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9月19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受恒受渐文史存
受恒受渐文史存
2020/8/25 0:45:05    作者:  萧海铭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247

  恒乃稳定、永久之意;渐有发展、落实之义。受恒受渐,是自沈曰富“论学以有恒有渐为归”化出,指学习要持之以恒有收获。在盛泽历史上,能真正以学者之名著声于世的人物,千百年间为数寥寥,而清代嘉道时的沈曰富,著述宏富,可为其中的佼佼者。

  沈曰富(18081858),字沃之,号南一。其父沈烜系州吏目,盛泽红梨诗社创始人之一,其家之“停雲读画楼”乃红梨诗社会聚之所。曰富秉家学渊源,十六岁即能为古今体诗。平湖方坰乃饱学之士,嘉庆二十一年(1816)举人,以康雍时号称“理学第一人”、乾隆赐谥号“清献”的名臣陆陇其“之学倡导后进”,其来盛泽时,“曰富师事焉”,从此,开启了这扇专研程朱理学,并兼及汉儒学的大门。1834年方坰去世后,震泽张履、平湖顾广誉两位儒学家均在盛泽教授学生,曰富与相交并以师礼之,得指导,“学益进”。但二人不以师居,尤其是顾广誉,虽比曰富年长9龄,却乃是白身,故坚持平辈论交。

  曰富在“道光十九年(1839)中举,赴会试不第,遂淡于仕进,以读书养母为事”。时与曰富交好的道光乙未(1835)举人,并于1840年高中进士的平望人殷兆镛,曾以《别后却寄》诗劝告:“知君淡富贵,奈世艳科名”,“此言牢记取,努力志前程”。然曰富不欲仕途的心志已坚,他一心要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对儒家学说的研究中,并进而著书立说,为此,复又投入婁县(原松江华亭,清康熙时改为婁县)儒学大师姚椿门下,倾全力专注于程朱理学的研究。这种不耻下问,转事多师的治学精神,虽在51岁因“骤疾卒”而告罄,但他的努力已经取得了极大的成绩,不仅留下了一份宝贵文化遗产,成就了地方文化的历史积累,更是以学者、文学家的光彩为盛泽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只是令人讶异的是,沈曰富被《盛湖志》采入《文苑》专卷,列有“小传”,而非《儒林》卷,这意味着《盛湖志》作者对沈曰富的定位是文学家而非儒家学者。细检曰富生平所著,计有:《夏峰学录》、《夏峰弟子传》二卷,《杨园渊源录》四卷,《当湖弟子传》三卷,《沈端恪年谱》,《受恒受渐斋集》,内含诗集六卷,文集六卷,外集四卷,《读三礼笔记》一卷,《读诗笔记》一卷等。这些著述中涉及几个大儒,略作简述,以明所以:

  夏峰,名孙奇逢(15841675),字启泰,号钟元,晚年自号岁寒老人,原籍直隶容城(今河北容城县),清初迁至河南辉县苏门山下夏峰村定居讲学,世人称夏峰先生。是我国明清之际著名学者、思想家、教育家、爱国志士,被北方学者奉为泰山北斗,在中国儒学史上,孙奇逢的地位显赫,《清史稿·儒林传》中,他被列在第一位。

  张履祥(16111674)字考夫,号念芝,号杨园。浙江桐乡人,世居清风乡炉镇杨园村(今属桐乡市龙翔街道杨园村),故学界称杨园先生。明末清初著名理学家,清初朱子学的倡导者。

  陆陇其(16301692)清代理学家。原名龙其,因避讳改名陇其,谱名世穮,字稼书,浙江平湖人,学者称其为当湖先生。康熙九年进士,历官江南嘉定、直隶灵寿知县、四川道监察御史等,时称循吏。学术专宗朱熹,排斥陆王,被清廷誉为“本朝理学儒臣第一”,与陆世仪并称“二陆”,卒谥“清献”。

  沈近思(16711727),字位山,号闇斋,又号庵斋,运河镇五杭人(今余杭),清代名臣。康熙三十八年(1699)中举,次年中进士,“官河南临颍县知县,膺卓荐,迁广西同知,旋以病归。经浙江巡抚奏乞破格擢用,雍正癸卯(1723),特用吏部文选司郎中,恩加二级,次年擢吏部右侍郎”。卒后,“室无余赀”。“赠礼部尚书、太子太傅,赐谥号端恪”,雍正称他是“操比寒潭洁,心同秋月明。”著有《学易》、《学诗》、《读论语注》、《偶见录》、《小学》、《咏励志杂录》、《真味诗录》、《天鉴堂诗文集》等数十卷。

  以上四人均是明末至清早期人物,是沈曰富的学习和研究对象,并有研究成果———专门著述传世,而读《三礼笔记》和《读诗笔记》则是沈曰富分别在研读《周礼》、《仪礼》、《礼记》和《诗经》所作的读书笔记。余生也晚,且涉猎有限,无缘得识前人宏著,然巧的是,正值撰写此文时,北京网友仲聿修先生给我发来了《受恒受渐斋集》,内含文六卷、诗六卷,顾广誉作序,姚椿题词。该集共采入沈曰富的文章85篇,诗词420首,“文集初刊於咸丰九年(1859),版存省垣,次年即毁於兵燹,印本无多,挚友间罕有存者,宝星(曰富子)于友人李君锡处索得旧本,重刊告竣于同治八年(1869)”。诗系沈曰富去世11年后,其孙沈葆光“整理旧箧,检获全稿,复校正补入”,与文集一起出版。尤其是此集结尾处赫然载明出版校勘者为:门下士:徐迪新、陶模;通家子:沈景修三人。这种文坛传承关系,无疑对研究者大有裨益。

  作为盛泽文史研究者,得此集不啻获宝,展卷初览,即惊于沈曰富之博览精研和文辞优美,始晤仲廷机将其列于“文苑”,以文学家褒其美,而非入“儒林”,因道学而隐其文耳。若假以时日,当能解读或充盈盛泽在这一段历史时期的许多人文史实。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