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9月23日 星期一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知县 >> 清(吴江县知县) >> 黎庶昌
黎庶昌
2019/8/25 0:25:16    作者: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425

黎庶昌(1837-1897)同治九年(1870)六月初一日署。字尊斋,贵州遵义人。少年时,师从独山莫友芝(子偲)、遵义郑珍(子尹),以诗词著名。同治元年,朝廷广开言路,他只身到京师,以廪贡生的身份上万言书论时政,拳拳之心溢于字里行间。文章被河内(今河南沁阳)人、礼部尚书李棠阶读到,因为同是弃儒从政,便极力推荐选用。以知县级别派往驻守安庆的曾国藩大营听差,得到曾的赏识。在那里,他与武昌张裕钊(字廉卿,道光举人)、桐城吴汝纶(字挚甫,同治进士)、无锡薛福成(字叔耘,副贡)、溆浦向伯常意气相投。他跟随曾国藩6年,前后四次受到向上推荐。平定江南太平天国后,七年曾调任直隶总督,再次将他推荐,“请以直隶州知州留苏补用”。

同治九年(1870)六月到吴江。岁末,他从黎里徐晋镕(徐达源之子,字冶白,号双螺)那里打听到,晋东曹掾张翰的墓在廿九都(今属芦墟)南役圩,便进行整修,立碑禁止在墓区砍柴采摘放羊。这年,徐正好80岁。十二月二十二日,他效仿汉代的养老之礼,派人送去米2斛、肉10斤、酒20斤、布2匹。徐回赠诗五十韵、手植梅花2盆。清军与太平军对峙时,在同里、盛泽设捐局,在水路要道上设厘卡,以征集民资补充军饷。盛泽的捐局还统管震泽的厘务,以丝绸为大宗,收入相当可观。九年,他提请江苏巡抚张兆栋裁撤,得到批准。为盛泽肄业公所勒碑。十年,为盛泽的松陵学舍筹措经费。七月,调署青浦知县。他在吴江、青浦,使两县的榷关税猛增。十年冬,江苏巡抚张之万下令太仓、镇洋、嘉定、昆山、新阳、上海、青浦7州县,共同疏浚吴淞江上游段。他不时到工地检查,使青浦的工程质量得到各方赞扬,接下来开泖湖也是那样。他在州县官场上前后约十年。

光绪二年(1876),充任驻英国大使郭嵩焘的参赞,以后又担任驻法、德、日的参赞,先后到过比利时、瑞士、葡萄牙、奥地利。业余时间,他用游刃有余的笔记录下各地见闻,编成《西洋杂志》一书。晋升道员。

光绪七年(1881)三月,他自知府衔以道员补用予二品顶戴,命为出使日本大臣。早在五年三月八日,日本侵占琉球群岛,废除琉球国王,改置为冲绳县,遭到清朝廷的极力反对。他上任时,正值中日间进一步协商,如何处置琉球和华商杂居日本的事。日本外相井上馨蛮横无理,他针锋相对与之辩论,最终按照中方的意见达成协议。八年六月九日,朝鲜发生大院君李星应不满意闵妃和亲日派金玉均的改革,攻人王宫的“壬午政变”,继又发生汉城兵变,烧毁日本公使馆。

由于日本人对汉语的崇拜,他刚到任日本时以文行雅意著称,结交了许多当地名人,其中老儒宫岛诚一郎更是化的挚友。朝鲜事变发生后,一次两人小酌时,宫岛叹息道:“我俩这么要好,快要分别了,这可怎么办?”他听后十分诧异,立即派人侦查,发现日本阴集战舰,谋袭其都,便密电驰报大臣李鸿章,并建议马上出兵以先发制人。朝廷派丁汝昌、吴长庆分别率兵迅速抵朝。日军晚半天抵达,见清朝已经有准备,便言归于好。十一月,中法在上海签定有关越南的备忘录。他罗列过去中法间交往的七件事,进呈朝廷作参考。

经过战乱,国内宋元古籍流传到日本的很多。他从光绪八年(1882)春天开始,在东京的书店极尽搜罗,委托随员宜都杨守敬联系刻版印刷事宜。他自己捐出薪俸,在长崎的广东商人钟仕良、何献墀的资助下,刊刻成《古逸丛书》共26200卷。十年秋天,50部书的刊印工作完成,被达官贵人索取一空。他就把全部雕板运到苏州,交给苏州书局,为官家收藏品,让他们随意刊印,也算了却自己的一番心愿。

光绪十年(1884)八月十七日,回家奔丧。十三年七月廿六日丧服满后,以记名道员回到驻日使馆供职。十六年八月任满,回国后侨居上海,置身世外。为在治黄工地上殉职的前凤颍六泗兵备道、同里人任兰生撰神道碑。不久,李鸿章想起他来,遂于十七年出任四川川东道(辖重庆、夔州[今奉节]、绥定[今达县]三府,忠州[今县]、酉阳[今县]二州)。在那里办洋务学堂,倡导实业,建医院,整顿武装,扶持商业,独力建云贵会馆,修禹门山及红花园金顶山诸庙宇,所费以万计,两年内便百废俱兴。凡是当地先达之茔垅荒墟,祠宇颓废,忠臣孝子、仁人烈士之后生活困苦的,他都给予接济,并尽量帮他们寻找谋生的出路,好让他们有永久的依靠。遵义发生饥荒,他筹集巨资从四川购米运抵平粜,挽救无数人的生命。他的养廉银和薪俸收入半数以上,都用在义举上,因此离任时,家财只有房屋十数楹、田百亩而已。

光绪二十年甲午(1894)五月,中日在朝鲜剑拔弩张。他认为,日本觊觎朝鲜日久,战难胜,让则是受辱的开端,因此主张请列强出面调停,以维持朝鲜是清朝属国的地位。想要东渡日本,去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没有人理睬他。中日甲午海战爆发后,国库空虚,他率先捐款万金,并建议朝廷下令按职级捐款,也没有人响应他的行动。每次得到战况报告后,他都痛哭流涕,难过得吃不下饭,以致常常神思恍惚语无伦次。

光绪二十一年(1895)五月初五日端午节,成都举行传统的掷果会。英、美传教士将掷果的小孩抓进教堂,引发民众焚毁英、美、法教堂、传教士住宅及教会医院事件,史称“成都教案”。此时,他正要应诏入京晋见,驻渝法国领事恳求他留下来处理此事。由于来回奔波,又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他积劳成疾。八月,成都发生大火,2000多家民居被焚,延及衙署。他在僚属的护卫下仓猝离开,受到惊吓病情加重,出现狂躁症状,提刀叫跃,神色迷惘。不久,离职就医。经过西医一段时间治疗,病情明显好转。此时,他回乡心切,未听从医生让他治愈后离开的劝告。秋天,右眼失明,日渐烦恼,旧病复发,以致大小便失禁,二十三年冬天去世,终年61岁。

他性情廉靖沉毅,刚健果决,端默寡言,语不妄发,发必实践。不轻易答应,一答应必有结果。不信地理、鬼神、星相诸术。操履敬慎,终身无晚起,治事不过夜,居处寝兴有常度。所居屋室必整洁,几案无点尘。他从不吝惜笔墨,手抄书盈箱累箧。不收藏奇珍玩赏、古书名画,发现后就刊印公之于世。他本不信佛,而修梵宇,购《藏经》及娑罗贝叶之属,费以万计。没有份外之财,听到朋友有急难,无不答应,事过辄忘,以致朋友来还他钱时,感到莫名其妙。去世后,川东民众为他建祠祭祀。著有《拙尊园丛稿内、外编》《续古文辞类纂》,以及《黎氏家谱》《全黔国故颂》《人都纪程》《莼斋笔记》《黔故颂搜集》《牂柯故事》等。同治《苏州府志》卷49、56、58,光绪《吴江县续志》卷3、13、22、38、39,光绪《青浦县志》卷13,光绪《盛湖志(14卷)》卷4、卷末,光绪《黎里续志》卷12,李伯元《南亭笔记》卷6,金溎生《粟香随笔三笔》卷3,民国《续遵义府志》卷20,民国《青浦县续志》卷12,《清史稿》卷445,《清代七百名人传》,费善庆《垂虹识小录》卷7,《清代贵州名贤像传一集》卷3,《清代职官年表》《中国历史大事编年》。李棠阶(1798-1865)字树南,号文园、强斋,河内人,道光进士,同治三年任礼部尚书,谥文清。张兆栋(1821-1887)字友山,号伯隆,山东潍坊人,道光二十五年进士,同治九年署江苏巡抚。张之万(1811-1897)字子青,号銮坡,河北南皮人,道光二十七年状元,同治九年任江苏巡抚,官至东阁大学士,谥文达。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