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8月20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易水风萧萧 壮士去未还——记吴江梅堰人何克勤的抗日故事
易水风萧萧 壮士去未还——记吴江梅堰人何克勤的抗日故事
2019/4/22 0:45:07    作者:  陈志方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1222

  1937年中秋过后的一个下午,位于梅堰的何家大门虚掩,国民革命军第1056团副团长何克勤的勤务兵蒋大曼推门进去,看见在做家务的何克勤的妻子赵瑞莲,他“哇”的一声:“嫂子,何团副为国殉难,英勇战死在河北易县,我来告诉你们。”

  何克勤的二女儿、区民政局退休员工、今年81岁的何维德,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述了当时的经过。

  一个晴天霹雳,赵瑞莲顿时昏倒在地,何母也瘫倒在椅子上。何克勤的弟弟、弟媳先把赵瑞莲扶到床上,不停地劝慰母亲和嫂子。此时赵瑞莲已怀有何克勤的第三个孩子。差不多过了两小时,赵瑞莲才渐渐苏醒,何母也才回过神来。

  (一)赴国难

  蒋大曼泪流满面,讲述何克勤殉难的情况。

  “嫂嫂你走后的第二天,我们就上火车开赴前线,到石家庄听说前面铁路断了,就在车上休息,半夜火车又开了,过了不久又停了下来,便下车步行,向西北方向前进。

  “天还未明,侦察兵报告,青白口已被日军占领,日军在2303高地设下埋伏。于是前队改为后队,在晨曦中向南走去,路上碰到李默庵师长的警卫排。师长命令,就在易县阻击日军,于是集合兵力,一起到易县,师部首长和团部首长视察阵地、构筑工事。易县在太行山东麓,地势险要,再东边就是平汉线。士兵在车上颠簸了几天,加上连续行军,极为疲劳。看见小股敌人随踪而至,士兵又振奋起来,师团领导亲临前沿,指挥作战,击退来犯之敌,数十鬼子无一生还。乘日军败退之隙,大家就加固工事,枕戈待旦,略为休息,恢复精神。

  “次日的中午时分,鬼子不停向山上炮击,而后,数百鬼子向山上冲锋,但我军居高临下,又有山峰阻挡,再次挫败日军。此时,侦察兵向团长报告,敌人已从北、东、南三面向我军合围,情况十分严重,团部召开紧急会议,号召士兵勇敢杀敌,为国立功,并建议师部首长向西突围。

  “在战前动员会上,何团副站在一块大石头上,高声说道:‘弟兄们,现在我们在易县山下的易水河,古代有个英雄叫荆轲,你们知道吗?他就是这里人,不畏强暴,孤身一人,混入狼虎窝,想刺死秦始皇,可惜没有成功,秦始皇吓得心魂不宁。日本鬼子比秦始皇凶狠十倍,更加残酷,我们不怕它,要坚决打倒它,消灭它,要向荆轲学习做英雄!’

  “何团副接着说,日本鬼子并不可怕,我们师团原属十九路军,一·二八战事中,被我们打得一败涂地,大家是记得的,谢晋元团长在上海带领八百壮士,紧守四行仓库,一天之内打退日军60多次进攻。接着他振臂高呼,向十九路军学习,向谢团长的八百健儿看齐,打倒日本强盗。士兵同声高呼,声震山谷,回荡良久。

  “李默庵师长坚持留下来,并留下半数的警卫排协同我团作战。师部其他首长向西至灵丘总部转移。激烈的争夺战,打了60多小时,士兵们没合上一分钟眼,吃不上一口饭,弹尽粮绝,昏倒在工事里,日军爬上山头,乱砍乱刺,400多人英勇牺牲,无一人投降。

  “在向西的突围中,何团副命令我紧跟师座,一定要保护师长安全脱离险境。师部首长在56团的掩护下安全转移,但紧张的战斗又开始了,56团打退了敌人数次冲锋。当李默庵师长率部队驰援易县时,战事已经结束,日军已经撤退。大家就地掩埋牺牲的将士遗体,但没有找到团长和何团副的遗体。团部一个军医,奄奄一息,尚存一气,他说,日本鬼子把许多遗体抛入易水河中。当时正值秋洪滚滚,又到哪里去寻找他们的遗体。

  “在回师部的路上,战马受了惊吓,因为我骑马不久,还不懂驾驭,跌了下来,肩膀骨受伤,现在手也举不起来。李默庵师长说,你还是退伍吧,给了我一笔退伍费,搭上车子,先来你家报个讯。

  “嫂子,何团副对我如同手足,又像同学,我也是家境贫寒,中途辍学,到了部队,在他身边,他没有让我洗过一件衣服,端过一盆洗脚水。别的勤务兵要为长官洗衣做饭,汰尿布、抱孩子,他像亲哥哥一样。一个人要有良心,何团副一直讲,做人要讲道德,我记在心里,今日过来,嫂嫂你要止哀,保重身体,抚养好孩子。”

  次日天明,蒋大曼要回去,临走给赵瑞莲10多块银元,赵瑞莲不肯收。后来发现,他把钱放在账桌抽斗中,留下“后会有期”的字条。可是从此消息全无。

  (二)换戎装

  何克勤,祖居吴江县梅堰镇镇东,19078月(农历)生。因其父早亡,家道日渐贫困,他16岁那年不得不辍学,离开震泽育英中学,回梅堰小学任教。

  1925年,国民革命军的一个连队进驻梅堰,指导员叫陈德润(湖南湘乡人,黄浦三期),他的临时住所和何家相邻,常与何克勤讲述国民革命道理,灌输革命思想。他思想比较进步,发动并带领当地青年与恶霸地主卫康侯作斗争。陈德润比何克勤大数岁,二人相交密切,成为好友。

  不久该部队移师嘉兴,经陈德润的多次动员,何克勤1927年辞掉教师职务,参加了国民革命军,任该连的文书(少尉)。陈德润连隶属国民革命军警备团,团长为陈诚。192812月,张学良在东北易帜,升起了青天白日旗,使军阀混战得以暂停。何克勤提升为国民革命军1132631营中尉,师长为陈诚。

  从嘉兴到平望只有27公里,乘车不到1小时。从平望步行到梅堰的家也只有个把小时。所以何克勤经常回来看望他母亲和弟弟何克俭。母亲再三催促他早日成家,1929年何克勤娶庙港赵瑞莲(她父亲赵慕华为清末秀才,擅长外科中医,穷人看病他都不收钱)。赵瑞莲略通文墨,孝敬婆婆,任劳任怨,吃苦耐劳,夫妻俩相亲相爱。

  何克勤探亲归队不久,部队的建制有了很大的变化,原属陈诚下属的兵马,改为国民革命军第10师李默庵帐下,陈德润晋升为该师56团团长,驻防嘉兴东栅镇(离市区约5公里),他一直很信任何克勤的办事能力,俭朴的生活作风,便邀请他去任56团上尉文书,接着调任上尉军需主任,即奉命移师南下至福建龙岩、永定一带。

  193510月工农红军在共产党领导下,到达陕北延安,驻扎福建永定的李默庵部队,已经没有必要再在那里担任封锁围剿任务。1936年夏,部队接到调防河南信阳的命令,随即开拔。永定到信阳,1500多公里路。那时候福建没有一寸铁路,公路也不通畅,部队车辆、马匹少之又少,尽是崎岖山路、羊肠小道。部队全靠徒步行军,在崇山峻岭中穿梭,加上天气炎热,每天走不到20公里,走到南昌竟花了2个多月。虽然节令已过立秋,南昌依然非常热,部队就继续北进,到达九江。

  庐山是避暑佳处,九江在庐山脚下,气候凉爽。经过长途行军,部队已伤病累累,师部向上级请示,获准在九江休整,过了“双十节”再开赴信阳。此后,师部雇了大船,部队全部乘船到汉口,汉口乘火车到达信阳,直到1937年春节。

  (三)上前线

  1936年“双十”之前,何克勤带着随军妻子赵瑞莲和女儿何维德回过一趟梅堰。从梅堰到河南信阳的路上,“日本人要打过来了”的消息在到处飞,后来也碰到不少从东北逃难过来的难民,他们都在诉说,日本鬼子凶暴残酷。

  可是,几年前他们曾听何克勤说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件中十九路军跟日本人战斗的事迹,虽有日本人要打进来的传闻,但他们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赵瑞莲还经常带着她女儿到街上逛逛,买些零食。何维德至今还记得,她父亲下班回来,逗她玩的情景,一家人很开心。

  193777日深夜,日本军队袭击了中国军队,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抗战至此全面爆发。全国人民抗日斗志昂扬,各地到处游行示威、贴标语、喊口号,宣传抗日救国,信阳也一样,掀起抗日高潮。

  随后,李默庵部接到命令,北上抗日。李部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宣布部队开往前线,阻击从北平方向过来的日军,随军家属一律不准同行,两天内必须离开部队,回到各自的家乡。赵瑞莲虽怀有身孕,也只好连夜整理行李,打了一个包裹,带上母女俩的随身衣服。师部派了汽车,将南下的家属送到汉口。家属们又上了去上海的轮船,提着行李,艰难地在船上度过两天。

  临行前夕,何克勤和赵瑞莲说了一夜话,依依不舍。何维德依稀记得,船上母亲那红肿的双眼。上海码头上,成群难民。夏日炎炎,赵瑞莲拖着疲乏的身子,几次差点晕倒在马路上,好不容易乘上了去湖州的轮船,至梅堰上岸到家。

  何维德的祖母和叔叔给她们安顿好床铺。何克勤没有归来,他们知道他去北方打日本鬼子,觉得义不容辞,可心中又十分担忧儿子和兄长的安全。祖母每日早晨点了香在观世音菩萨前,口中念着: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保佑她的克勤早日回来。

  当时李部暂驻石家庄,也就一个多月前,出发前何克勤发了一封信,说军情瞬息万变,不日又将开拔。现在看见儿子这封来信,何母似乎放心了一些。上一年这个时间,是何克勤的30虚岁生日,何家放高升、办酒席,中秋月下,全家团圆,开开心心,热热闹闹。今年儿子前线打仗,不知几时回来。

  就这样全家人提心吊胆、牵肠挂肚地过了大约两个月,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四)慰英灵

  56团团长陈德润之妻为梅堰人,叫王淑莹(音),王淑莹的侄女王月仙如今在苏州三元一村寿星园敬老院养老,比何维德大4岁。上周六,记者联系上了她,她说她18岁时,她姑姑王淑莹回过梅堰,至今清晰记得王淑莹当时曾说,56团副团长何克勤当年在战场上是“被东洋人烧死的”。究竟是什么情况,现今仍无从考证。

  何克勤30周岁战死在抗日前线,尸骨未还,没留下一张照片、一封遗书。

  话说蒋大曼来报信的时候,日寇已攻克苏州,逼近平望。梅堰镇上的人家几乎都逃光了,这时一乡下亲戚摇了只农船把何家老小硬拖上了船,一直摇到太湖边赵瑞莲的娘家(现庙港富联村)。193712月,赵瑞莲在兵荒马乱中生了一个男孩,取名何维贤。赵瑞莲由于悲伤而经常日夜啼哭,没有一点奶水,只能靠粥汤、米粉把他喂大。

  娘家的一点生活接济解决不了生活的全部开销,赵瑞莲就夜以继日地为人家缝制衣服,她婆婆也做点小生意。家中还养半张蚕种,种半亩蔬菜,孩子们挑野菜、卖山芋、卖粽子,样样苦活都干。

  赵瑞莲从早上5点起床,每天操劳17~18小时。她还要教孩子们读书识字,拼死拼活,艰难度过八年。直到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与何克勤一起战死于易水边400多个英灵总算得到告慰!

  1946年春,赵瑞莲过世。之后家人获悉李默庵驻守南通,何家人共商为何克勤请求抚恤烈士家属,驰书李默庵将军陈词国防部,也许易县之战将军记忆犹新,对这个年轻副团长印象深刻,所以很快颁发了阵亡证件、抚恤金(1946~1947年)。很可惜,这些物证在“文革”中遗失了。

  当年秋,何维德姊弟双双上了梅堰小学。梅堰小学毕业后,他俩又考上了师范,毕业后成为新中国普通的建设者。

  何维德说,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可是安倍等日本右倾势力还不肯承认侵略历史,参拜靖国神社,改变自卫队性质,企图修改宪法,向中国周边国家输送武器等。我们只有继续团结,努力工作,早日实现中国梦,祖国强大了,敌人就不敢再犯。

  (本文主要内容据何维德女士口述整理)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