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12月03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叶楚伧其人其事
叶楚伧其人其事
2020/11/8 0:42:06    作者:  范泓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422

最近,读到过一本二十年多前台北食货出版社出版的随笔集《梅隐杂文》,作者刘光炎(1903—1983)是一位资深报人。刘光炎1928年上海复旦大学毕业不久,即投身新闻界,至196965岁时从台湾《新生报》退休,前后40余年。由于作者所亲历的时代,是一段飘摇动荡的岁月,甚至可说是一个乱局,所以笔下的旧人旧事,作为茶余酒后谈助,对正史补充,未始没有裨益。作者写人记事,多以史料细节说话,不先入为主,使我们对某些历史人物与事件有了新的认识。其中给我印象较深的就是叶楚伧这个人。
  叶楚伧是国民党元老之一,曾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连任过三届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193953日、4日,陪都重庆遭到大轰炸,各报被迫停刊,纷纷撤往郊区。蒋介石手令重庆各报组织联合版,有《中央日报》、《大公报》、《时事新报》、《新华日报》、《扫荡报》、《国民公报》、《新蜀报》、《新民报》、《商务日报》、《西南日报》等十家报社参与,编辑部设在《时事新报》馆内。这时是国共合作时期,《新华日报》社长潘梓年为主笔之一,总编辑章汉夫为国际版编辑,整个联合版编务则由刘光炎与王芸生轮流负责。有一天,报馆来了两位官员,作者回忆道:因为出刊的关系,中宣部是需要与各报的主持人随时联络的。我到差的第一天,就碰到两位不速之客。我到会客室一看,赫然是:当时的中央宣传部部长叶楚伧先生、副部长潘公展先生。我当时惊问:在如此大热天,叶先生何不叫人打一个电话通知而要冒暑亲临。叶先生说:不然,我这个部长是党官,而联合版则是民间的联合刊物,以党官的身分,是不便对民间刊物,颐指气使的。’”当时,“联合版办了一百期就没法办下去了。之所以停刊,除政治上的异同外,中国人之不易作大团体的合作也是原因之一。国民党中央看见合不成,就只好把范围缩小,叫中央与扫荡两报纸合并,而结果仍是一败涂地。理由是中央居主导地位,却不以诚待人,扫荡不服,彼此不合作,所以最后仍然分开了……”这件事对国民党当局来说,也成了一个教训。
  作者还记述了叶楚伧一件事。抗战中期,中国文艺协会宣告成立,身为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的叶楚伧到会发言,正侃侃而谈时,中央大学一位教授忽然站起,制止他发言,其理由是:今天是文艺工作者的聚会,不欢迎大官的训话。此位教授何许人,文中未有交代,叶先生经他当场开销,一言不发,一鞠躬地下了台,安安静静坐在他原来的位置上。后来大家弄明白了:叶先生原来是这个会的发起人兼筹备人,他所报告的,是一个筹备人在筹备完成后所应该说的话,并不是训话,于是挽人出来,请叶先生再继续讲下去。叶先生也就继续上台,完成他未曾讲完的话,丝毫没有一点愠气。这一点不是平常人所能做到的。
  叶楚伧从小生活在江南水乡周庄,身材魁梧,南人北相,平时喜写作,笔名小凤,著有《世徽堂诗稿》、《楚伧文存》及小说《古戌寒笳记》、《金阊之三月记》等作品。然叶楚伧更是一位复杂的政治人物,早年与他人合办《民国日报》,任总编辑,抨击袁世凯的帝制。又与于右任创办上海大学,后为西山会议派要角之一;在思想上趋于保守,曾遭到过胡适的批评。不过,叶楚伧为官不失其书生本色,在当时难能可贵。南社老友柳亚子赠诗云:唾手燕然他日事,知君原不为侯封,对其官宦生涯有充分的肯定。叶氏嗜酒如命,在家太太不让喝,就把酒藏到办公室,秘书萧同兹、朱云光经常偷喝他的酒,每次只给他留一点,他老人家也就没有二话说了1946年,叶楚伧病故于上海,只活到60岁,或许早已淡出人们视野。由于他的从政经历,后人对他在文学上的成就则多有忽视,未免有点可惜了。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