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魂萦昆曲--记昆剧名家蔡正仁先生
魂萦昆曲--记昆剧名家蔡正仁先生
2018/11/15 1:40:16    作者:  姚惟尔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5069

20037月初,黄梅未过,气温骤升。在这湿热难耐的日子里,上海昆剧团一行80余人,由团长蔡正仁带队来到苏州吴县党校宾馆,集中赶排昆曲《牡丹亭》——该剧近被入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

一、结缘昆曲终生无悔

蔡正仁先生是苏州吴江人,说起当年从震泽乘小火轮转道,去上海报考昆曲训练班的情景,蔡先生记忆犹新,那真是缘分哪。要不是因为家庭出身牵连上不成学,我也不会报考学戏;要不是因为家里兄弟姊妹多生活困难的话,父母也不会让我去学戏;重要的是当时政府决定重振昆剧,由华东戏曲研究院承办昆曲演员培训班,一个绝妙的机缘,正好被我遇到了。

那是1953年,蔡正仁从震泽藕荷小学毕业,按他的成绩,考中学是不成问题的,但其时家庭出身资本家成了一道无情的,蔡正仁被拒之升学门外。闲在家中的他,无所事事,跟着邻居二公公(一位老中医)学习诊脉,再闲下来,他就领着弟妹在自家客堂里演戏(主角永远是他自己),除了演看过的戏文,他还自编自演,戏服总是父亲穿过的一件旧浴袍。一日,父亲无意说起报上有则招考昆曲学员启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蔡正仁心想,平常看听京剧、锡剧、越剧等,却从不知昆曲是什么?遂问父亲:这昆曲和申曲(沪剧)是一样的吗?演昆曲是穿短装的,还是着龙袍的?父亲告诉他着龙袍的。于是萌发了到上海去学穿龙袍的昆曲的愿望。

那年一个寒冷的冬天,12岁的蔡正仁孤身踏进大上海,来到华山路1448号参加昆曲班的招生初试。想不到仅60个录取名额,竟有6000多个人报考!夹杂在一帮能歌善舞、能说会道的上海孩子中间,蔡正仁并不怯场;老师先让他唱歌,他上来就唱一首声调较高的《二郎山》,唱到高亢处,的一声,伴奏胡琴断了一根弦,琴师大声喝彩好啊!接着考听音,从未见过钢琴的他,按照老师弹奏的曲谱,中规中矩循节奏哼唱起来……最后一个测试项目跳舞,却把蔡正仁难倒了。他怔怔地站在那里喃喃地说:老师,我不会。”“不会?!什么舞都不会吗?”“不会。”“……秧歌舞总会跳吧?”“看见过,但从没跳过。”“那你随便跳跳呐。蔡正仁无奈地扭了几下。

一个星期过后,复试名单发榜了,蔡正仁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120人的榜上,从头看到尾找着自己的名字,冷汗一身身直冒……第一遍没找见,定定神,擦擦眼,再看第二遍,一个个名字细细地辨,好像还是没有呀,其时他的心都快凉了,拖着沉重的双腿准备离开时,终不甘心,咬咬牙看它第三遍。咦,奇怪了!这一遍居然发现蔡正仁三字蛮好列在其中,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该不会是同名同姓另一个人吧?!赶紧核对一下准考证号:417,真是我呀!他欣喜若狂,一路欢跑着去报喜讯了;又过了一个星期,终于一纸正式录取通知书送到了他手上。

从此,蔡正仁与昆曲结下了不解之缘,若干年以后,中国昆曲史上添上了一个举足轻重的名字。

二、寒砺梅香雪压松劲

蔡正仁先生从小爱看京戏,偏爱老生,不喜欢用小嗓的小生,初进培训班让他如愿以偿学习老生行当。两年后,俞振飞先生从香港回来,担任昆剧院院长,曾为他们这批学员示范表演一出《评雪辨踪》,前辈大师的表演魅力一下子征服了蔡正仁的心:原来这小生戏也这么美啊!于是,他有了向俞老拜师学演小生的愿望。也是机缘凑巧,一次排演《断桥》一折,许仙一角几乎全部学小生的学员都试过了,沈传芷老师总觉不满意,有人在旁建议说:老生组的蔡正仁生得清秀俊朗,不如让他来试试。不想这一试,让沈老师非常满意,遂同意他转学小生的请求,并亲自进行各项基本功的调教,期间,有幸得到俞振飞先生亲莅指点。如此难得的机缘,加上蔡正仁自己的刻苦努力,他很快脱颖而出,成为昆曲培训班里一二冒尖学员。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58年,正值全国大炼钢铁时期,昆曲班全体学员被安排去上海钢厂参加劳动。有一次,机械加工时,一块铁屑溅入蔡正仁的左眼,虽火速被送到广济医院救治,但眼科专家会诊后,转告戏校的老师说这只眼睛恐怕难保了。这消息如晴天霹雳,在场的老师一听都心痛得哭了起来……失去一只眼睛,意味着他再不能演戏了,昆曲界有可能失去一棵难得的好苗子——实在太可惜了。后经医院想方设法总算保住了眼球,视力却永久无法恢复了。遭此挫折打击的蔡正仁,以后更加珍惜学艺机会了,练功,练嗓,绝不输于别人,他把昆曲表演当作自己毕生的最高境界去追求。至19617月,这期昆曲班学员提前毕业(原定学习9年),与京剧班学员合并成立了上海青年京昆剧团

同年9月,剧团首次携两台大戏《白蛇传》《杨门女将》赴香港演出,由蔡正仁、杨春霞等十人领衔主演,青年演员精湛的演艺在香港引起极大轰动,被港岛观众誉为“10大金牌,蔡正仁的表演由于一招一式酷似业师俞振飞先生,因而荣获小俞振飞之称。从香港一炮走红归来的蔡正仁,更加雄心勃发,正当他踌躇满志发誓要做昆曲优秀传承人时,文革浩劫让中华大地所有优秀传统文艺,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风华正茂的蔡正仁被迫中断长达十一年的艺术耕耘。失去的再也不复回还,这种伤痛令他穷尽一生终无法弥合,给传统文化事业造成的伤害是无法估量的。

19782月,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特别是在昆曲界人士的强烈要求之下,上海市委决定成立上海昆剧团,蔡正仁成为昆剧团承上启下之栋梁——学戏、演戏、教戏,孜孜不倦。1990年,他担任上海昆剧团团长职务,从此他越发忙碌了,只要能振兴昆曲,只要昆曲后继有人,只要能有更多的观众欣赏昆曲,我是越忙越开心呀。那年纪念俞振飞先生百年诞辰活动中,蔡正仁、杨春霞京昆联袂合演《桃花扇》……在排演紧张关口,蔡正仁先生右眼突发视力模糊,到华山医院检查发现眼压高达64(正常眼压为21);医生吩咐立即住院,蔡正仁急坏了,不行啊,关键时候我不能耽搁,演出来不及了。医生威胁他再不住院,你这只眼睛会瞎掉的呀!蔡正仁实在无奈,只得服从医生安排。但他心里丢不下排演,差不多每天都溜出去参加排练,晚上才回来住院,于是他成了一个令医生护士人人摇头的病人,尽管如此,医生们都还是谅解了他,并为他精心制订治疗方案,帮助他暂时稳定眼压,但再三叮嘱他:一定不要太累噢!然而,怎么可能不劳累呢,排戏,演戏,忙进忙出,除了昆剧团的排演,一身兼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戏曲研究会、中国戏剧表演学会、上海市文联、上海戏剧家协会、上海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等各种职务的他,真可谓是日理百机分身不开呀。

蔡正仁先生数十年如一日,对昆曲表演艺术痴心一片,为此也获得了数不清的荣誉:中国戏剧梅花奖;上海戏剧白玉兰奖昆曲艺术节表演奖;宝钢杯高雅艺术奖……所有奖项都是对他个人艺术成就的肯定,诚如昆曲几经起落,历尽沧桑,最终幽兰飘香一样,蔡正仁先生对昆曲表演艺术的修养与造诣,日益精深,蜚声艺坛。

三、师生缘深情逾父子

谈起昆曲表演艺术家俞振飞大师与蔡正仁先生的情谊,蔡先生深情地说:俞老不仅是我艺术道路上的引领,更是我生活中的楷模。无论排戏,演戏,教戏,还是世处,做人,我都记着以恩师为榜样,认真努力,精益求精,光明磊落,坦荡赤诚。文革后期,俞老获重新解放,第一次面见蔡正仁时,开口便问:你当时为什么不站出来批判我?其实在那种形势下,就是你出来批判我,我也能理解的。至今,蔡先生忆起仍笑着说:我与恩师说是师生,其实情同父子,甚至超越父子情深。再怎么恶劣的环境里,我都不会忘恩负义去批判老师的。

俞振飞大师文革中失去了爱妻言慧珠,膝下又无子女,解放后一直孤栖独居于华园陋室。称陋室毫不为过,不仅陋,而且漏(原是文革中抄家时被造反派捅漏了屋顶),每逢风雨落雪天,外面下大,里面下小,甚至外面已停,里面仍在滴答不止。一个雷雨大作的夏夜,蔡正仁先生被雨声惊醒后,想到恩师的漏室大呼不好,一跃而起赶往俞老住处。推门一看,房顶到处滴水,地面几成水面”……但见俞老呆呆地坐于床边,犹如蜗居孤岛一样。看到蔡正仁的到来,老人如获救星,忙不迭追问:这怎么办哪?这怎么办哪?蔡先生二话不说,先帮忙排水,忙活了大半夜,心里总是难以放心,遂对恩师说:不行,这里您无论如何不能住了。我家房子虽破旧一些,但总还有二个单间,您若不嫌弃的话,暂且先搬到我家去住吧。他把俞老接回家中,待其若父,一住数月之久。期间,为老师的居住问题四处奔波,从剧团到文联,从房管部门到市委办公室,最终为俞老争取到了一套适合的住房。事后,蔡正仁说:老师身边虽有我们众多学生,我们所有学生也都对他敬若父执,但毕竟我们代替不了他身边能有位朝夕相伴的老伴呀。其时正好有人想为俞老介绍李蔷华老师,于是,一帮学生热心促成好事,得知李蔷华老师为人相当不错,他们都劝俞老接受,并由学生们代为操持——俞振飞先生迎娶李蔷华,曾为圈内广为称颂的一段佳话。

传字辈的沈传芷先生,也曾是蔡正仁的老师,蔡先生同样师恩不忘,敬重有加。沈传芷老师退休后回到故乡苏州。蔡正仁每次到苏州,总要抽时间去双林巷探望老师,嘘寒问暖,尽量帮助老师解决一些生活中的困难,持之以恒,直到沈老师仙逝。

蔡正仁先生每当怀念恩师时,总是颇为伤感地说:没有这些老师,哪有我蔡正仁的今天;没有这些前辈艺术家,中国昆曲又何谈继承,更何谈发展?

四、情也昆曲梦也昆曲

具有600多年悠久历史的中国昆曲,为何能在濒临消亡边缘又衰而不亡,今更神奇而有回天之力?!抑或,源于它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以及几近完美的艺术表现形式吧。2002年春天,上海昆剧团将新编历史剧《班昭》搬上舞台,送进校园。台上演员呖呖莺声,袅娜娉婷的表演,引来台下大学生们满堂喝彩,如痴如醉……一位女研究生看得泪流满面,说:我以前从未接触过昆曲,原来昆曲竟如此美妙!唱词、唱腔、舞蹈、造型,无一不美至极致!从今往后我将做昆曲的最忠实观众。目睹这样的情形,蔡正仁团长同样也很激动,昆曲要传承,要发展,就一定要能吸引观众,特别是有文化知识的观众。现在大家叫好了,昆曲才有发展前景。从过去昆曲曾经衰落的原因分析,从前昆曲艺人过于孤芳自赏、固步自封、拒绝时代发展等等,蔡先生认为今天应当引起重视和吸取教训。

诚然,蔡先生为了昆曲事业的发展,情深深,梦萦萦,他数次放弃去美国或香港定居的邀请,留在国内,他只为昆曲情梦未了。二十多年来,他与自己所在的上海昆剧团同仁们,先后发掘和抢救了近260多个传统折子戏,排演50多台新旧大戏,有传统剧目,也有创新之作,在继承和发展的基础上追求完美,以现代化场景、灯光、乐队等,创新艺术表现形式,为更多的现代观众所接纳,变陌生为喜欢,从喜欢至热爱。在上海昆剧团排演《牡丹亭》的现场,蔡正仁先生扮演的柳梦梅出场,与复生的杜丽娘相拜成亲。那一举手,一投足,以及一个眼神,一种难以言表的韵味顿时征服了在场观摩的人。当他那不输20岁时金声玉振的嗓子把三生一会,人世两和谐……”婉啭唱来时,爆发出如雷的掌声。

有人问蔡先生:《牡丹亭》您演过无数遍了,为什么一次次排演您总是这么投入?

蔡先生一脸陶醉,回答说:我认为《牡丹亭》是昆曲剧目中的最高境界,不管是听,是看,是演,只要那曲声响起,我情不自禁就会沉醉了,有时甚至会想入非非——瞎想有一天我离开这个世界时,别为我开什么追悼会,就让我躺在《游园惊梦》的乐曲声里,让我永远这么睡去,该是多美啊!如此情深,怎不令听者动容?!

近年,蔡正仁先生非常关注苏州的昆曲事业发展,他不无自豪地说:昆曲被定为世界口头非物质遗产保护,明年苏州又将承办世界遗产大会,这些机遇无疑都为苏州的昆曲事业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促进作用。昆曲在苏州有深厚的历史根基,现在苏州人设想建设一处集所、节、馆、场、校一体的昆曲基地,发展前景很好,但希望苏州不要搞成狭隘的小家子气,不能把昆曲仅作为地方性的私有财产,应当认识昆曲是全国共有、世界共享的历史文化财富。苏州要以千年吴文化为蕴,广纳贤才,以大胸怀、大气魄与国内同行合作发展,以诚意来感召各地人才为昆曲事业发展服务。这样,苏昆才会有更大的前途……我所以这么说,因为我也是苏州人呐。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