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3月26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丝绸之路 >> 吴江丝绸之路 >> 辛亥革命前吴江蚕丝业——缫丝织绸生产
辛亥革命前吴江蚕丝业——缫丝织绸生产
2018/11/26 21:59:42    作者:  来源:  吴江方志    【字 号:  】   点击量:5835


1、关于震泽缫丝业的资料

乾隆十一年(1746年)

丝,邑中盛有,西南境所缫丝光白面细,可为纱缎。经俗名经丝,其东境所缫丝稍粗,多以织绫细,俗称细丝。又有同宫丝、二蚕丝,皆可为细绫纬。

资料来源:倪讦孟,沈彤《震泽县志》卷四,第十四页,乾隆十一年。

2、关于震泽沈孟夫妇缫丝织绸的资料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

震泽之蚕半稼,其织半耕,沸卤渍卵,蚕壮丝美。唐子以家窒处于沈氏之廑,制服安习,线绵为经,寒不及纬,市之,授诸严氏之妇沈孟。孟煮橡实之冠以为色,登机而织,间以爨乳嬉语,不尽三日而成。盂裁妻佐缝,服之,甚康也。丝不于市,线不于市,色不于市,织不于市,一妇之手,岁可断百匹。严氏不耕,夫并作则倍,有事损十三。一亩之桑,获丝八斤,为绸二十匹,夫妇并作,桑尽八亩,获丝六十四厅,为绸百六十匹,严氏故有土一亩,易桑损十五,以食三日,岁余半资,菜茹荫桑,瓜豆缘垣,牧豕阶霤,放鸡邻疆,抑又为利。严氏不然,桑不尽土、不剪不壅,机废不理,不蓄不蔬,故其贫甚于无艺者。

资料来源:贺长龄《皇朝经世文编》第三十七卷,唐甄“惰农”第1. 2页,乾隆 二十二年。

3、关于黄溪市出产机线和帽纬线的资料

道光十一年(1831年)

线在明时,已有务此业者,其属不一:日衣线;日头扣线;日二扣线;日机线(即绸机所用以挽花者。至国朝又有日帽纬线。

资料来源:钱墀《黄溪志》“生产”第五页,道光十一年。

4、关于震泽头蚕二蚕丝较他处光白的资料

道光二十四年(1 8 4 4年)

丝有头蚕二蚕,较他处色更光自,其细者多为缎经(经以二丝纺为一),谓之经丝;丝粗者日肥丝,织绸绫用之。

资料来源:纪磊、沈眉寿《震泽镇志》卷二,第八、九页,道光二十四年。

5、关于震泽居民纺经织绸的资料

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

亦有兼事纺经及织绸者。纺经以已丝为之,售予牙行,谓之乡经;取丝于行代纺而受其直,谓之料经。

织绸则有力者雇人,贫者多自为之。其花样逐时不同,有专精此者,其受直较多子他工。

资料来源:纪磊、沈眉寿《震泽镇志》卷二,第十、十一页,道光二十四年。

6、关于盛湖云布以丝为经的资料

同治十三年(1874年)

云布一名丝纬布,以洋纱为纬,而经以丝,质轻而肥。自道光间始有之,惟不可以绸名,亦他处所无也。

资料来源:仲廷机《盛湖志》卷三,“物产”第一页,同治十三年。

7、关于盛湖近乡织机线与帽纬线的资料

同治十三年(1874年)

线近乡务此业者居多,具名不一:曰衣线,曰头扣,曰二扣,曰三扣,曰机线(即绸机所用以挽花者),又曰帽纬线。

资料来源:仲廷机《盛湖志》卷三“物产”第一页,同治十三年。

8、关于盛湖织工于中元节聚会文娱的资料

顺治十年(1653年)

中元夜,四乡俯织多人,及俗称拽花者,约数千计,集聚东庙并昇明桥,赌唱山歌,编成新调,喧阗达旦。

资料来源:仲沈洙、伸枢增《盛湖志》卷下,“土产”第三页,顺治十年。

9、关于盛湖以绢作画兼制纨扇的资料

顺冶十年(1653年)

画绢阔而且长,画家所用织之者只四、五家,称画绢局,其绢不货于市,径售于郡,用磐匀制刷好,即以作画兼制纨扇。

资料来源:仲廷机《盛湖志》,卷三“物产”第一页,顺治十年。

10、关于吴绫品种的资料

乾隆十一年(1746年)

吴绫见称往昔,在唐充贡。邑为郡属,故至有之,其名品不一,往往以其所产地为称(如西绫黄庄之类),其纹之擅名于古,而至今相沿者方纺及龙凤纹。至所称天马辟邪之纹,今未之见(按旧唐书载:天宝中,吴郡贡方纹绫,大历六年四月禁文纱吴绫为龙凤麒麟天马辟邪之纹者)。其刨子后代者,奇巧日增,不可殚纪,凡邑中所户皆聚于吴江之盛泽镇,天下衣被多赖之。

资料来源:倪讦孟、沈彤《震泽县志》卷四,第十三、十四页,乾隆十一年。

11、关于震泽等镇机户零购浙江经纬丝自织绸缎的资料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

乌程乌镇、桐乡、青镇]丝,有头蚕二蚕两时,有东路、南路、西路、北路四乡所出。西路为上,所谓七里丝也。北次之。蚕毕时,各处大郡商客,投行所买。平时则有震泽、盛泽、双林等镇各处机户,零买经纬自织。又有贸丝诣各镇卖于机户,谓之贩子。本镇四乡产丝不少,缘无机户,故价每减于各镇也。

资料来源:张园真《乌青文献》第三卷、第一页,康熙年间。又见董世宁《乌青镇志》卷七,第一页,乾隆二十五年。

12、关于黄溪市丝绸织业概况的资料

道光二十年(1831年)

按溪之风俗,宋元以来,居民尚少。至明熙宣时,户口日增,渐逐机丝线纬之利,凡织绸者名曰机户。具时绸绫价,每两值银八九分,丝每两值银二三分。业此者渐致饶富,于是相沿成俗。入国朝机户益多,贫者多自织,使其童稚挽花。殷富之家,雇人织挽,供给必得鲜味,故市中卖鱼虾极早,迟则不可得,每迂节候肴馔更为丰盛。为人佣织者,立长春、泰安二桥待人雇织,名曰走桥,又曰找做。贫家妇为机户络丝,有竟日在其家者。小儿十二三岁,即令上花楼习学挽花。凡销绸者曰绸领头,每日收至盛泽出江泾牙行卖之。花样轻重,必合北客意,否则上庄辄退卖丝者。曰丝领头亦有大小之称,其开设牙行招客来售者曰大主人,牵机户来买者曰小主人。经纬麤细任机户自释,然后议价一切交易。乾隆中,银钱不行,制钱票以通往来,即古宝钞遗意,又更以洋钱矣。近年丝价,每两制钱一百七八十文,绸价每两百一二十文,此机户所以生计日微也。……四月终,机房停织,谓之歇新丝。中元节,机户妇女必携糕果归省母家,中秋前后进香南海天台、武林及平望小九华,络绎不绝。

资料来源:钱墀《黄溪志》,“凰俗”第四一六页,道光十一年。

13、史在柱作黄溪竹枝词

道光十一年(1831年)

阿蛮小小已多姿,十岁能牵机上丝,漫揭轻裙上楼去,试看侬撷好花枝。郎起金梭妾起花,丝丝朵朵著人誇,无端北客嫌轻去,贱煞吴绫等苎蔴。

资料来源:钱墀《黄溪志》,“诗集”上第十一页,道光十一年。

注:史在柱为清道光年间诗人。

14、 关于黄溪市绫绸品种繁多花样不一的资料

道光十一年(1831年)

绫绸所织不一种,或花,或素,或长,或短,或重,或轻,各有定式。而价之低昂,随之其擅名:如西机、真西、徐绫、惠绫四串之类,经纬必皆精选,故厚而且重;若南浜荡北长绢、秋罗脚踏小花等较稍轻,虽妇女亦有称能者。

资料来源:钱墀《黄溪志》,“土产”第六页,道光十一年。 

15、关于黄溪市人民多数以织绫绸丝线为生的资料

道光十一年(1831年)

绫绸丝线,邑中所产亦不少,而黄溪人家务此者什有八九,志之以重生业。

资料来源:钱墀《黄溪志》,“凡例”第一页,道光十一年。

注:后梁开平三年,吴越王钱谬割吴县南地置吴江县,嘉兴北亦属焉,溪始属吴江。唐宋名合路村,明以前村名,居民仅数百家。清康熙中至二千余家,货物贸易颇盛,遂称为市,民国以后改乡。

16、关于震泽绫以地名或姓著称的资料

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

西绫出黄庄者名黄绫,质厚而文,有庄绫徐绫,并以姓著。

资料来源:纪磊、沈眉寿《震泽志》卷十,第九页,道光二十四年。

17、周灿关于盛泽丝绸织业情况的诗文

乾隆十二年(1747年)

吴越分岐处,青林接远村。水乡成一市,罗绮走中原。尚利民风薄,多金商贾尊。人家勤织作,机杼彻晨昏。

资料来源:陈蓂纕等《吴江县志》卷五十,  “集诗”第十六页,乾隆千二年。

注:周灿为清乾隆年间诗人。

18、关于盛泽黄溪居民从事绫绸织业情况的资料

乾隆十二年(1747年)

绫绸之业,宋元以前,惟郡人为之。至明熙宣间,邑民始渐事机丝,犹往往雇郡人织挽。成弘而后,土人亦有精其业者,相沿成俗,于是盛泽、黄溪四五十里间,居民尽逐绫绸之利。有力者雇人织挽,贫者皆自织,而令其童稚挽花。女工不事纺绩,日夕治丝,(明俞琬纶络丝妇诗有钩悬搴细细及丝绝巧唇添之句)故儿女自十岁以外,皆蚤暮拮据以糊其日。而丝之丰欠,绫绸价之低昂,即小民有岁无岁之分也。

资料来源:陈蓂纕等《震泽县志》卷二十五,“生业”第十五页,乾隆十二年。

19、关于盛湖绸绫罗纱绢出产品种的资料

同治十三年(1874年)

绸绫纱绢不一,其名或花或素,或长或短,或重或轻,各有定式,而价之低昂随之。绸即绫也,花之重者曰庄院、线绫,次曰西机脚踏。素之重者,曰串绸、惠绫,次曰荡北扁织。今则花纹叠翻新样,罗只有素而无花,日秋罗、银罗、锦罗、生罗;纱则花者居多,素亦有米统罗片官纱之类。绢有元绢长绢,其余巾带手帕,亦皆著名,京省外国,悉来市易。

资料来源:仲廷机《盛湖志》卷三,“物产”第一页,同治十三年。

20、关于盛湖近郊居民织绸童稚挽花的资料

同治十三年(1874年)

近镇四五十里间,居民尽逐绸绫之利,有力者雇人织挽,贫者皆自织,而令其童稚挽花,女红不事纺绩,日夕治丝,故女儿自十岁以外,皆蚤暮拮据以糊其口。

资料来源:仲廷机《盛湖志》卷三,“风俗”第三页,同治十三年。

21、关于吴江董礼存妻宋氏纺织自给监有赢余的资料

光绪五年(1879年)

[吴江]董节妇宋氏,董礼存妻。……未几,礼存以暴疾亡,父母以哭子过哀,亦相继殁,家徒壁立,三世丧未葬。节妇时年二十余,无子亦无家族可为后者,依其弟,弟复得心疾,惑易不常,乃更僦屋一椽独居,以纺织自给,凡四十年。[积钱]得十四万有奇,……卒尽葬其三世棺。节妇日,吾纺织日可得五六十钱,日取十钱聍之,终岁得三千六百钱,四十倍之,则十四万有奇矣。日所用四五十钱,凡僦屋之租,祖莹之税,岁时伏腊之享祀,皆取给焉。……后二年,以病卒,年六十五,乾隆之五十四年也。

资料来源:熊其英、金福曾《吴江县续志》卷二十七,第二页,光绪五年。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