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吴江通”夺得2016年

全国档案微信公众号排行榜冠军




梦里落花知多少,水乡小镇在浅笑。莫要问,此景曾几何?岁月轮回,旧时风韵不再。儿时的小镇风情万种,是朵季节花,总在不经意中悄然绽放。细细回忆生我养我的八坼小镇时,眼前的小镇小街小河相映成辉,总让我心驰神往,陷入一段远去的记忆之中。




八坼.jpg

八坼老街



春 江 水 暖



小河静静地穿镇而过,划过一个大大的“人”字,温柔得如软软的锦缎丝被。河面上碎着闪闪的春光,河水微漾如鱼鳞,河畔边树影婆娑,燕子从邻水的老屋堂前掠过。



2运河水流进八坼的分叉河口.jpg

运河水流进八坼的分叉河口



儿时的小镇没有自来水,小镇西塘、航东、南浩和中心四条街都依河傍水,小镇人的生活用水都是从小河里汲取。春天的河水清冽甘甜。大清早就有市民到河边挑的挑提的提,往家里的水缸装水,细细的竹竿在水缸里顺时针转上几圈,放上一小勺明矾,清水飞快地转起了蜗旋圈,不一会满满的一缸水就清澈见底了。



11八坼沈宅_副本.jpg

河埠边的八坼沈宅



春光斜斜地洒在河面时,三三俩俩的俏媳妇俊姑娘提着竹篮拎个水桶,走出小巷老屋,踏着青石台阶蹲屈在河埠,挽起衣袖,裸露葱白小臂,淘米汰菜,洗衣拎水,水串湿润了级级石阶。手里忙着,嘴也不闲,家长里短,私密话儿,说个不停,河边浸染着她们的欢声笑语,清脆悦耳的嬉笑声似串串音符飘荡在河面湿润的空气里。石板桥上不时留下三两人影,桥边几根细竿垂在碧绿的流水里。小孩们挽起衣袖,卷起裤管,赤足在河边嬉水,有沿着石块护岸漫着浅水撒着精致的小网,将小鱼小虾放到岸边的小桶里,也有小孩调皮地将水溅向小伙伴。


3合浦桥_副本.jpg
4联源桥_编辑_副本.jpg
5万安桥_副本.jpg
6永宁桥_副本.jpg



小河里的船只川流不息,上街的农船吱吱哑哑地在河面上行走,乡下后生的眼光不停地四处睃视,看到河埠上的俊俏女子,眼巴巴咽着口水。胆大的故意拿竹篙猛击河水,溅起的串串河水飞向她们。有的故意猛力推梢,船向河埠斜插过去,惊得女人们跳起来,嬉笑着骂着“死坯,这么快作死啊,”河边水里开始了打情骂俏。



timg (3)_编辑.jpg

渔船



油菜花黄蓬蓬时,小河里的小鱼小虾螺丝河蚌格外多,打渔的小船三天两日会来。丝网船的拉网里,常有三四两重的鲜活泼跳鲫鱼,汪剌鱼温柔敦厚,油光亮丽,鱼嘴张一张“哞哞”地叫;拖网船拉上来的大多是鳑鲏鱼川江条小杂鱼,还有肥实的螺丝河蚌;后来有聪明人用两根竹竿挑起一张网改成裹网,傍晚时分沿小镇河边走一圈,十来斤杂鱼不成问题。有渔鹰的渔船来时,岸边河埠上站满了观渔的人,小孩子眼睛瞪得大大的,手舞足蹈。渔鹰一个猛子冒出水面嘴里没鱼时,会尖叫地骂“笨,笨”。嘴里衔着鱼时,又高兴得拍手跺脚,一阵欢呼。渔船忙了一阵靠上河埠,小镇人一拥而上,这家几条那家几斤,一抢而光。小镇人家饭桌上经常鱼香扑鼻,油爆虾、红烧鲫鱼、清蒸旁皮鱼、雪菜烧汪剌鱼、爆炒螺丝、咸肉河蚌,勺些汤水伴在饭里或浇个粥里,鲜劲儿无法说。



timg (4).jpg

渔鹰捕鱼



来自东太湖的乌蓬船春季里半个月来一次,带来了肥肥的野鸭章鸡。最抢手的是卤鸭,老远就闻到绝味香气。沽三两黄酒,来半只卤鸭,夹一块入口,野味浓郁,肥实肉嫩,但你得细嚼慢咽,里面可能有猎鸟时散弹枪留下的铁珠,不小心会咯了你的牙。



timg (7).jpg

乌蓬船



小河伴着小镇人,岁月沧桑和世事百态统统收拢在平静的河水里。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i9j


夏 夜 温 柔


夏日西斜,小镇人从河里提来清水,哗哗地泼在屋前小街的石块上,直浇到石块吃饱喝足浸透,中和了白天的暑热,透出丝丝水气才罢休。河里洗澡的小孩被大人催促着陆续爬上河埠,顽皮的赤条条一溜烟钻到屋里。



timg (8).jpg

纳凉



小镇人喜欢在街上边纳凉边吃晚饭,大多人家搭起了纳凉的门板,有点家底的搬出了红木或黄榉做工考究的“平乘”, 当作纳凉的饭桌。小镇人洗浴后换上短衣短裤,端出了咸菜肉丝、青椒干丝、虾米炖酱、咸鸭蛋松花蛋、腌黄瓜一些可口的消暑时令小菜。喜欢听评弹滑稽戏的,搬出电子管收音机,叮叮咚咚的三弦琵琶或独脚戏金玲塔上海说唱就飘荡在空间。热气大的赤膊,吃得兴起冒汗时,手边放上一块湿毛巾擦擦,天黑蚊子上来了,一边拿蒲扇噼噼啪啪忙着驱赶蚊子,一边吆喝着家人赶快点上蚊香。


夜幕四合,月色如蔓藤一样缓缓爬满小镇,夜色里蝉鸣四起,抚慰着在白天被骄阳烤灸的小镇,暑热逐渐消退。



timg (9)_副本_编辑.jpg

红灯牌半导体收音机



皎洁的月光当头时,老街上响起了踢粒塌拉的木履声,一时行人如织,年轻人喜欢结伴谈笑着顺着老街往西去。镇上有一30好几的杀猪屠夫,极喜时尚,白西装短裤,黑风凉皮鞋,背一黑皮套的红灯牌7管半导体收音机,音量开大,从镇东走到镇西,声到人到,绕上一圈惯惯浪头出出风头,派头腔势十足。那时他的半导体收音机是小镇上唯一的一部,百来元的价钿,还需用侨汇卷,一般人买不起。



QQ图片20171127152443_副本.jpg

10.jpg

1989年运河八坼大桥通车仪式



镇西头有一座横跨运河的大桥,是小镇的最高点。站在桥中央,可见星空下的小镇依水而居,老街闪烁着迷蒙的灯光,一阵阵贴水而来的微风拂面凉爽而舒服。



timg (1).jpg

timg.jpg

京杭大运河



晚上八时半光景,从苏州到杭州的苏杭班成群结队由北往南顺水而来,往往有七八艘拖轮,每一拖轮拖着一艘或二艘坐满旅客的拖船,生意好时会一拖三,一长溜廿三十艘灯光灿烂的大船气势很大。临近穿过桥洞时,轮船鸣起了长长的汽迪此起彼落,久久激荡在小镇布满繁星的夜空中。那时从苏州到杭州坐夜航班是奢侈的享受,下午5时在苏州南门上船,船上睡一觉早上6时多就到杭州了,省了一夜住宿费,还可看看沿途运河的水景和夜景。苏杭班不停靠小镇,小镇上的年轻人只能眼巴巴看它穿桥而过。苏航班就如一报时钟,船过后,桥上的人逐渐散去,木履声飘向了小巷老屋。



timg (2).jpg

绿豆汤



大热天时,有人睡不着就跑到航东街上的泰隆南货店买棒冰吃,那时泰隆是镇上唯一一家有冰箱卖棒冰的店。绿豆棒冰赤豆棒冰几分钱一支,雪糕棒冰一毛钱。店里纱罩里罩着剩下几碗绿豆汤,金边小碗里打底的是煮得酥软的绿豆,上面铺满红瓜绿瓜丝金丝蜜枣鸡头米莲芯冬瓜糖,白壳蛋勺里有大半勺白砂糖。店里的华生牌吊扇悠悠地转着硕长的风叶。做夜班的年轻女店员急着卖光了好打烊回家,见来人格外热络,镇子小人大多认得,“阿二头,就这几碗,便宜点给你了”,“小三子,你难得来,打包吧。”这家店的女店员个个长得标致嘴巴又甜,借机搭讪揩油吃豆腐的男人往往甘心情愿掏腰包。也有人家捧出白天吊在水井里取冷的冰西瓜,切开时冷气直冒,啃上几口直呼解气。会过日脚的人家会把留下的西瓜皮洗净,放入自家的酱缸里腌制成酱菜,脆而清淡极能伴饭。乡下种的香瓜黄瓜地瓜番茄,果香甘甜,临睡前不忘吃光明天再买新鲜的。



timg (1)_副本_编辑.jpg

纳凉



夜深了,纳凉的都陆续打着呵欠摇着蒲扇回屋睡了。有人干脆在门板上支起了蚊帐裹一床单美美地睡了,只睡到报晓的公鸡喔喔啼起,一缕晨光斜斜地射到了身上。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i9j


秋 天 物 语


儿时的小镇是乡行政建制,下辖30多个生产大队, “田多人少”,是江南地区榜上有名的产粮地。民国时,镇上就有生泰、聚泰五六家有模有样的米行,这些米行后被政府改造成粮库。这还远远不够用,镇中的城隍庙、南港几家大户人家的空房都被征用作了粮库,那时大大小小的粮库有六七个。



7八坼城隍庙.jpg

八坼城隍庙



深秋里的小镇很热闹。到镇上粮库缴公粮粜谷的农船川流不息,小河里排满了粜谷船。来往的都要高声叫喊“推梢”“扳梢”,生怕两船相撞。河埠上劳作的女人们,往往会朝船上喊“慢点慢点”,不让船过扬起的水波荡到脚上湿了鞋子。


粮库的河埠停满粜谷船,粮库工作人员用钢钎往金灿灿的稻谷里一插取样化验水分达不达标,杂质目测。缴公粮是政治任务,乡下人又实在,早在队里场上用风车扬去了裨谷,晴朗天里翻晒多次,缴的公粮都是上好的品质。入库时,一“克佬”60多斤,五六小伙子掮有肩上,一船公粮二个多钟头就入库了。



QQ图片20171127162054_副本.jpg

粜谷



暖暖的秋日当头时,粜谷船就系上缆绳停靠在镇上亲戚朋友家的河边烧饭了。农村人大方朴实,“穷人大肚皮”。来时不忘记多挖几棵霜打过的大青菜,在场上的稻堆里多抽几捆稻柴,新谷轧的米,晶莹剔透,粒粒饱满,烧了满满一大锅,让街上的朋友尝个新。到人家屋里总要麻烦人家的,算一点谢意。家里小孩中饭放学回家,闻到新米饭大青菜的香味,早就围在灶台边转了,眼珠子离不开那锅盖了。若是队长带队,去镇上肉店买几斤咸肉,“咸肉大青菜” 就开个小荤。烧饭时往灶膛里多添几把柴,锅巴的香味四溢在屋里。炒菜时把带来的菜油全倒在锅里,大青菜入锅翻炒,火旺油足菜糯,碧绿喷香。先给小孩子盛上满满一碗,用饭勺铲上一大块锅巴,再压上大青菜。围着饭桌时,乡下人客气地招呼街上人一起吃,街上人往往说“你们慢吃,慢吃,”去忙一些不要紧的家务了。于是乡下人就各自盛满一大碗,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夹着菜和着饭,狼吞虎咽,三四大碗下肚,不到刻把钟,风卷残云,打着饱嗝收拾洗涮碗筷了。



八坼老街.jpg

八坼老街



带队的抬头看看屋外,正值中午街上行人稀少,身影被秋日的阳光压缩成一个压缩包,时间还早。于是就关照同行抓紧时间上街去办点私事,给媳妇扯块衣料,老人小孩子买点糖果糕点,家里添些日杂用品。不想去的就搬条长凳到街上太阳下或到船里眯着眼睛养神睡上一觉。



八坼老街2.jpg

午后的八坼老街



深秋午后的阳光像一只温柔的手掌,轻轻地抚过脸庞,有一种痒痒的感觉。此时你站在小镇的老巷口,背后是静静流淌的小河,眼前的老墙深巷庭院古树,深远而幽静,一个反差,许多悬念,丰富你的想象。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i9j


冬 日 晨 曦


 清晨,淡淡薄雾如乳白色的纱缦,使小镇变得蒙胧,小镇开始忙碌了。



u=1261798254,2052547371&fm=27&gp=0_副本.jpg

豆腐作坊



老街上最早开门的是镇西塘街上的豆腐作坊,依次是阿兰茶馆店、大众饭店,还有饮食店、肉店。当店铺卸下排门板灯火通明,小镇就像是一锅加热正在沸腾的水了。豆腐作坊和阿兰茶馆店相邻不远。做豆腐最辛苦,凌晨三时就点火了,氤氲的水气弥漫坊内,大冷天里还是薄衣单裤,人在水气中犹如腾云驾雾。新磨出的豆浆香味沁人肺腑,早有老茶客等在边上,沽上一大碗滚烫的豆腐浆下肚,身上就暖了。再折到茶馆取出寄放的自家茶壶,装上一小撮自带的炒青、龙井、三杯香,沸腾的小河水灌到壶里盖实,焐在手里,靠窗老位子落座后喝上几小口酽茶,天南海北地开始了新的一天。



timg (12).jpg

茶馆店



饮食店引火的木柴和着煤块在炉子里被鼓风机吹得噼噼啪啪乱响,团团白烟夹着浓浓的硫化味随着寒风四处飘散,呛得路人紧捂口鼻脚步匆匆。油锅吱吱冒青烟时,店员娴熟地用长筷拨动着油条,一条条金灿灿香喷喷膨松松的油条就在沸滚的油锅里掂出。大饼炉子里熊熊的炉火映得炉膛边店员的脸红红的,额上渗出细汗。咸大饼甜大饼,加五分钱可定做香酥猪油大饼,里面有四五粒一公分见方的纯正猪板油,咬上一口和着满满的黑芝麻脂油喷香。儿时的我喜欢在冬晚早早钻进被窝里听自装的矿石收音机,不用电就一直听到深更半夜睡着,耳边仍吱吱呜呜地在响,早上就爬不起来了。祖母很疼爱我,换着花样,买来大饼油条、肉团子、粢饭糕、油燉。我常睡到临近上学时间,才慌乱起床抓起早点撒腿就跑。祖母后面喊“慢点慢点,路上结冰,别摔跟头啊。”



timg (2).jpg

苏式面



镇上的大众饭店大清早就开始供应苏式面,有清炒腰虾、糠醋粒肉、咸菜肉丝、炒猪肝肚丝廿多种浇头。父亲知道我喜欢吃糖醋粒肉面,发工资时会给我二角钱。大冷天早上吃碗面很暖心。“叔叔,汤多点。”“好嘞。”下面师傅是隔壁邻居叔叔,手抓起一大把白里泛黄的碱水面往咕嘟咕嘟冒着水气的大铁锅里扔,热气像白雾一般四溢漫开。“叔叔,面多了要加钱吗?多给点汤吧?”他“嗞嗞”地笑了,“不用不用,叔叔晓得,小孩子多吃点补补身子骨。”又转向灶台,“王师傅,我侄子,多给点粒肉。”满满一大碗上面洒满翠绿的葱花喷香扑鼻,那面那人那场景我至今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123_副本.jpg

小馄饨



同学的父母残疾,政府照顾开了家“哑子小馄饨”店,一小开间店面放两张小方桌。蓝边大碗里一小勺雪白的猪油,一小把细杆葱花,一小撮的味精,洒些鲜酱油,一毛钱一碗。锅里的水开时,哑巴抓一把小馄饨往锅里一扔,不多不少10只。冬天的早上,森森寒意逼人,但挡不住前来吃小馄饨人的热情,不知是馄饨鲜还是汤太烫,大冷天里往往都吃得“吸溜吸溜”, 天越冷生意越好,滚烫的小馄饨下肚会暖身暖心。大人会叮嘱小孩子别吃得快 “小心烫嘴”。有奢侈的带个鸡蛋,哑巴会大声呀呀地用手比划,意思是你吃水煮蛋真会享受,他却增加了工作量。



timg (9)_编辑.jpg

肉店



肉店里灯火通明,人头攒动,喜吃腊肉的早早来排队买肋条或后腿腌酱肉酱蹄。几个肉燉头上师傅们刀斧飞舞,不一会排骨、精肉、五花肉都分好,一溜儿挂在竹竿上。饭店、饮食店、食堂大户先打发走。排了队的镇上人早看好挂在铁钩上的条肉,轮到时就“师傅,这块给我称一下,”“师傅这块上斩两根,不要多哦。”师傅和颜悦色刀起手落,不多不少份量差不多。



1沿河的老街_编辑.jpg

八坼沿河老街



儿时的冬日比现在冷多了,早上老街上行人稀少,积水处的石板路上结着薄冰,西北风呼叫时,沿街的屋檐挂满长长的冰楂子。各种香味依然顽强地在蒙胧清冷的晨色里氤氲开来,各种声响在清冽的寒气中沸腾起来。蒸笼里馒头的面香味,油燉的焦香味,面浇头刚出锅时的浓郁香葱味,皮薄肉足的小馄饨,裹着鲜美汤水的香气,随着丝丝寒风四处飘散,无一不争相扑鼻,给人带来暖意。各种声音,杂糅交错,成合一曲高低起伏的奏鸣曲。案板上“咔哒咔哒”的剁肉声,行人踢踢塌塌的脚步声,店家热情的招呼声,一一洒落在湿润的青石板路面上,惊起一只只老树里还在睡眠的小鸟。



2995175227180027501_副本.jpg
3195022460644603531_副本.jpg
3249065656171935313_副本.jpg
3307049501374334828_副本.jpg

小镇现貌



小镇岁月,悠然绵延,春夏秋冬,悄然更替。光阴荏苒,儿时的小镇现已沧桑巨变。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l9n


作者简介:



汝建强_副本.jpg


汝建强,吴江八坼人,学校毕业后在企业工作,后通过机关工作人员招聘,进入吴江市委办公室、吴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吴江市人大常委会研究会、办公室工作,长期从事机关文字工作。


本文编辑:吴英

图片来源:叶子(微博)、便装女人(网友)、馆藏及网络

d3hfZm10PWdpZg==


稿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l9w


我知道,你很有故事,我知道,你也有文采,我知道,你也偷偷的喜欢吴江通。那么大胆和我们表白吧!要知道,吴江通更喜欢你!你的表白,可以是感悟生活,体会人生,也可以是寻找乡愁,记忆历史!文笔不重要,真实真心就好。自行配图,特别欢迎。文末请附作者简介百把字,另附近影一张。一旦录用,奉上稿酬,虽不高,意很诚,还有你可能喜欢的地情书哦!


请发送至投稿邮箱

szwjdaj@163.com (记得注明姓名联系方式如已在其他媒体发表,敬请说明。)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i9j

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更多吴江地情 

(微信ID:SZWJDAJ )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l9q


点击查看精彩推荐文章

1弹词名家钱醉仙的黎里情

2、盛家厍杂谈

3、太湖排铳打野鸭

4、圆通寺内有雷击劈不死的“十样景”

5、沈庄漾——我的儿时梦

求点赞?!转发更感谢aHR0cHM6Ly9tbWJpei5xcGljLmNuL21tYml6X2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