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开放档案
开放档案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1年12月09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林老街 >> 盛家厍记忆 >> 泰安桥桥畔人家
泰安桥桥畔人家
2020/10/30 0:08:17    作者:  张建林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3150

  一直想去盛家厍看看,看看老街,看看老桥,看看老房子。至今好像只去过一两次吧。一次是一两年前,一个人去垂虹景区,顺便走进了盛家厍。但只走了很短一段路程,就退出来了。还有一次是今年,几个月前,与妻子一起从苏州回来,在松陵稍作停留,便带她去看垂虹桥遗址,然后又去了盛家厍。不知为什么,也只走了一小半。

  昨天,开完作协会员大会,时间尚早,又想去一趟盛家厍,因为动迁在即,松陵硕果仅存的老街即将消失,再不去好好看看,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文友费秀华开车陪我一起去。她已经去过几次了,并写了一篇《走过盛家厍》,发表于《苏州日报》的《沧浪》副刊上。

  车经笠泽路,在大润发北面的一条小路转弯向东,进入东门社区,下车便是红桥,一座梁式结构的平板桥,横跨于吴家港上。

  我们一边走、一边看,老街的房子确实是破旧不堪了,可以说是满目疮痍。很多老房子都钉着木条,,不知是什么作用。我猜想可能是要装修,但似乎又不像。再往前走,,一座高高的石拱桥呈现在眼前,秀华用手一指:“这就是泰安桥。 ”

  泰安桥横跨新桥河,俗称新桥,据史料记载,初建无考,现存存之桥重建于光绪十八年(1892年),2006年修缮。

  为纪念吴江建县一千一百周年而出版的《悠悠吴江清》,是一本吴江旧影集,书里选刊了反映吴江风土人情的老照片,其中有一幅《松陵镇盛家厍新桥河》,照片中有杂树丛生的泰安桥;桥畔有几间斑驳的老屋;几个居民在河边干活;桥上有几个行人走过;桥下,一只小船刚从桥洞里摇出来,仿佛能听到欸乃的橹声……

  照片的下面,是明代诗人赵宏的五律《过盛处士灿柳塘别业》(今盛家舍),诗云:

  出郊三四里,相觅埜人家。

  断岸危桥接,衡门古寺遮。

  地炉煨薯蓣,村酿泛松花。

  话尽平生抱,回塘日已斜。

  诗中的意境,很有野趣,跟照片的情景相当吻合。从诗题可知,盛家厍原名盛家舍。

  费善庆所撰的《垂虹杂咏》中,也有一首题为《盛家舍》的七绝,诗中写道:

  盛家舍即沈家园,御史何如处士尊。

  小市临河遗迹渺,独留名姓话黄昏。

  诗后游按语云:“按盛家舍今误作盛家厍,为明处士盛灿故居,即柳塘别业。崇祯中为御史沈珣第,中有翠娱堂诸胜迹。”

  这首诗为我们提供许多信息,首先,盛家舍原名沈家花园,而且,沈氏做过公务员,御史是个不小的官。但奇怪的是,当地百姓却不把他当回事,对盛氏表示尊敬,将地名改为盛家舍。

  泰安桥北,就是由湾塘里、航前街和原东门大街组成的东门商业街。走进一条小巷,里面停着许多轿车,估计是办喜事的。有人正在地上摆放一大盘几千响的小鞭炮,秀华问他:是办喜事吗?回答是肯定的:嫁女儿。

  小巷子里转几个弯,看到了挂着好几块牌子的东门社区办事处,墙上还有一块很大的牌子,上面是东门社区的拆迁安排。

  又回到泰安桥下,问一个想返回家中的老人,一开始没听见,又喊了几声,才转过身来。我们问,桥下的河叫什么名字?老人说:叫新桥河。

  老人姓李,七十五岁,祖居盛家厍,父亲、祖父辈曾在桥下开肉铺。关于这个肉铺,金华在《我与盛家厍的一个世纪》中有较详细的描述。这是根据她夫家老祖母的口述整理而成的一篇回忆文章。文中关于肉铺的文字是这样写的:

  我家的肉店名“李三兴”,在盛家厍是很出名的,虽然街上有好几家肉店,但别人家一天只能卖掉半只诸,顶多一只,我阿爸都能卖掉三四只。为啥我家生意这样好?大家说,是因为我家阿爸的刀工号,人家买多少肉,他一刀下去,要一斤绝对不会给你一斤一两,要方肉就是方方正正的一块方肉,要蹄子就是浑圆如琵琶的一只蹄髈。阿爸切出来的肉,看着就让人欢喜。于是大家都喜欢到我家来买肉,我们家的生意就越来越好,后来店里用了三五个伙计,家里也成了小康之家。

  眼前的这个李小弟,他的父亲与老祖母是亲兄弟。李小弟解放后没有继承祖业,而是进了吴江机械厂,后又调至吴江轧钢厂工作,直至退休。

  李小弟让我们进屋聊。这是一幢民国风格的老房子,虽然已有所改变,但基本的样子还保留着。屋内有一扇小门,外面是一个很小的天井,我惊奇地发现,门外有一个雕花门楼,门楼上有“蹈履中和”四个隶书体大字,再仔细一看,原来这几个字竟出自李涤的手笔!

  李涤(约1890—1948),字汝航,号散木,湖南湘乡人。民国初期到吴江警察所任职,1927年代理县知事。南社社员,与柳亚子、薛公侠等吴江文人多有交往,工书画,尤擅隶书,结体古朴,劲健洒脱。(参看吴国良《翰墨留香》)

  李海珉先生所著的《吴江与南社》一书中,有李涤的小传,写得更具体。

  杨玉峰编著、国际南社学会出版的《世纪南社书画百家》,收入李涤的行书信札,作者简介只有寥寥数字,但生卒年月写得很清楚。李海珉的《吴江与南社》、吴国良父子的《翰墨留香》,都没有写去世时间。李海珉先生在小传中写道:“抗日战争爆发不久,吴江沦陷,以李涤这样正直、耿介,且长期与进步知识分子为伍的人,必不能受日寇的欺凌、荼毒,从此音讯杳然,不知所终。”

  李涤在吴江留有许多书画作品。1916年,莘塔凌颂南与周庄柳率初义结金兰,画家沈塘为他们各画了一幅《兰臭图》,李涤应邀为他们题了字。这是留存于吴江最早的一幅字。

  李涤为李宅题字的时间是1924年冬。不久前出版的《松陵风物》上游简要介绍:“泰安桥北堍另有一李宅,为民国建筑,宅内砖雕门楼之额,由湖南籍南社社员李涤所题。”

  关于这座老房子,金华的老祖母也有清晰的记忆,她说:“十三岁那年,阿爸在新桥头(泰安桥)造了一幢新房子,前面开店,后面住人,砖雕门楼,前后几进,我们一家人好喜欢。进屋第一天,通上了电灯,从此晚上也像白天一样亮堂堂的,再也不用点洋油灯了。”

  老祖母19岁离开盛家厍,嫁到八坼,她经常怀念在盛家厍生活的19年,“这一辈子在阿爸身边的日子最享福,19岁嫁人之后,好日子就到了头。”

  她已经有一二十年没有回过娘家了。

  现在的一些疑问是:开肉铺的店主是怎么会认识李涤的?会不会是同乡?会不会是李涤的字当时很有名气,店主想方设法托人请李涤写的呢?这些问题,李小弟均无法解释。96岁的老祖母不知是否知道。

  据说,1926年,李涤所书“罗山朱氏迁吴江新阡碑记”大字篆额,是他留在吴江境内的最后一件手迹。

  东门社区、盛家厍一带,拆迁马上就要开始了,李小弟听说,不是维修保护,而是将统一规划,全部落地翻造。现存的建筑,解放后都自行改造过,真正的老房子已为数不多了,修修补补也确实解决不了根本性问题。推到重建,也许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当然,像泰安桥、红桥这样的文物古迹,应该重点保护。还有,像李宅、迎春茶楼这样保存较好的老房子,也应该保留,重点做好修缮工作。

  过两天中秋节放假,很想再去盛家厍看看,看一下新盛街的鸾轿浜,再找找中南弄中的沈家花园。还有29号另一处李宅,是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新发现的不可移动文物点。

  新盛横街那天也没走,费秀华说,下午两点与朋友约好了,有点事。离开盛家厍时,两点钟已到了。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