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9月20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吴江记忆 >> 近代吴江丝绸商人在上海苏州
近代吴江丝绸商人在上海苏州
2020/9/1 0:29:11    作者:  周德华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348


 

  1843年上海开埠后,丝绸成为大宗出口产品,从而对江浙一带的丝绸专业市镇产生深远的影响,在这些市镇中盛泽距上海最近,水路航程(人力摇船)仅一昼夜。盛泽绸商极善经营,适时应势,一改坐地待销局面,把商业触角伸到上海滩抢占阵地,大中型绸庄竞相在沪设立分支机构,称为“申庄”,一方面向闽、广、鲁等省商贾推销产品,开拓华南及华东沿海贸易;一方面开始与洋行接触涉足出口。继后领投(中介人)及掮客亦接踵而至,进行小批量交易。

  晚清至民国初,由于盛泽绸商的积极推销,纺绸首先在上海市场打响,站稳脚根,被誉称为“盛纺”,蜚声海内外,后者居上,其势超过杭纺。至解放前夕,盛纺在上海各主要报纸的商情栏内占了一目之地。另外,香云纱的南下和高丽纱的北上(转输朝鲜)也是此时打开局面的。

  在沪的盛泽绸庄多集中在黄浦区今福建路以东、河南路以西、广东路以北、无锡路以南一带。或购屋或租居,门前挂一庄名小招牌,以示识别。人员多则十余,少则三、四。领投掮客之类小商人则寓居于九江路、汉口路一带的旅舍,如源源旅馆、卫生旅馆等是盛泽人的群集之处。

  每天清晨,盛泽绸商在日升楼、同羽春、青莲阁等茶馆例行“茶会”,聆市面、谈生意,在上海丝绸商业中自成一体,称为“盛泽帮”。

  清光绪十年(1884年),盛泽与浙江王江泾绸商合建地区性绸业行会——盛泾公所于老垃圾桥附近(今为南苏州路767弄,现名盛泾里)。至此,盛泽绸商在上海滩取得了合法地位。1930年9月,盛泾公所改组为上海特别市绸缎业同业公会盛泾组,其时参加的行庄有60余户。

  盛泾公所占了一条里弄的西半边,前后三进楼房。为同业议事办公之处,还设有客舍、货仓和子弟小学。弄口北临苏州河,是盛泽庄船的绸货起卸码头。庄船是上海盛泾公所和盛泽绸业公所合办装运绸货的专用运输船队,逐日驶沪。清末改为小火轮拖带。

  盛泾公所在上海的商业活动中相当活跃,如民国13年日本政府高筑关税壁垒限制我国绸缎进口,对盛泽丝绸无疑是个沉重打击,盛泾公所为此曾提出抗议,并以抵制日货作为报复。《新盛泽》(民国13年9月1日)载文云:“日本此次增加税率,将吾国丝织品列入奢侈品中,值百抽百,虽经交涉,各国均得延缓三月实行,独对于吾国不通融,是以上海盛泾公所开会议决通知沪、盛、泾三处同业(通知书已见二十五日上海各报)一律抵制日货对付云。”

  民国15年盛泾公所参与中华国货维持会等二十一个公团,致电北京政府外交部及全国商会联合会支持废止中日不平等条约。

  盛泽绸商获利丰厚,丝绸商业资本加速积累。清末民初拥资数十万的丝绸巨商不乏其人,游资亟待寻找出路。当时我国丝绸工业正处于起步阶段。上海作为我国近代工业中心已初具雏型,投资环境及技术条件俱优。其时盛泽本地迟迟未有动力用电,只能开设几个手工工场。由于盛泽绸商长期在沪从事丝绸贸易,十分熟悉市况,于是上海滩成为盛泽丝绸富商的投资市场。

  民国4年,盛泽春记正绸行行东沈华卿率先在沪创设肇新绸厂,拥有德国制全铁织机9台,为我国最早的电机丝织厂(同年杭州亦建一个厂)。

  民国5年,盛泽宝泰绸行行东陈宝钦、升记绸行行东孙吉甫及汪永亨绸行行东汪鞠如合资创办物华丝织有限公司。至民国9年电力织机扩至200台,分设了二个绸厂,另外还有二个缫丝厂及精练工场,是当时全国规模最大的丝绸联合企业。

  至抗日战争前,盛泽绸商在上海投资设厂的有记载可查达19家(其中有些是合资)。

  盛泽绸商除资金投入而致本身转化为产业资本家外,还从本地及近乡如平望、梅堰、坛丘等处招收织工输送到上海所属厂,为上海丝织行业培养出第一代织绸产业工人。由此看来,盛泽绸商对上海近代丝绸工业的形成和奠基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

  盛泽绸商直接在上海设铺开店者也不少,如陶桂卿在抛球场开设天纶绸缎局、在大马路石路口开设三益绸缎公司,王葆荪等合资在江西路北京路口开设纬康绸缎店等,这些店铺都具有相当规模,在申江有一定影响。

  震泽所产辑里土丝原销宁、苏、杭、粤等地,清道咸年间亦转而经上海输出。稍后,辑里丝经过重摇制成辑里干经(又称洋经),从上海大量出口,行销欧美。震泽丝商抓住机遇,纷纷驻足沪上转而经营洋经生意,成为上海生丝市场里的震泽帮。清咸丰十年(1860年)震泽及浙江南浔丝商为推动出口,携手合作,在上海山西路合建跨省丝业行会组织——江浙丝经业同业总公会。

  震泽丝行派出人员常驻上海丝栈,办理成交、收货及结算业务,称为“坐庄先生”。丝栈中的震泰、震昌及怡昌祥三家与震泽丝商之关系最为密切。30年代震泰丝栈由震泽隆昌震丝行行东杨文震接办,并改名为正大丝栈,专门从事震泽丝行帮业务。本世纪20年代后,震泽丝商也有在沪设行直接从事出口业务的,如徐南驺的华通行和杨公度的广益华行等。解放前震泽丝业公会逐日派出湖丝船直接将丝货运往申江有关丝栈。

  盛泽绸商进军苏州绸市远早于上海,据《苏州绸缎业之回顾及前瞻》一文记载:“各地绸缎客商,无不麕集于此,如杭州、湖州、盛泽等产绸区之绸商,大抵早已在苏设有庄号,盛泽同业因近在咫尺,无固定会(馆)所……”盛泽绸商在苏州绸市中亦被称为“盛泽帮”。

  盛泽绸庄分设于苏州者称为“苏庄”,多数系内销为主的店货庄,较申庄的实力及规模为小,其幅射范围近则常、锡、镇、扬、通、宁,远则长江各埠及华中、华北地区。

  苏庄约二、三十家,集中在东中市、西中市一带,以汤家巷梅园茶馆为“茶会”场所。苏庄同行在阊门内水关桥公建“盛泽码头”,为庄船的专用泊位,起卸、贮存、中转绸货。今盛泽码头遗址尚存,修建码头的石碑存于苏州碑刻博物馆。

  抗日战争胜利后,盛泽绸商参加吴县绸缎商业同业公会,该会下设五组,其中盛泽组为盛泽同业属之,公会设在七襄公所内。

  清中叶,震泽苏经行多在濂溪坊一带设分支机构或委托苏州丝行推销苏经,供纱缎业织缎用。

  徐扬作画的著名《盛世滋生图》中,有挂上“震泽绸庄”市招的铺面,可推知清乾隆年间震泽绸商在阊门繁华地区亦已占一席之地了。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