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7月14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咏吴江 >>  >> 泊吴江夜见孤雁

泊吴江夜见孤雁

2015/3/16 20:11:00    作者:  萨都剌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5005

 
这首词是我国古代文学史上的一位杰出的少数民族文学家——萨都刺所作,较为全面地表现了词人自己南行途中的孤寂之感以及对前途的忧惧之情。

作品原文

明月丽长空,

水净秋宵永。

悄无踪、乌鹊南飞,

但见孤鸿影。

自离边塞路,

偏耐江波静。

西风鸣、宿梦魂单,

霜落蒹葭冷。

 

作品赏析

上片专说“泊吴江夜见孤雁”之事。前两句点明题中“泊吴江夜”四字,交待“见孤雁”的环境、背景:明月在天,把高远的夜空装点得分外美丽,月光下是一江澄净的秋水。词人感到时间过得很慢,秋夜显得格外漫长。“秋宵永”的“永”字,浸润着词人主观的感情色彩。他夜不成眠,才感到秋夜格外漫长,因而才伫立船头,放眼夜空。后两句点明题中“见孤雁”三字,这是词人伫立船头时的进一步的发现。在这浩瀚的夜空中,词人说见不到南飞的乌鹊的踪影,所能见到的只有孤飞的鸿雁的影子。“乌鹊南飞”,系引用曹操《短歌行》中的句子:“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表面上看来,引用曹操的诗句,只是出于写景的需要,因为同样是月明之夜,很容易产生有无乌鹊南飞的联想。而在思想深处,则是基于对曹操诗的感情上的共鸣。清人沈德潜在评论曹操《短歌行》时就说过,此四句“喻客子无所依托”(《古诗源》)。正是这种“无所依托”的失落之情,使萨都刺联想起了曹操笔下的有关描写。“但见孤鸿影”句,直接着题,“见孤鸿”即“见孤雁”。至此,题中所叙的内容都已有所交待。在作者所展示的情景中,长空的空阔高远与孤雁的形单影只形成强烈的反差,不难令人想见此时独立船头的词人孤寂落寞的情怀。

下片传说孤雁,从过去说到未来。前两句说孤雁的过去——它从北方边塞飞来,在江河上孤独地飞,忍受着难耐的寂寞。雁是候鸟,孙楚《雁赋》说它“迎素秋而南游,背青春而北息”。每当秋季来临时飞向南方,春天开始时飞往北方。此词作于秋季,“自离边塞路”,正是说这孤雁“迎素秋而南游”,“偏耐”句,纯出于词人的想象。所谓“偏耐”,是说异乎寻常地能忍受。其实,孤雁无所谓寂寞,谈不上“偏耐”与否;这里是亦雁亦人,借雁说人,抒写的是词人离开北方南下过程中的切身体会。后二句收束全篇,继续写雁,从眼前说到将来:秋风呜呜,夜里做梦,梦魂深感孤单;到下霜时分,孤雁栖息的芦苇荡将愈加寒冷。“蒹葭”,芦苇。《诗经·秦风·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霜落蒹葭冷”,从时间(霜秋)、地点(江滩)两面言孤雁于深夜栖止于蒹葭丛中之困境。从中透出词人对自己前途难卜的忧虑。从“偏耐江波静”到“宿梦魂单”,是从意识控制到潜意识的发展。“偏耐”是意识控制,“宿梦魂单”是意识的失控,是不自觉的潜意识的表现。这样,下片既从过去写到未来,又从意识控制写到潜意识的表现,相当全面地写出了孤雁的处境及其心态。而与此同时,也就较为全面地表现了词人自己南行途中的孤寂之感以及对前途的忧惧之情。

萨都刺此词的词调、用韵以及个别重要的词语如“孤鸿影”,都与苏轼的名篇《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相同,可以明显看出所受苏词的影响。为了便于比较,不妨全文引录苏词如下:“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不难发现二词的基本相似之点,都是借写孤雁以寄一己之情怀;所写孤雁,实际上是词作者思想感情的化身。在篇章结构上,二词也是大体相同的:上片在写环境、氛围、时间的基础上引出孤雁之事,下片集中写所见之孤雁。但由于写作背景、具体环境的不同以及作者个性、风格的差异,这两首词的具体写法与总体风貌又是各有特色的:苏轼此词境幽,萨都刺此词境阔;苏轼用笔轻灵,萨都刺则相对较为质实。即使同是写到月亮,一为疏桐缺月,一为高天朗月,也都各具风貌,毫不雷同。在以小令写雁的词作中,萨都刺此词是继苏轼《卜算子》之后的又一成功的作品。

 

背景拓展

此词以“泊吴江夜见孤雁”为题,当是诗人被贬官南行途中所作。于文传在《雁门集序》中说到萨都刺在南台御史任上因弹劾权要被贬为镇江录事宣差。但南台(江南御史台的简称)在建康(今南京),左迁镇江并不经过吴江(今属江苏)。其后,萨都刺至福建任闽海福建道肃政廉访知事,虽途径吴江,但这次是升迁,不致有词中的那份失落的感情。唯有在元惠宗至正三年(1343)由大都(今北京,当时的京城)翰林国史院应奉文字出任浙江郎中这一次,既是外放,又需经过吴江前往杭州,才会有抒写失落之情的“泊吴江夜见孤雁”之作。萨都刺另一首有名的小令《小阑干》写到“去年身在凤凰池”、“今年冷落江南夜”,从写作时间上说,当是在经过吴江、抵达杭州之后的翌年春天所作,可与这首《卜算子》并读。

 

作者简介

萨都剌(约1272—1355)元代诗人、画家、书法家。字天锡,号直斋。回族(一说蒙古族)。其先世为西域人,出生于雁门(今山西代县),泰定四年进士。授应奉翰林文字,擢南台御史,以弹劾权贵,左迁镇江录事司达鲁花赤,累迁江南行台侍御史,左迁淮西北道经历,晚年居杭州。萨都剌善绘画,精书法,尤善楷书。有虎卧龙跳之才,人称雁门才子。他的文学创作,以诗歌为主,诗词内容,以游山玩水、归隐赋闲、慕仙礼佛、酬酢应答之类为多,思想价值不高。萨都剌还留有《严陵钓台图》和《梅雀》等画,现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有《雁门集》传世,存词十四首。这首《卜算子》,在体现其“流丽清婉”风格方面,是颇具代表性的。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