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24年07月14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咏吴江 >>  >> 人月圆•客垂虹

人月圆•客垂虹

2023/11/11 3:23:31    作者:  张可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4143

 

这是元代著名的散曲家、剧作家张可久客居吴江时所作的一首散曲。该曲表达了作者独自一人客居异乡,内心的孤独与凄凉之情。

作品原文

      三高祠下天如镜,   

  山色浸空濛。

莼羹张翰,

渔舟范蠡,

茶灶龟蒙。

故人何在,

前程莫问,

心事谁同。

黄花庭院,

青灯夜雨,

白发秋风。

 

作品注释

垂虹:桥名,在吴江(今属江苏)东,一名长桥。桥上有垂虹亭。

三高祠:吴江人于宋代所建,以纪念范蠡张翰陆龟蒙三位乡贤。祠在垂虹桥东。

张翰:晋人,字季鹰。曾为齐王司马同召为大司马东曹掾,因为思念吴中的莼羹、鲈鱼,毅然辞官回乡。莼,一种圆叶的水生植物。

范蠡:春秋越国大夫,曾辅佐越王勾践兴越灭吴。相传他功成后即以一舟载上西施,同泛于太湖之中。

龟蒙:陆龟蒙,字鲁望,晚唐人。隐居不仕,以茶酒自娱。

 

作品译文

三高祠下水面如镜,倒映出上方的天空。

那清空朦胧的山影,也同样浸在水中。

到了这里,令人怀想起祠中三贤的高风:

张翰因为思念家乡的莼羹,辞官回到吴中;

范蠡功成身退,驾一叶扁舟遨游太湖,自在从容;

陆龟蒙整日伴着煮茶的灶炉,甘做江湖上的隐翁。

联想自己,故人不知何处,前途不堪想象,更无人理解心中的苦衷。

庭院里菊花又开了几丛,我在昏暗的灯下守听着夜雨,任秋风把新添的白发吹动。

 

作品赏析】这首散曲以两句景语领起,以下接连用了三组鼎足对,显得整饬凝练,气象苍古。作者擅长以词法入曲的风格,在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三高祠下两句,描绘了垂虹桥一带水平如镜,山水相映的景色。这里不仅风光如画,还有令人向慕的人文景观——纪念范蠡、张翰、陆龟蒙三位先贤的三高祠。这两句虽是纯客观的白描,但行人(尤其是客子)到此不会无动于衷,这是必然无疑的。

莼羹三句是第一组鼎足对。这三句将三高祠的三位祠主同与他们关系最密切的事物并列在一起,表现了作者缅怀前贤的苍茫心绪。张、范、陆三人除了高风亮节的共性之外,还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点,即他们都在故乡的土地上得其所哉。对于客垂虹的作者来说,这一点不可能不使他受到强烈的震动。

故人三句组成的第二组鼎足对,就从历史走回了现实。这三句多含有自问的意味(前程莫问一本作前程哪里,则三句都属问句了),却是不需要答案的。故人何在?”——眼前的他孤独,凄凉,在客乡根本找不到朋友。前程如何?”——漂泊的人儿掌握不了命运,还是莫问的好。心事谁同?”——自己的乡思客愁说都说不过来,哪还能指望有人来理解和同情呢。这三句沉郁悲凉,可谓是伤心人别有怀抱。

末一组鼎足对跳出眼前风景,直接回顾这一时期客垂虹的生活实况。黄花庭院见出秋寓的衰飒,青灯夜雨点出客夜的惨切,而白发秋风,更是添出旅人的病老来了。这三句未言字,而愁情已透出纸背。作者借景生情、借景述情,表现出老到的功力。

这首小曲在艺术上还有个特点,即对仗精工而不露痕迹。如莼羹渔舟茶灶渔(借作都属饮食门,黄花青灯白发都为颜色。鼎足对较诗词的偶对要多出一句对仗,散曲作者是不放过这种逞才机会的。

 

作者简介】张可久(约1270?),元散曲家。字小山。一作名伯远,字可久,号小山。庆元(今浙江鄞县)人。先以路吏转首领官,后曾为桐庐典史,至正初迁为昆山幕僚。因仕途不得意,晚岁久居西湖,以山水声色自娱。他与马致远贯云石等词曲唱和,尊马致远为先辈。一生专力写散曲,尤致力于小令,是元代后期最负盛名的散曲家之一。今存小令855首,套曲9套,在元代散曲作家中数量之多首屈一指。

 


电话:0512-63016908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区档案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