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太平天国在同里
太平天国在同里
2018/9/22 23:00:26    作者:  王稼冬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015

太平天国后期,进军江浙时,同里也曾解放达三年之久,由于清朝政府的严厉焚毁,留下史料绝少;至于古老传说,既非第一手资料,又未必都有史料价值。令人高兴的是解放后1951年初,上海、南京相继举办大规模的太平天国起义百年展览会时,苏州发现了一本署名为“知非”的手写日记,据考证,作者姓王,同里人,他比较详细记录了庚申、辛酉(1860-1861)两年中,太平军攻克同里镇后,建立地方政权,进行日常治理的种种情况。经太平天国史专家周穗成先生研究后,定名《吴江庚辛纪事》,并先后在《历史教学》、《近代史资料》全文发表。遗憾的是只有前半部分,但它的真实可靠,仍不失为研究吴江县特别是同里镇太平天国历史最重要的史料;也是我草写此文的主要依据。

一、太平军攻占同里前后

1860年(太平天国十年,清咸丰十年庚申)农历闰三月,太平军打跨清军江南大营,解除天京之围,并向江浙进军。四月十一克苏州,及苏州附属各县,建立了以忠王李秀成为首的苏福省。吴江县是424日攻克的。太平军得了县城,大部分集镇农村仍在清朝的官绅统治之下,这些清朝官绅妄图利用当地财力人力组织反动武装与太平军对抗。同里镇早于四月初,在同里巡检司(清从九品官,相当区长)绅士发起主持下,成立民团、圩团(义务)及练勇(雇用),保卫局等地主武装,仅开始招募的团勇就有百名之多,并借调雪巷巨富沈仲廉拥有的私人护院武装,号称“济勇”一百名,炮八座。这些临时七拼八凑,被迫或雇用来的武装,分别驻守在庞山湖东江的塔婆庵,称水营;驻守在庞山湖南口的王家木桥、长生桥称旱营;因为为两处是由运河到同里的水陆要隘。他们武装主要是枪船、炮船,也有些长矛大刀。

528日,忠王李秀成率领太平军攻占位于同里镇北的吴县车坊。这支包括“大小船约三百余号,领兵官数百”的太平军部队,当天晚上进入九里湖。九里湖是车坊与同里共辖的湖泊,湖的南岸就是同里镇,太平军大部船队在九里湖停泊,同里镇“形势危急,并分派兵船分守湖江”。

下一天即529日黎明,“渡船庵告警,勇出即退。已到,九里湖樯帆为榔,旌旗蔽天,渐进,即调枪船往敌,长发(对太平军的贬称)前驱八浆船数号,发大炮,声震天地,炮子打镇上三里有余。本处枪船逃回,敌船亦乘势而进。……日晡时,闻大炮震天三响……俱云‘长发’已上岸”。镇上居民在枪炮声中,纷纷过三元桥,向东南方向乡下逃难,太平军亦跟踪而至,“如飞而来”。从这次自早至晚太平军攻下同里的战役中,说明同里的反动武装有相当实力;但太平军九里湖登陆后,能自北而南迅速穿地全镇赶上逃难群众,又说明登陆之后,未受坚强抵抗,这点符合老人们:“长毛到同里打了一天仗”的传说。

六月初一(即529日下一天)逃在镇东南乡下的日记作者说:“闻镇上长发已退,沿乡土匪搬运物件者,不计其数。”初二他从乡下“觅船回镇,见(镇上)烟焰冲天,火势甚烦,三典(典当)泰源、恒源、永和已毁,正烧漆字圩范氏房屋,外姑死,内兄弟秋谷被杀,芝仙掳去,其余街上杀者数十人……至家,入门一看,门键被打破,家伙一空。”这是日记作者看到的战后情状。表明太平军打垮反动武装,攻破同里之后,下一天就撤离的。于是土匪蜂起,趁火打劫。

太平军早在五月初九起,曾以小部队向同里塔婆庵与王家木桥前哨作过多次试探性进攻,如“长发来船五六只,四五十人到塔婆庵插旗,局勇领队袁……率勇挺枪,伤竖旗者,余俱逃去,夺大黄旗一面,小旗十余面,船两只,大获全胜。局董与邹巡司赏出力练勇圩勇数名。添用枪船十八号,勇五十人”。51618大王家木桥也连续发生了有太平军三四百人规模的战斗,由于同里比较富裕,“保卫局筹饷,派富户出钱,几近抄逼,被勒者数十余家”,说明同里镇可以不断扩大充实其防卫能力,包括水栅、桥门、巷门的修理加固,在街巷中六修建了一定数量的发圈,以作为巷战的掩体,所以,太平军424日占领吴江县城,直到529日才攻入同里。太平军以小部队佯攻塔婆庵,而以主力从防卫较弱的九里湖登陆,迅速占领同里并立即撤出,都说明太平军事前的充分准备,其目的是打垮同里的反动武装。

二、真空时期的同里镇

太平军529日同里之役的胜利,同里反动组织及其武装受到致命打击,经常来同里指挥策划的吴江县令(知县)守备(一县最高武官)从此不敢轻易来镇;同里巡检司和主持保卫局的士绅也销声匿迹了。同里处于无政府真空时期。请看以下记载,足以理解当时社会状态:“六月初四起,上午有各处乡船至镇搬运货物”。“东南埭一带门户破坏,寂无人影,竟如阴间,全镇居民,不及为矣”。“一切食物用物俱无买处”,“货物较前腾贵数倍”。“枪船日日来镇,起土匪赃物,且硬分人家米粮”。“闻梅堰、盛泽等镇俱陷”。“初八上午黎里陷,南望火光烛天。”初九、十五两次各派四人“往苏城进贡投诚,备猪羊鸡鸭粮米瓜菜等物,约二百千文。”“廿一知江城长发责人又备礼,即前四人进贡吴江宁天安赖处”。“三十日枪船来镇,邹巡司不时往来,名为弹压,其实搜取土匪赃物,并勒捐富户冬米,时田令夺周庄点分取也”。可见原同里巡检司与吴江县县令(田人熙)仍伺机到同里搜刮勒索,另一方式是先放纵土匪到镇上公开抢劫,然后从土匪手中夺取,占为已有。其时镇郊农民可能受了太平军的革命思想影响,某些农村对逃难下乡的人家,“纠合多人至各家作闹”,要求“分食”。这种因阶级贫富对立的群众性行动,尤其值得重视。日记作者因此搬回镇上。“至家,夜宿敦厚堂墙门间”,原因是便于一旦有情况,可立即登船逃走。敦厚堂是我们王姓族中的一个堂名,在同里南旗干,门前是河。而日记中发现了敦厚堂三字,进一步证明日记作者姓王。

这个暂时真空的过渡时期,几乎持续了二个月。后太平军又一次到镇扫荡影响不断扩大,到八月廿九,在同里建立了太平天国基层政权,即“设立前军”。

三、太平天国治理同里镇举要

七月初经向县城报送“户册”,按户发给门牌,成立基层组织,如设立师帅、旅帅,张贴忠王李秀成安民告示,选送文武生员到苏州应试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后,同里的政权前军军帅衙门,终于在财神堂(今同里印刷厂旧址)成立了。“放告理事”,正式办公。其政事有史料依据者,举要如下:

1、考试制度与培养新干部,如八月初六根据“行文告示”,“招文武生员”,本镇派四人送苏福省应试。经十一、十五两场考试后,“镇上中式三人,名新科博士(相当于举人)。即钟志成、计吟香,任小宝。到廿一,钟志成即被任命为“监军(相当于县长),位于军帅(相当于区长)之上,往来苏城江城,颇见信任”。足证太平天国重视人才和新干部的培养。而下年(1861)三月,同里有廿三人参加县试(全县共四十八人)的事实,又反映了同里镇人民,对新政权的拥护。

2、发式与服饰,规定“一应军民人等留发,如有私剃,责罚其严”。笔者有必要加以按语:我国男子发式,自古至明,皆任其自然生长,采取束发挽髻方式。清兵入关,严令剃发蓄辫,即剃去前额顶头发,后留辫子。太平军起义之初,就以蓄发不留辫为重要标志。太平军之所以被污蔑称为“长毛”,“发匪”、“长发”的原因就在于此。从日记作者《庚申除夕诗》:“出门但见巾横裹,对镜那堪发寸垂”,诗句看。太平军留发易服的规定,是得到贯彻的。

3、纪律问题,太平军在同里建立政权后,纪律严明,公平交易,更无杀掠行为,如1861年九月,溧阳太平军炮船十四艘路过同里,发生上岸抢劫销赃案件,“头子得知,即行杀却”。又如军帅衙门,迎宾馆(招待所)都设在寺院里,即慧日忏院俗称财神堂。军帅以下各级乡官都住在自己家里。

4、经费来源如“八月初一设局填写门牌,着旅帅、率长,各圩换户给发,每张或(收)三百有余,或五百有余,富户亦有千文不等”。“十月初一吴江参军花,军政司鲍,时至镇请董事十四家议捐纳借饷事,查门牌,收铺捐。米行抽厘,每日约计数十千文”。廿八日花参军请董事十四家借捐军饷。有八户人家各捐八十千,有一家拒绝,被拘,结果捐了钱,又加处罚。十一月初、办理预完银米,照田数完纳,每亩约出米一斗四、五升,钱约百文。“初九,催完在镇各圩门牌银米,每户完米一石,加耗五斗,完银八百文,加耗二百,每圩计贫户不能完者,有力者多完补数”。但从二十日“钟监军来镇,劝捐元宝”,请潘梅圃等十四家,共捐银一千四百两一事看来,尚非勒索抄掠行为,而镇上富户也还有负担能力。经费收入还有罚款等等。以上是太平天国在同里镇征收捐税粮米情况。但对敌占区,则采取“打先锋”的方式,即集中一定优势兵力到敌占区,将所得物资变卖上缴。也是太平军后期,解决经费的一种形式。日记记述,路过同里的太平军“打先锋”队伍也比较多,得来的物资也往往在同里泰来桥街市公开变卖。据我祖父说,他的老师袁东篱先生就曾买到过不少珍贵书画文物。又《柳兆薰日记》也多次记载了一个姓沈的同里人,每次从同里带了不少书画文物到上海贩卖的事实。这些书画文物的来源,或与太平军在同里拍卖打先锋物资有关。

5、禁鸦片烟,同里军帅金大昌上任不久,“出示禁开烟灯,锁打枷号三人”。

6、乡官制度,太平天国基层政权干部监军以下,如军帅、师帅、旅帅、卒长等都任命或推选当地人充当。故名乡官。书中所有乡官姓名,老前辈有能说出他们子孙姓名,当清兵卷土重来时,在太平天国任过职的人,如监军钟志成被清程学启所抓,杀害于昆山。基余当过乡官的人也多有被杀害,他们的子孙也受到清朝政府迫害和歧视,如乡官之子没有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

四、结束语

太平天国是一次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当太平军进军江南时,给天国春秋写下了光辉的一页,给天国复兴带来新的希望。然而,由于中外反动派的联合镇压,最终还是失败了。

据费善庆《垂虹识小录》记载:“同治二年(1863)六月十五(淮军)程学启以水陆各营与戈登常胜军,由九里湖进,恢复同里”。太平军曾英勇反击。六月廿四日在嘉兴太平军的支援下,还一度夺回同里。

太平天国可歌可泣的历史,应永远加以纪念。

(本文所列月、日均为农历)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