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8月20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吴江记忆 >> 盛湖名刹知多少(下)
盛湖名刹知多少(下)
2019/4/28 0:17:05    作者:  来源:  吴江日报    【字 号:  】   点击量:341

前文已经谈到,僧尔初是清康熙时僧人,有修葺寺院、石桥,募铸大钟和募建仞利天宫之功,据《盛湖志》载:他和南草圩上的毘卢庵住持超伟,目澜洲圆照庵住持正因“与邑人徐崧、秀水周篔诸名士相唱酬,清词妙谛,不减皎然”,与此同时,盛泽还有“太平庵僧行修,字苍崖,云隐庵僧心月,字集辉,柏子庵僧拙斧,三僧皆耽吟咏,与邑人黄容、徐崧,订翰墨缘,诗酒倡和”。而“正因,自号目澜衲子,兼工古文,与仲沈洙友善”,故翻开《盛湖志》,就能看到目澜衲正因写的序,加上当时法轮寺住持慧闻和著名文人潘耒,以及其它祠庙庵院,在康熙朝期间,盛泽佛门人才也是极一时之盛了。其时的尔初僧对圆明禅寺又作出了一大贡献,就是定下了“圆明八景”,世称“小八景”者也。
  “圆明八景”是以圆明禅寺及其周边环境景物相结合,分别给予命名,并以八首七律对其进行描绘,从而能传诸后世的文化结晶,从这些诗中表达的意境看,应是尔初在完成对圆明寺的一应建树后,晚年所作,因此,诗中不仅体现了他深厚的文学功底,更反映出他对圆明寺的深厚感情。这八景为——
  【龙桥待月】
  彩虹高跨两湖宽,夜落潮声入梦寒。
  如有鱼龙从下隐,岂无仙子汛幽湍。
  清风拂拂凭云渡,碧水依依任客看。
  为爱冰轮时小憩,露华初湿石栏干。
  在明崇祯二年(1639)东旸桥建成前,盛泽镇上的人们要去圆明寺,必须从许家弄一直往北,约到现在的公路以北的东岸摆渡才行。而那里港面开阔,水流湍急,即便是摆渡也很不易,东旸桥的建成,在当时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故圆明寺僧人对这座桥的感情也可想而知了。
  不知道从何时起,桥与月结下了不解之缘,可能古代的石桥多的是拱形,倒映在河水中,正好合成一圆,以月作比自是最贴切不过,而“抬头望明月”的一句千古绝唱,传递的总是浓浓乡情,所以倚桥待月、揽月、赏月,就成了历久不衰的命题,香波桥和拾锦塘成就了“香波待月”和“锦塘步月”,而面对自己辛劳修葺完好的这座大石桥,眼看西白漾碧水滔滔流经桥下注入红梨荡,出家人也不由浮想联翩,情难自禁。
  【古木归鸦】
  低低草屋十余家,古木凌云影曲斜。
  下有小桥通别径,旁依高陇引平沙。
  枝残苔藓从秋杀,叶缀青霜着夜花。
  薄暮老僧无所事,杖筇仰面数归鸦。
  清康熙时的圆明寺,若在门前南望,除了西白漾的浩淼烟波,就是直到南草圩的一片阡陌,其间散布着“低低草屋十余家”,说明人烟还很稀疏。而寺里有两棵栽于1436年的银杏树,此时,至少已阅星霜二百五十余载,足当“古木凌云”之称。估计那时在寺的西侧有小河,有小桥沟通,寺后则地势稍高,所以成了后世的墓葬之地。尔初僧在完成了诸多功德后,也已步入了老年,致有“薄暮老僧无所事,杖筇仰面数归鸦”之叹也。
  【洞庭远翠】
  寒林摇落暮天空,小立平桥见远峰。
  飞翠欲来侵袖色,断云初散露芙蓉。
  秋江漫曰归张翰,夜月高吟有远公。
  秀色可餐遥入暮,更怜烟树锁重重。
  这是尔初僧于深秋某一天薄暮时分,站在寺侧小平桥上放眼远眺,环视,流连圆明景色时的感赋。虽说诗人描绘的是圆明秋景,秀色可餐,但毕竟流露出了一种英雄迟暮的落寞之情。
  【葮岸归僧】
  垂柳成行绕碧溪,石头攒砌路高低。
  荻花风老犹依岸,木叶霜侵还衬泥。
  戏水野凫窥客意,啄枝寒鸟向谁啼。
  东林月色初浮动,相引山僧归杖藜。
  如果说上一景使用了高远、深远、平远的写景手法,那么这首诗则完全是近景的描绘了。景名用“葮岸归僧”,可以使我们想象到,这通往圆明寺的道路不仅傍水,而且路两旁栽满了木槿花,葮即椴,就是木槿。秋天此花盛开时,一位外出的老僧在傍晚拄杖归来,走在高低不平的石砌路面上,西边的小溪弯弯,垂柳成行,东边沿河苇丛,风摧芦花,倒向岸边,因受霜打,木槿叶已泛暗红,可能一场秋雨还下过不久,这叶上被溅满了淤泥,溪中野鸭戏水,树上宿鸟啼鸣,一轮圆月正初升,犹如在接引归来的僧人。这是一幅动静结合的美丽画图,就是不知道当年可有画卷传世。
  【深芦钓艇】
  孤舟每宿荻芦深,撑出寒溪傍柳荫。
  箬底岂无三代意,钓头总有五湖心。
  水云漠漠萍花乱,岸柳依依葮叶侵。
  为避风波依别岛,收纶科(枯)坐对孤岑。
  我总感到这个尔初僧是个有故事的人,因为清兵入关后的残酷杀戮,使许多知识分子遁入空门,不与清廷合作,这样的情况甚至持续了几代人,可惜没有任何资料反映这尔初僧的俗家情况。但是一个深藏箬底的“三代意”和“五湖心”,虽然在“荻芦”、“柳荫”下避过了风波,仍难掩“枯坐”的孤寂。
  【午市鸡鸣】
  渔村野店石桥东,午市由来遵古风。
  竹舍自惭无可易,书斋清坐有谁同。
  毛锥石上题诗句,尘尾床头但拂空。
  忽听鸡声云外唱,炊烟相接乱秋丛。
  上世纪50年代时,圆明寺前的一条长街,也是店铺林立的热闹去处,但是这条街的形成却已是民国时期,1933年苏嘉公路建成后,去圆明寺可以取道经公路桥北折,就像现在去红梨舫一样,然此景不长,盛泽沦陷后,寺院由日寇所占,街市自也萧条,抗战胜利后才逐渐恢复,这样的历史也只延续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因为寺院早已颓败,没有了宗教支撑,且孤悬镇郊的一点点商业,今天年在五十以上的盛泽人,应该还能记得当年在那里的煤球厂,归属集体商业公司,所以至今仍有三幢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集商”住房。显然,这“午市鸡鸣”与这条街无关。其实,诗中说得很清楚,“渔村野店石桥东”,如果你现在站在公路圆明寺桥东首望北,才是古代通往圆明寺的要道,渔村和野店也就是在这一带,而且一度发展得很繁盛的农村聚落,当时已经“炊烟相接”,到了清咸丰朝仲廷机写《盛湖志》,就有了房屋“鳞次栉比”的描绘,这也就是后来的盛虹村所在,估计那时已有一小小的午间集市,而且是以物易物的那种,“遵古风”和“无可易”足以说明。此诗所反映的,仍是清冷孤寂与苦修,“毛锥石上题诗句,尘尾床头但拂空”,一无所有,与俗世的鸡声、炊烟形成鲜明对比。
  【别浦归帆】
  萧萧芦荻正逢秋,散出寒塘景更幽。
  天际一鸿云共没,沙间双鹭自为俦。
  丹枫积径和烟暮,翠岫横波带月浮。
  回首前村石桥外,片帆隐隐欲何投。
  读尔初僧的诗,我越来越感到好奇,因为这些诗的意境,完全出自文人气息而绝非僧人的应用语言,尤其是每一首都是在状物写景以后,表现出一种落寞、空虚和彷徨,好像在诉说:如此美景,大好河山,而自己心中对明朝的一点牵挂,如“片帆隐隐”还有希望吗?
  【古院钟声】
  寂寂寒林晓欲开,胡床惊醒梦初回。
  莫教敲落峰头月,乍听疑如水底雷。
  急响宛因催客棹,余音犹是护生臺。
  祗缘识得元通理,此际何劳更用猜。
  佛院晨钟,惊醒了这场梦。随着清政权的日益稳固,社会日渐安定,朝代更迭也如“客棹”往来,而更替后的“余音”却是与民休息,只要认识到这“元通”之理,大局定矣。当然,他可能也是在隐喻自己:奋力一生,大功告成,圆明寺将进入一个安定和发展的新时期,这样的结果显而易见,没有任何悬念了。
  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在研读这圆明小八景的八首题景诗中,竟然会带来如此的分析联想,但是,无论如何古代佛门中从来不绝遁世的高人,在社会剧烈变动时更是如此,他们不仅弘扬了佛教,更传承了历史,这也是寺院文化值得研究的一大原因吧。
  圆明寺书画僧
  圆明寺不仅有诗僧,还有谙熟书画艺术的僧人,虽然至今无处觅求这方面的历史实物遗存,但是在方志方面仍然断断续续地有些涉及。
  最早与圆明寺相关的书法家是嘉兴谈相。“旧志云:殿额及山门匾,明嘉兴谈相所书,为一邑之冠,今惜易去”。而沈云在《盛湖竹枝词》中说是:“毁於兵燹,里人沈景修重书”,谈相,嘉靖时(15221566)人,曾应诏书“望月亭”额,被嘉靖帝“授中书”,故名闻天下,他的书法自然珍贵。沈景修则是晚清时人,由王江泾迁来盛泽并定居,亦以书名于世,余曾专门撰文介绍过。这圆明寺的殿额和山门匾能由沈景修来补上,也足证他的书法早就被公认,堪与谈相的媲美。但要说明的是无论谈相与沈景修,均非佛门中人,圆明寺僧中擅诗词书画而被载入史册的,另有数人,其中尔初僧已有专介,不再赘述,尔初以后,有霜崖接班,但除了吴江徐崧之《百城烟水》中有“尔初嗣霜崖”一句外,讫无其它资料。此后,圆明寺僧首推实源。
  “实源,初名三友,居青浦白鹤江,投来青阁为僧”,估计这来青阁也无权剃度,故“薙染於盛泽圆明寺,受戒十余年”,据《青浦县志》记载:“喜画梅花,因号梅花禅子,华亭(上海松江)张文敏照延主横云别业,适凿井有甘泉之应,更名一泉。历主福严(桐乡石门)、华山(江西崇仁)、罗汉(吴江黎里)等寺,乾隆十六年(1751)高宗南巡,进呈梅花长卷,御书福字赏之,后有乞其画者,款署‘赐福沙门’。晚年至京师,旋往保定莲花寺,久之示寂,其骨塔於华山,而遗影归於圆明寺。”显然,这实源(后名一泉)是一位很有影响的高僧,前不久曾看到黎里李海珉写的一篇叙述罗汉寺的文章,也有关于实源住持罗汉寺和喜画梅花等情事,惜涉及圆明寺的内容完全略去。实源后,又有际清。
  “际清,字薑圆,圆明寺僧,工诗好读书,喜与文士交,时计璸、龚昇、徐继樨辈结诗社於璸之读书乐园,清亦每会必至,拈题斗韵,甚相得也”。从《盛湖志》中的这段记载看,这际清乃清雍、乾时(17231795)人,而其时盛泽已结有诗社,这一信息很重要,虽然还不知道这诗社的社名、规模和诗作流传等情况,但至少证明比沈烜、周梦台等人于嘉、道时(17961850)创建的红梨诗社要早了数十年。
  继际清住持圆明寺的叫正坤。“正坤,字竹坡,少薙染於洞庭山某寺,后住持圆明寺,主讲席三十余年。焚香静坐,专精梵行,工诗,善画墨牡丹,一花一叶,古韵出尘,尤善翎毛,意致如生”。按大致时间推算,这正坤住持圆明寺当跨越在乾、嘉时期了,因为历代有擅诗词书画的僧人承续,致嘉、道时(17961850)的红梨诗社要“结社於圆明寺侧,月一会或再会”了。
  盛泽历史上最早出现与宗教有关的是一所观音庵,俗称小庙,地址就是“小庙港”,而始建于西晋泰始五年(265)的桥,就称“庙桥”,后来正式名称叫“东庙桥”,也就是说,公元265年前,这观音庵已经存在。因此,盛泽的宗教历史也已延续了1750年,且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发展,到同治版《盛湖志》和《盛湖志补》的问世,被采入方志,存在于老镇区和近郊的寺、观、庙、祠、庵达81所之多,其间产生的方外名人,能诗擅画的数不胜数,虽限于资料,难以一一尽述,但这里所反映的仅仅是两所禅院,且主要是圆明一寺而已。既然佛教与佛教文化是构成地方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解读这方面的历史传承和文化成就亦所愿也,以后将逐步发掘整理。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