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5月31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仗义执言为真理 浩然正气荡赣江----记陈耀庭烈士
仗义执言为真理 浩然正气荡赣江----记陈耀庭烈士
2020/5/2 0:44:05    作者:  邱佩芳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981

陈耀庭,19329,出生在有着千年历史的著名古镇----震泽镇。震泽位于江苏吴江市的西南部,毗邻太湖,居吴头越尾,苏杭之间,有天堂之美,是著名的鱼米之乡,丝绸之府。

一、少年志壮投军从戎

解放前,陈耀庭的父亲陈伯阻幼年时因患脊髓灰质炎落下了后遗症----跛脚。由于行动不便,只能靠摆个小摊,经营零售小商品维持一家生计。母亲李小宝在家操持家务。父母共生育8个孩子,但由于家庭贫困和疾病等原因,仅陈耀庭一人存活下来了。由于得子不易,故父母百倍疼爱,老祖母更是呵护有加。为了能继承香火,光宗耀祖,故父母为他取名耀庭。陈耀庭6岁时父亲就送他到镇上的梅堰小学学习。他从小学习就很用功,成绩优秀。读完小学后,1944年,考入盛泽盛湖中学念初中。1947年,又以优异成绩考入震泽育英中学高中部学习。1949年,全国解放。他怀着一颗保卫新中国建设的炽热之心,没等高中毕业就毅然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那年,他年仅17岁就远离父母参加了革命。同年,被选送到华东军政大学学习,后分配在中央军委华东二局任机要员。19513月,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57年改名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二、追求知识孜孜不倦

19556月,陈耀庭从部队复员回家。在向科学进军号角的激励下,他通过勤奋自学,于同年9月,考入复旦大学生物系学习。

能够进入复旦这所高等学府学习是陈耀庭梦寐以求的愿望,如今得以实现,陈耀庭兴奋不已,他和几个志同道合、血气方刚的同学,经常在校园草坪边,假山旁,月光下开怀畅谈。谈到:毛主席领导的社会革命已经实现,随着建设的发展,人们将会有越来越丰富的物质和精神享受,我们现在学习的是人体及动物生理专业,这个目标就是研究抗老防衰,延长人类寿命。如何大幅度提高人类乃至哺乳动物寿命上限,是我们终生奋斗的目标。所以,我们的学习方针是,努力学习,积累知识,迎接科学发展和知识爆炸时代的到来。

陈耀庭是个刻苦勤奋、学习效率高的人。他学习十分刻苦,晨起背外文单词,朗读英文课文。先学俄语,后攻英语,又自学日语到通读程度。课堂笔记达到速记水平,几乎一字不漏。碰到搞不清楚的问题也谦虚地问同学,务求搞清楚。学习成绩提高很快,名列前茅。大学期间,他仅对人长寿和衰老问题的研究所攻读的中、英、日、俄文书籍达36本,阅读中外文献资料38册。由于在部队任过机要员,平时显得稳重,沉默寡言,对同学间的生活琐事不太理会。但与熟悉的人在一起时,说话时带幽默。对国家大事特别关心,对国家政治、军政大事有特殊的敏感性,关心甚多,这也为以后文革期间超常的洞察力埋下了伏笔。

按理说,他的前途应该是很顺坦的。但是,命运之神捉弄了他。肃反开始,他被冤屈为特嫌,而被捕入狱。经过九个月的审查,才予纯属错捕无罪释放。面对委屈,他毫无怨言,认为是儿子受到母亲的一次错怪,他坦然地回到学校继续学习。由于他勤奋好学,成绩优秀,也赢得女同学谢聚璋的芳心。谢聚璋和他都是江苏南方人,平时俩人经常在一起探讨专业知识,外语学习方法和交谈对国内外一些重大问题的看法,共同的思想基础,使他们心交心,毕业之后,便幸福地结合了。

三、捍卫真理死而后已

19619月大学毕业后,陈耀庭夫妇被分配到老革命根据地----江西瑞金大学任助教。正是他施展才华,为党为人民工作的黄金时代,但他却屡受不白之冤,直到捍卫真理而献身。

早在1960年,陈耀庭对大跃进,提出了不同看法,对彭德怀所受冤屈表示不平。1963113日,陈耀庭给在中国科学院的同学信中写到:三年大跃进是一种左倾错误,……对国家建设和人力、物力、财力造成很大损失。”“彭德怀敢于这样大胆提出意见,是对党的忠诚,对人民负责的表现,而且,意见本身也是正确的。因此,不仅应该给彭德怀平反,而且应该表扬他这种敢于批评,坚持真理的精神。陈耀庭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中肯的言辞,竟被认为是攻击三面红旗’”,受到开除团籍,行政开除留用的处分。社教后,留在赣南医专附属医院从事收发工作。经过解放军大熔炉的陶冶,又在名牌大学深造过的陈耀庭,面对如此大的打击,他没有哭泣,没有颓废!仍以坚实的脚步,走在坎坷的人生道路上。分配到附属医院收挂号费,他常常一人干几个人的事,既理内务,又跑外勤。有时别人下班休息了,他还在认真工作。他为病人服务,和和气气,十分周到。一些年轻的教职工想学英语,他总是热情地给予辅导。早年立志研究的长寿和衰老问题,也未中断。尽管白天工作很累,晚上,他总是在查阅各种文献,进行研究,在学术会上曾作人的长寿与衰老的专题发言。

1966年,史无前例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从评《海瑞罢官》、批三家村炮打司令部运动在逐步升级,江西和全国一样,揪斗、绑架、游街、大规模的流血武斗时时发生。陈耀庭家门前的小河里,经常能看到血水。

陈耀庭亲眼目睹各级党组织瘫痪,各级党政领导同志遭受着难以容忍的围攻、批斗、非法关押、带高帽子、游街,有的被迫害致死。一大批几十年来对党忠心耿耿的老革命、老干部,突然成了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资产阶级当权派。面对这种史无前例的混乱,陈耀庭痛心疾首,苦苦思索着这样的问题:在我们这样伟大的党、伟大的国家、伟大的军队中,难道真有那么多的野心家叛徒走资派反革命修正主义吗?如果真是这样,我党岂不成了招降纳叛的黑窝了吗?党政军司令部长期隐藏着这么多的危险人物,我党怎能团结得起来?怎能发展壮大?怎能打败日本侵略者?怎能消灭蒋军?建国后又怎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他终于认识到文革的路线方针政策都是错误的,应该指出、清算、改正这种错误。陈耀庭再也忍耐不住了,他贴出了一张反对炮打党委、拥护校党委领导的大字报。可是,马上就遭受到造反派的非难,将他游校批斗,又列入专政队,被赶去扫厕所。陈耀庭虽然被管制,失去自由,但他感到:天下兴旺,匹夫有责。在196782日,致周总理的信中表明决心,信中写道:“……看到我党我国遭受这样巨大的劫难,我们感到万分沉痛!我们睡不着觉,日夜反复想着一个问题:如何挽救我们伟大的党?只要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能够生存,只要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能够发展,只要战无不胜的马列主义原则能够恢复,就是赴汤蹈火,粉身碎骨,我们也心甘情愿,毫不畏惧!

当时,陈耀庭已是专政对象不能乱说乱动,谢聚璋就将白天看到的大字报内容向陈耀庭叙述,并将收集到的小字报、传单带回家,晚上两人就加以分析研究,提出自己的观点。

196610月到196712月,陈耀庭夫妇一起先后写下了《敢想敢说一、二》,《陷害一大片抬高一小撮》,《黔驴技穷》,《辱骂不是战斗》,《告全国人民书》,《再告全国人民书》,《告全军同志书》,一评、二评、三评文化大革命等13篇文章,和分别致毛泽东、致中共中央、致周恩来、致刘少奇等14封信件。这些文章和信件总字数达10多万字。在这些文章和信件中,他们融进了自己的满腔热血和赤诚之情,对一系列重大的原则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一针见血地批判林彪、江青一伙狼狈为奸,危害党、危害国家。认定:文化大革命的路线、方针、政策等全部都是错误的,怒斥林彪是党内最大的政治投机分子,是李林甫式的人物,江青和历史上内宫揽权一定要勾结外臣一样,和林彪正好狼狈为奸,同时,为刘少奇、邓小平、彭真、彭德怀、陈毅等老一辈革命家遭受不白之冤大鸣不平。陈耀庭被管制,不能随意请假外出,写好的文章和信件,如何投寄出去呢?谢聚璋就利用上街看大字报或买东西的机会,单独一人到市内几个邮筒投寄了三次。

第四次的投寄是在1967629日,赣州市大武斗后,他们目睹了武斗流血的后果,更加担心祖国的前途,人民的命运,连续好几个晚上奋笔疾书,写下了《再告全国人民书》、《向青年学生进一言》、《给人民日报编辑部的信》,并把以前写的评论文章重新复写多份。当然,在书写和投寄那些文章和信件时,他们也曾有过痛苦的思索和犹豫,因为他们深知,这样做,随时都有被送上断头台的危险!到那时家庭怎么办?孩子怎么办?年迈的老祖母和父母怎么办?但他们又想,国若不存,家又何在?只要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能够存在,只要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能够发展,只要战无不胜的马列主义原则能够恢复,就是赴汤蹈火,粉身碎骨,我们也心甘情愿,毫不畏惧。凭着这样的信念,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谢聚璋带着放有信件的书包走出校门在街口等,陈耀庭借了一辆自行车,说是请假外出带孩子看病,也出了校门。夫妻俩在街口见面后交换了书包,约好九点钟在公园前百货商场会面,陈耀庭绕赣州城转了一大圈,不到一个小时,便把所有信件,分别投进了十一个邮箱。夫妇俩人投寄完信后如完成了一项重大任务般的非常兴奋,彻夜难眠,一直谈到深夜。

高度的政治洞察力、激烈的言词和文字,像柄柄长矛利剑,直刺林彪、江青一伙的心脏。19677月,陈耀庭匿名投出的一些文章和信件,被列为全国特大“677”反革命案件。当时的江西省委,派出专人坐镇赣州,指挥侦破,赣州地区各县都成立了侦破小组,各单位以造反派为核心,组织了170多个侦破小组,对所谓可疑对象逐个进行分类排队,严密审查和侦察。后来,他们从陈耀庭的笔迹中,找到了蛛丝马迹。19671231日,陈耀庭被秘密逮捕。1968211日,谢聚璋也被投进了牢房。然而,林彪、江青一伙并不甘心并指令专案组人员继续追查陈耀庭、谢聚璋的后台,企图从他们嘴里能挖出大人物来。因此,对他们用尽了种种卑鄙毒辣的手段。可是,他们的阴谋始终未能得逞。

1970316日,在铁窗下度过了二年三个月的陈耀庭在狱中被宣判死刑。但他仍从容自如,在看守所的空地上,拼尽全身力气,振臂高呼:马克思列宁主义万岁!”“人民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壮烈的口号震撼监狱。看守人员吓得要命,慌作一团,急忙用粗麻绳穿着竹筒紧紧勒住陈耀庭的嘴巴,才将囚车开往设在体育场的宣判会场。在万人宣判大会上,陈耀庭、谢聚璋从两边大义凛然地走上宣判台。嘴巴被套有竹筒的粗绳紧紧勒住的陈耀庭和被打得蓬头乱发、血迹满面的谢聚璋深深地双目对视、互相鼓励,以革命者的战斗姿态,藐视这样的审判。结果,陈耀庭被判死刑,立即执行;谢聚璋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刑场上,行刑人员问陈耀庭最后还有什么话要说?为捍卫真理,他早就不顾生死。此时,他唯一的希望是想同妻子见一面,说几句告别的话,便用力点了点头。行刑人员把他嘴上的竹筒解开,陈耀庭说:我还有话要交代。他们认为陈耀庭面对死亡害怕了,以为他要交代后台了,刑场上顿时忙乱起来,又是电话,又是发报,向省里请示。最后,陈耀庭被押回看守所,面对再次逼供,陈耀庭提出要和妻子一起回忆回忆。陈耀庭又一次的揶揄了四人帮的爪牙。

这是一次难忘的见面。在严酷的政治形势下,两年多来,夫妻双双被关押隔离,没有说过一句话,在这生死两相隔之际,有千言万语要向亲人倾诉,但此时陈耀庭却不能多说。我能最后与你说上几句话,死也甘心了。你虽然判了死缓,但要坚强地活下去,等着胜利的那一天!”“我们是无罪的,我是为真理而死的,总有一天,人们会替我们说话……”“聚璋啊,告诉父母,哪怕是吃再大的苦,也要抚养好两个孩子,让他们做一个正真的有理性的人!

三天后,九颗罪恶的子弹射进了陈耀庭那年轻的胸膛。他,时年38岁。

1970711日下午,在江西波阳县珠湖劳改农场被迫接受劳动改造的谢聚璋,在受尽迫害后含冤而死。

斗转星移,在陈耀庭被害十年后,颠倒的历史终于被纠正过来了。真理终究战胜谬误,正义终究战胜邪恶。1980104日,中共江西省委做出决定,为陈耀庭、谢聚璋平反昭雪,19801122日,经国家民政部批准追认他俩为革命烈士。为真理而英勇献身的陈耀庭夫妇的英名将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