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通”连续五年勇夺全国冠、亚军。

您的关注,我的动力!


QQ图片20210805165838.gif


我是土生土长的黎里人,有着太多关于黎里市河的记忆,让我们穿越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去寻找早已静静沉淀在黎里市河粼粼清波中的陈年旧事。


2.黎里市河(20世纪90年代摄).jpg

黎里市河


市河是小镇的母亲河,它孕育滋润哺养着小镇的万物,又是小镇默默的忠实卫士,日夜厮守着这里每一方土地每一寸家园,它早已融进黎里人的血脉,深入黎里人的骨髓。


图10:今日的黎里市河两岸(钮泉娜摄).jpg

黎里市河两岸(钮泉娜摄)


黎川水是古镇人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水。


5、黎里古镇一景_编辑.jpg

黎川水


拎水。每天清晨,东方刚露鱼肚白,市河的两岸就热闹起来了,晨起拎水绝对算得上当时小镇一道美丽的风景。人们提着,拎着,挑着,扛着大大小小的水桶,哐啷哐啷,从狭长的弄堂,幽深的庭院,浅陋的平房相继而出。沉睡的市河被唤醒了,静静的河水随着一只只水桶的摇晃,盛舀,划出圈圈波纹,一会儿,四方荡漾的水纹又渐渐融合,而各个河埠头则留下了一条条由水滴画成的不规则线条,犹如一幅幅有趣的水墨画。


拎水木桶2_副本.jpg

拎水的水桶


3同里的早晨(汪浩).jpg

江南水乡的早晨(汪浩摄)


因为早上的水是一天中最洁净的水,聪明又勤劳的居民总是早早起来,要把一天中全家需要的生活用水提前备好,那时候,我家灶屋间里有一个大大的水缸,满满的一缸水足够供全家一天的生活用水,缸盖由两个半圆形的木质盖子组成,要用水时,只要掀起半个盖子,既方便又防止被污染。缸底放着一到两块俗称“缸香”的黑色木块,母亲说缸里的水即使长时间存放,也不会变臭。那时家里还没有轻便又大肚的白铁皮水桶、塑料桶,用的是笨重的厚厚木桶,容量又小,父亲或者哥哥每天要走好几趟才能完成。缸里盛满水后,母亲会在水里撒上一些明矾,然后盖上缸盖。在我的记忆中,我家水缸里的水永远是清澈透亮的,堪比现在的纯净水。


蒸煮团子的灶头.jpg

灶屋间的水缸


洗刷。黎川河水自西向东潺潺流淌,每天荡涤着污浊,为临河人家留下洁净的水质。沿着市河,古镇人称河两岸为“上岸”“下岸”,但不管是哪一岸,每隔不远就有一个河埠头,黎里人叫作河桥头,或单落水式的,或双落水式的,还有悬挑式的、淌水式的。人们在河桥头洗衣、淘米、洗菜、洗碗,谈天说地,家长里短,河埠头成了当时市民交流、欢聚的临时场所。记忆中的河埠头,也随着季节的变化潮涨潮落,明明昨天还是只有八九级台阶,傍晚拎着竹篮去洗碗时,忽然发现河桥上多冒出了两个台阶,顺着市河水望去,两边驳岸的石头上留着曾经的水位痕迹,这时,飘在河面上的船只行走明显缓慢了,那摇摆的船桨好像刮到了河底,时时泛起阵阵淤泥。到了春夏季,河水开始涨了,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爬上河埠头,重新把一条明澈饱满的市河还给了人们。遇上汛期,河水猛涨,不用上河埠,站在驳岸上弯腰就可以够到河水,尽情洗刷,说不定还可以顺手捞到河里的虾鱼螃蟹呢!


1.黎里镇市河.jpg

黎里市河边的河桥头


游泳和乘凉,是儿时对市河最美好的记忆。


小时候一到暑假,市河便成了我们小孩子最好的消暑玩乐场所。傍晚的河面上,到处可以看到游泳玩水的孩子,这里一拨那里一群,煞是热闹。


1.黎里古镇清风桥.jpg

黎里市河


那时候我家住镇东,靠家最近的一段市河在相家桥一带,桥东通往梅兰桥一段的河面开阔,水又深,那是会游泳的大人们的天地,过相家桥东到太平桥,折向北穿过拥挤的桥后底,就是浩瀚的后长荡,只有那些游泳高手才有胆量去那里一试身手,我们这些小女孩断然是不敢去的。游泳,我们那时叫作游水。我和姐姐等几个小伙伴常去的游水地方,是相家桥下往西的一小段河,那段河面应该属于附近最浅最窄,河水只没到我们的胸口,少去了父母们的担心。一到下午三点多,太阳热热地照射着大地,空气是热的,地面是烫的,河水也是温热的,我们一群孩子,拿着不同的泳具,有漂亮的充气游泳圈,更多的是家里的木桶,洗脚的木盆,还有条状的木板,会水的直接从河水较深的河埠头扎下水,而我们总是选择下岸铁匠铺子驳岸那边下水,踩着突兀不平的石块,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往下滑。说是学游泳,倒不如说是玩水。没人教不算,一群小屁孩对游泳对水性一无所知,什么姿势,怎么发力,只是模仿着会水的人,借着木盆的浮力,用手划呀划,双脚胡乱踢出的水花把旁边的人呛个够,有时自己也会被别人溅起的水花灌下一大口水,或者重重地吃个“鼻酸”,可我们乐此不疲,嬉水声、欢笑声笑弯了驳岸,震乐了河水。如果远处隐隐传来“突突”的声音,告诉我们有船只快驶过来了,游水的人赶紧散开,往驳岸两边紧靠,自觉把水道让出来。等我们游得差不多了,下班的大人也慢慢出现在市河里,有自由泳,有蛙泳,有仰泳,有从高高的桥栏上“扑通”往下跳入水的,当然也有在河里搓澡的,夏天傍晚的市河热闹又有趣。


上世纪80年代末,市河里游泳.jpg
市河里游泳


乘凉,也是夏夜时分黎川市河边又一景观。吃过晚饭,黎里人家都会早早地把家里的大条凳,小椅子,藤制躺榻,竹编靠椅搬出去,选择有树荫的河边,三三两两,这里一群,那里一堆,近邻如亲,隔岸也会喊话,一边摇着扇子,拍着蚊子,一边乘凉唠嗑。这时,喧闹一天的市河安静下来了,河水在月光下泛着幽幽的淡蓝色的光,似乎要包容下大地上所有蒸腾的暑气。


图22:弄堂纳凉.jpg

夏日乘凉


夏夜的故事永远讲不完,夏夜的河水永远温柔如初。


如今,走在黎里的街头,市河绵绵悠长的模样还在,清冽灵动的流水潺潺依旧,人们不再向它索要饮用水,也不会在它那里恣意浣洗游玩,昔日的繁忙与热闹随着岁月慢慢消逝,它就像一位虚怀若谷又慈祥优雅的老人,把黎里曾经的风云变幻、人文故事涌入胸怀,深藏心底。


市河2.jpg

黎里市河绵绵悠长


新时代的到来,黎里古镇的开发,为黎川水注入了新的生机,赋予了它新的生命,全新的容貌,它将继续忠实地守卫着黎里的家园,见证着古镇日新月异的变化。


图3:雨中黎里(钱永德摄) - 副本.jpg

雨中黎里(钱永德摄)


—END—

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

ertert


责任编辑:沈瑶、吴英

技术编辑:吴英

图片来源:朱健琳、馆藏及网络


※※以上图文,贵在分享,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稿


我知道,你很有故事,我知道,你也有文采,我知道,你也偷偷的喜欢吴江通。那么大胆和我们表白吧!要知道,吴江通更喜欢你!你的表白,可以是感悟生活,体会人生,也可以是寻找乡愁,记忆历史!文笔不重要,真实真心就好。自行配图,特别欢迎。一旦录用,奉上稿酬,虽不高,意很诚,还有你可能喜欢的情书哦!

1、请发送至投稿邮箱szwjdaj@163.com 


2、注明姓名和联系方式。如已在其他媒体发表,敬请说明(特别是已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推送,一律不录用)。照片请勿插入文中,请单独发送。


3、如第一次投稿,文末请附作者简介百字,另附影一张,谢谢!



由于来稿较多,自投稿之日起两个月内没有录用,作者可自行处置(同一作者单次投稿多篇除外)。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更多吴江地情 

(微信ID:SZWJDAJ )

640.webp.jpg


点击查看精彩推荐文章

1那时的电视

2、夏日炎炎话知了

3、剪莲心、剪鸡头(芡实)的同里往事,你可还记得?

4、松陵老街——庙前街

5、一位自学成才的作家

原创不容易,

请点“赞”“在看”鼓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