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吴江历代琴人身份谱
吴江历代琴人身份谱
2019/6/24 0:45:05    作者:  张秋红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560

  “昔神农氏继宓羲而王天下,上观法于天,下取法于地。于是始削桐为琴,练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焉。”神农造琴后,古琴作为我国传统乐器的代表,为“八音之首”,其音色深沉,余音悠远,深具东方文化特色。被尊为“国乐之父”、“圣人之器”,从《诗经·关雎》“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到《诗经·小雅·鹿鸣》“呦呦鹿鸣,食野之萍。我有嘉宾,鼓瑟鼓笙”,无不看出古琴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远的影响。

  古琴,蕴含着丰富而深刻的文化内涵,千百年来一直是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手中爱不释手的器物。“吹箫抚琴、对酒当歌”,成为历代文人士大夫的人生一乐。琴为文人挚友知音,唐代文人刘禹锡在他的名篇《陋室铭》中勾勒出一幅“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的淡泊境界;而宋抗金将领岳飞的“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则表达了一代名将壮志难酬的孤愤和知音难遇的凄愤。悠远的琴,“能使江月白,又令江水深”;淡泊的琴,“仿佛弦指外,遂见初苦人”。琴宜伴月,“松风吹散带,山月照弹琴”;琴可对酒,“一杯弹一曲,不觉夕阳沉”。

  吴江地处江南之地,集结吴越文化之精华,凝聚了江南水乡之灵气。千百年来,名士辈出,作为大雅之器的古琴艺术自然也是名人迭现,而且从社会构成来看是各个阶层都有,从上到下,从官到民,古琴得到了吴江人的钟爱。

  官宦琴人

  作为士大夫的吴江代表,西晋的张翰是吴江的第一位有明确历史记载的古琴人,会鉴赏,又会弹。曾作琴曲《秋风》,其曲取意“见秋风而思归故土”,表“人生适志耳,富贵何为”之意。

  张翰家当时是吴地的豪门士族,被称做乡贤四大家族之首,张家以文见长。后张季鹰与吴地第一琴人顾雍的嫡孙顾荣同朝为官,私交甚好,经常在一起切磋琴艺。顾荣死,张季鹰不胜其恸,遂径上床,鼓琴作数曲,竟抚琴曰:“ 顾彦先颇复赏此不?”(《世说新语·伤逝》中《张季鹰吊顾彦先》)

  到了元代,江南财赋司副使宁昌言将军“日与二三知己以琴尊自娱”,则反映了琴在当时已成为一种日常文化交流的方式了。

  明朝史珩选桂阳县,后遭奸党之乱,免为庶人,晚年居宜晚楼中,以琴书自娱(《吴江县志》)。以琴书自娱的还不止史珩一人,清沈世潢因粮案被剥夺学籍,日以琴书茗茶自娱(《吴江县志》)。顾惟俊晚年闭门静坐,不与人交接,惟以琴书自乐而以(《盛湖志》)。古琴无语,却在人失意时成为他最好的朋友。

  任敏,同里人,广东琼州知府,善弹琴,制吴江曲(见《虎阜志》),并著有《琴理》一卷。(《同里志》)

  中国古代教育承沿于西周,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为官宦之家必学之艺。而琴学有助于君子修养,自然也受到重视。西汉桓谭在其《新论·琴道篇》说:“琴之言禁也,君子守以自禁也。”班固亦云:“琴者禁也,所以禁止淫邪,正人心也。”凡此种种,琴艺首先在官宦之家得到了重视。吴江黎里周家就曾出现这样一位琴家,他就是清乾隆工部尚书周元理的长孙周光纬,在周氏的家谱《周氏家乘》中曾这样记载:“府君笃嗜风雅,定省之余琴棋射艺无不博涉精能,所著有红蕉馆琴谱二卷”,可见琴艺在当时也是比较流行的风雅之艺。而周光纬不仅擅长抚琴,而且能谱曲,足以说明其琴艺的高超和精深,惜《红蕉馆琴谱》已失传。

  文人琴人

  古琴为“琴、棋、书、画”四艺之首,是古代每个文人修身养性的必修之乐器。嵇康在《琴赋》中说:“众器之中,琴德最优”;所谓“士无故不撤琴瑟”(《礼记·曲礼》),“君子之近琴瑟以仪节也,非以慆心也”(《左传》),可见“琴”在文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陆龟蒙,晚唐文学家,亦为琴家,善弹。曾与皮日休泛舟松江,见渔夫醉歌遂写成古琴曲《醉渔唱晚》,其曲谱初见于明刊本《西麓堂琴统》。晚年一度定居吴江黎里,常驾一小船游于陆家荡,忘情之时,吟诗抚琴,对酒当歌,野趣无穷。

  陈世骥无疑是吴江琴人的优秀者。他工于琴,兼长书画。他得到《与古斋琴谱》之后,“眠食与俱者三阅寒暑”。一生致力于发展古琴。编写了《琴学初津》,数易其稿,颇具影响。书中所收五十曲,包括《雨中秋》、《雪夜吟》、《乐天操》、《腊鼓引》。他提出:“琴与书参,音与意参。”主张把琴曲知识、文学修养、用音技法和立意达志四方面综合运用,说:“四者相顾,不可离也”。

  清黎里也出现一位琴家蔡仙根,生平以琴为生,著有《琴言》一卷,《琴谱大成》二卷,《操缦撮要》一卷。(《黎里续志》)

  顾悼秋,是南社中的著名词人。他多方擅长,亦通音律,最喜处身于有江南小景的园林,吟诗唱曲,抚琴吹笛,乐此不疲。

  还有清代工诗善画、琴棋风角、无一不谙的潘鹤(《松陵人物汇编》)和屡试不中、素善鼓琴的芦墟人郁文(《汾湖遗诗》)等,不胜枚举。

  隐世琴人

  中国历史上的不少名人都曾做过“隐士”。庄子看惯了大小诸侯尔虞我诈,便要到自然中去逍遥;陶渊明在仕途上倦了,便吟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宋代的林逋,一个人在杭州的小孤山上种梅养鹤。揽清风赏明月,宠“梅妻”护“鹤子”。

  唐代薛易简在《琴诀》中讲:“琴为之乐,可以观风教,可以摄心魄,可以辨喜怒,可以悦情思,可以静神虑,可以壮胆勇,可以绝尘俗,可以格鬼神,此琴之善者也。”古琴符合隐士的特点,当然也是隐士们的首选。

  尹宽,明吴江黎里人,号江南布衣,与同邑史鉴、曹孚、练塘凌震有“四大布衣”之名,隐居不仕,诗酒自喜,又善鼓琴。(《吴江县志》)

  明末,外族入侵,明朝遗民不归附满清政权,他们或居家修佛、或避世隐居;不问政事,寄身于山水、寄情于诗文和琴艺,以抒发情感和对世事的无奈。

  仲沈洙,讲学浙西,从游日众,明亡后遂绝意进取,屏绝交游,息影一室,琴弈书法无不心究。

  诸如此类还有明清时期的汤豹处、钱泳、张日华等。

  女琴人

  “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似乎并未被见证,古籍中所记的大部分女性琴人或为名门闺秀,或为官宦家眷,从小就受到传统文化的培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如蔡邕的女儿蔡文姬,汉末著名琴家,史书说她“博学而有才辨,又妙于音律。”据称6岁能用听力迅速判断古琴的第几根琴弦断掉,“蔡女昔造胡笳声,一弹一十有八拍;胡人落泪沾边草,汉使断肠对归客。”一曲《胡笳十八拍》哀怨惆怅,令人断肠。《红楼梦》中的林黛玉,也是深谙琴道,才识过人。琴能使人怡情养性,这或是女子学琴的最主要因素。还有一部分女性琴人是青楼女子,弹琴是为娱乐客人,琴工艺妓,也不乏佼佼者。

  吴江最早有记载的女琴人是宋刑部尚书黄由的妻子胡与可,胡原是平江人,后随夫入吴江,善笔札诗文,琴奕,写竹等艺尤精,时人比之李清照。(《江南通志》)

  而最负盛名的吴江女琴人就要属“润到清琴第几弦”的叶小鸾和“斫琴断弦与君绝”的柳如是。

  明末才女小鸾,于琴有天分。其母沈宜修在《季女琼章传》曾有这样的描述:“十六岁有族姑善琴,略为指教,即通数调,清泠可听,嵇康所云‘英声发越,采采粲粲’也。”惜天妒其颜,十七岁而亡。

  柳如是,盛泽人。因很喜欢辛弃疾《贺新郎》中“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故改名如是,是明末清初名动江南、艳冠秦淮的歌妓、才女。柳如是琴艺师从琴艺高超、能诗善画兰的鸨母徐佛,并跻身于名歌妓梁道剑、张青云、宋如姬之列,她们或通曲籍,或善诗词,或工书法,才艺精绝。

  还有的如徐佛,也是能琴善诗,居盛泽归家院,四方名流扁舟过访,无不唱酬。同镇的汤尹娴、汤吉娴姐妹也善鼓琴洞箫。

  僧道琴人

  一般而言,僧道乃视琴为修道和修禅的一种方式,故琴素有“琴道”、“琴禅”之说,攻琴如参禅:岁月磨练,瞥然省悟,则无所不通,纵横妙用,而尝若有余;至于未悟,虽用力寻求,终无妙处(成玉磵《琴论》)。北宋时期出现了琴史中著名的“琴僧系统”。

  周庆云编纂的《琴史续》在近代琴学史著中首开对僧道琴人关注的先河。《琴史续》卷七“方外”部,辑列宋代以来僧、道琴家44人,如宋代普照寺文照、钱塘僧思聪,元代玛瑙寺僧芳洲,明代畲山僧无暇,清代云泉庵住持特藻、无锡僧岳莲、苏州道士吴浩、虎丘僧空尘等。

  吴江也有这样的高僧名道,《黎里镇志》记载清全真道院的朱履云也是琴艺高超,有远近啧啧推捧之名。他和蒯在中秋的一场琴箫合奏,水平已相当高。二人“尝于中秋夜泊舟虎丘,三鼓后登千人石,各奏其技,碧云不流宿鸟乱飞,闻者莫不醉心于是,循声而至士女云集”。技艺之高,可见一斑。

  震泽在清代则出现这样一位琴僧——达曾和尚,他志量阔达,才识过人,凡重任巨举当之无倦色,募资重建了震泽的永乐寺,又扩东藏旧刹。而其平生淡泊自持,能鼓琴,喜吟咏,善画梅。(《垂虹识小录》)

  明朝周琼,曾为某大老侧室。后入佛门,佛名性道人,喜读史书,爱吹弹,时作数弄以遣兴。(《笠泽词征》)

  吴江的琴僧还有明隐、释正提等。

  伉俪琴人

  吴江的琴史上还出现许多夫妻档,比如说清任兆麟和张允滋,周光纬和王淑,民国的蔡真和黄词传等,他们琴瑟唱和,吟风咏月,抚琴品茗,伉俪情深。

  柳亚子先生在《十四年五月和蔡冠雄悼亡》一诗的序文曾有这样的描述:“前岁自吴门返梨花里,于轮船上见俪侣一双,如兰苕翡翠,婉娈相依,询之知为冠雄蔡君与词传黄女士,心识之弗忘。”

  蔡真从小善解音律,操得一手好琴。一曲高山流水常令其舅舅顾悼秋听得如醉如痴。黄词传女士也懂音乐,会弹琴。二人常一人弹奏,一人吟唱,啸箫弄玉,恩爱相得。

  现代吴江琴人的社会构成更为广泛,有公务员,有教师,有私企老板,也有企业员工,还有自由职业者等,职业各不相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传统文化的热爱。随着古琴艺术的深入人心,喜爱古琴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古老的琴道在新时期散发出新的魅力。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