意竟于是年8 27日,突发脑溢血在上海病故,享年虚龄六十。吴氏身后,遗孀及子女生活颇为拮据,幸有张大壮等画界友人捐款相助,家计方以维持。所憾者,吴琴木因隶属旧派画家,离世之后,声名悄然淡出,其画作亦如六月狐袍,佳而不逢其时。据郑威《海上名画家年表》载,吴琴木曾著有《笔参三味》一书,而龚梧疑此书即吴氏所著的《绘画研究用笔诀要》,惜今已不传。1944年,吴琴木曾撰《作画甘苦谈》一文,自言:行年已逾半百,纵幸而得窥古人之长,顾我画为古人之面目,犹以未创自己之面目为憾焉……”可谓自知。吴琴木生前有一印章,文曰两峰后身,盖以扬州八怪之罗聘自比,诗人陈质庵题其照相云:一发青山梦里浓,天开图画拓心胸。是谁含笑衣冠古,为道前身罗两峰。

2003年,《吴琴木画集》出版,沉寂五十年的吴氏绘画,复为有识之士所珍视,吴琴木的画名再度流播,究其原因,诚如郎绍君序言所谓:其作品,表现出对古代文人画艺术的深刻理解与把握,结构严谨,笔墨精纯而多变,风格温润秀雅。其总的艺术倾向,与同时代的吴湖帆、张大千、张石园等相仿佛,绘画能力亦在伯仲之间。随着对20世纪画史研究的深入,吴琴木和吴琴木式的画家一定能得到更新的认知与评价。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