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10月20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盛泽作家王尔龄
盛泽作家王尔龄
2020/10/3 0:43:07    作者:  张建林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470

几个星期前,笔者在吴江新华书店看到《上海老作家丛书》,其中有一册王尔龄的《晚晴自珍》,翻开一看,作者简介是这样的:
  江苏吴江人,1931年出生,先后毕业于上海师范学院(中文专业)、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早年担任记者、编辑、教师,并从事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退休前为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室副主任。撰有《读鲁迅旧诗小札》、《鲁迅作品难句解》、《茅盾的早年生活》、《郭沫若文学传论》(包括合著)及《中国文化常识》(主编)等八种专著。单篇论文考证近两百篇,并有杂文、散文发表,已选编文集《守拙品真》、《意真杂文》出版。
  后在芦墟遇见张舫澜先生,便询问是否知道王尔龄,他答知道,是盛泽人,大约上世纪60年代有过联系,电话和通信,可能是讨论一些现代文学方面的问题,后来曾在松陵或苏州见过一面。张老师取出1992年新版《盛泽镇志》,序一徐玉明,序二的作者就是王尔龄!真可以说是喜出望外。
  序的开头,王尔龄写道:“寒家三世居住盛泽,至我则寄迹他乡已四十余载。谁人不关故园情?于是留心乡邦文献、乡土文化,借以聊慰乡思,稍解乡愁。而旧籍难觅,所见有限;新志未纂,何可得读。今闻《盛泽镇志》付梓在即,版行有日,喜何如之。”
  从中可看出,幼年,王尔龄是在家乡盛泽读书的,解放初期离开盛泽。回忆青少年时期在盛泽的经历,王尔龄颇为感慨,他说:“早岁哪知世事艰,故乡为我编织的是梦一般的故事,但就我个人而言,最堪回忆的是在故乡办了两个油印刊物。先是与胡瑞珍、杨剑明合办《绿原》,再是与洪锡铭、陈潮圣、陈德奎、赵廷祯、汪祖楷、王振华合办《群声》,不过是在暑假、寒假里练笔,读者大抵就是作者、编者自己,无可称述,而今思之,也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李商隐诗)了。”
  《盛泽镇志》“十五卷人物”中也有简单的介绍:“王尔龄,上海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著作有《读鲁迅旧诗小札》、《茅盾的早年生活》等。任中国民主促进会上海社会科学院支部副主委。”
  《晚晴自珍》一书共分四辑:“文海蠡测”、“往事述闻”、“品书赏艺”和“谈天说地”,实际上,从内容来看,前三辑都是谈现代文学的,主要以写鲁迅、茅盾、郭沫若等人为主,体例大致可以算随笔小品一类。第四辑是杂文,看题目就很清楚,都是针对社会时弊的,如《“跑官要官”古今谈》、《立此存照》、《“枪手”与“敲门砖”》等。其中的《垂虹桥三题》,可以说是例外,是本书唯一与家乡吴江有关的一篇文章。王尔龄以“桥名、桥诗、桥话”三个小标题,可以看作垂虹桥简史,垂虹桥北宋初建时72孔,后来又增加到85孔、99孔,“明清时期,垂虹桥两端桥孔相继陷没,转成江岸,只剩下44孔。这时候,号称大长桥的垂虹桥,无论孔数和长度都不及称作小长桥的宝带桥了。到了196752日,索性一夜之间毁废,宝带桥于是独占风光。”
  王尔龄曾写过一篇《抗战期间盛湖中学二三事》的短文,发表在《吴江文史资料》十五期(20123月)上,文中介绍了抗战时期盛湖中学的一些情况,文章中写道:
  母校盛湖初级中学创设于沦陷时期。1943年开办,招收两个年级各一班。数年后母校执教外语直到退休的马明融、一直服务于桑梓教育事业的董明义、俞韵芬诸学长都是它的首届毕业生。我是1944年入学的,至1948年毕业,盖其间曾经休学故也。每个年级各用校训的一个字为级名,校训为“勤朴勇诚”四字,因而我先在勇级、后在诚级。但更后的几届恐怕就不再如此使用级名了吧。
  当时的学校不仅有校训,还有校歌,几乎每天都要唱一遍。校歌的后半段歌词是:“勤朴勇诚,矢志不移,储才救国复兴自可期。毋忘前人,毋忘校训,我校师生共勉之。”何人作词,当时不曾问过师长,后来也未明白过。但这首校歌,受到敌伪的注意,却是听首任校长马蜚英先生说过的。敌伪方面来校“突然袭击”,责问:“为什么说‘储才救国’?”马校长似乎早有准备,用汪伪政府的“和平救国”以对。他们来势汹汹,结果悻悻而去。直到抗战胜利,马校长对我们讲校史,说及此事,告诉我们:汪精卫的“和平救国”是把他的屈膝投降作为已经得到“和平”、已经是“救国”来说的,我们的校歌里没有这种“和平”,而着眼于储才,储才是为了救国,那就意味着抗战。
  草创时期的盛湖中学条件很艰苦,借用绸业公所做校舍,“教学设备简陋,没有图书馆,没有实验仪器,除了课桌椅、办公桌以外,几乎一无所有,有的只是热心桑梓教育事业的校董会、教职工。……打从抗战时期开始,教师的待遇,不论在大后方、沦陷区都大幅度下降,沦陷区尤甚。难得的是母校教师都安贫乐道,认真教学。更为可贵的是在日本占领军的铁蹄下,马校长和全体师生团结一致,临阵不慌,巧与敌伪当局周旋,维护了民族尊严。”
  前几天,盛泽文史专家周德华老师给我提供信息,他和王尔龄是同学,在不久前出版的自选文集中,就有一篇与王尔龄有关的文章,吴江区作协有这本书,有便可以去要一本。周老师强调,王尔龄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方面有一定的造诣。
  王尔龄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作家,家乡吴江应该记住他,应该读一读他的书。虽然他已八十多岁高龄了,但还在勤奋地写作,经常有作品见诸各种报刊。他的散文也曾在《苏州杂志》上发表过,如收在《晚晴自珍》一书中的《垂虹桥三题》、《市声卖声》等文章。

rd-spac? p?I?Jt-text-stroke-width: 0px; background-color: rgb(249, 249, 249);">  王尔龄曾写过一篇《抗战期间盛湖中学二三事》的短文,发表在《吴江文史资料》十五期(2012年3月)上,文中介绍了抗战时期盛湖中学的一些情况,文章中写道:
  母校盛湖初级中学创设于沦陷时期。1943年开办,招收两个年级各一班。数年后母校执教外语直到退休的马明融、一直服务于桑梓教育事业的董明义、俞韵芬诸学长都是它的首届毕业生。我是1944年入学的,至1948年毕业,盖其间曾经休学故也。每个年级各用校训的一个字为级名,校训为“勤朴勇诚”四字,因而我先在勇级、后在诚级。但更后的几届恐怕就不再如此使用级名了吧。
  当时的学校不仅有校训,还有校歌,几乎每天都要唱一遍。校歌的后半段歌词是:“勤朴勇诚,矢志不移,储才救国复兴自可期。毋忘前人,毋忘校训,我校师生共勉之。”何人作词,当时不曾问过师长,后来也未明白过。但这首校歌,受到敌伪的注意,却是听首任校长马蜚英先生说过的。敌伪方面来校“突然袭击”,责问:“为什么说‘储才救国’?”马校长似乎早有准备,用汪伪政府的“和平救国”以对。他们来势汹汹,结果悻悻而去。直到抗战胜利,马校长对我们讲校史,说及此事,告诉我们:汪精卫的“和平救国”是把他的屈膝投降作为已经得到“和平”、已经是“救国”来说的,我们的校歌里没有这种“和平”,而着眼于储才,储才是为了救国,那就意味着抗战。
  草创时期的盛湖中学条件很艰苦,借用绸业公所做校舍,“教学设备简陋,没有图书馆,没有实验仪器,除了课桌椅、办公桌以外,几乎一无所有,有的只是热心桑梓教育事业的校董会、教职工。……打从抗战时期开始,教师的待遇,不论在大后方、沦陷区都大幅度下降,沦陷区尤甚。难得的是母校教师都安贫乐道,认真教学。更为可贵的是在日本占领军的铁蹄下,马校长和全体师生团结一致,临阵不慌,巧与敌伪当局周旋,维护了民族尊严。”
  前几天,盛泽文史专家周德华老师给我提供信息,他和王尔龄是同学,在不久前出版的自选文集中,就有一篇与王尔龄有关的文章,吴江区作协有这本书,有便可以去要一本。周老师强调,王尔龄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方面有一定的造诣。
  王尔龄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作家,家乡吴江应该记住他,应该读一读他的书。虽然他已八十多岁高龄了,但还在勤奋地写作,经常有作品见诸各种报刊。他的散文也曾在《苏州杂志》上发表过,如收在《晚晴自珍》一书中的《垂虹桥三题》、《市声卖声》等文章。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