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通”连续五年勇夺全国冠、亚军。

您的关注,我的动力!


QQ图片20210805165838.gif



莲子和鸡头(芡实)都是水乡的产物。每逢收获季节,同里市场的行情都很火爆。居民手剥加工的情景更是让人想起了过去。


图1、街上小贩贩卖鸡头米.jpg

街上小贩贩卖鸡头米


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也许更早),同里有个合作社,专做加工莲子和鸡头(芡实)的生意,可能加工的莲子比鸡头多,又可能莲子有时要开片取心(莲子的心可入药),所以居民都叫它莲心厂。跟现在本地种植的鲜货不同,那是从外地调入的干货。加工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剪掉外壳剥出里面的果肉。成品都运往外地,据说这食材很受外地人青睐,又说是买去做药料的,究竟如何无从考证。镇上经济困难的家庭都申请入厂,获准后发个小本子,用来记录加工情况。说是工厂其实既无厂房也无设备,厂方只负责提供原料,居民领回后在家里加工。任务时有时无断断续续,原料有时是莲子,有时是鸡头,由厂里安排,居民把这工作叫剪莲心和剪鸡头。加工用的器具由各家自备。剪刀是必不可少的,它的形状像条鱼,头尖尾窄中间手柄处膨大,有人说它原是修理桑树的桑剪,拿来剪莲子和鸡头却是个好工具。另外,要准备直径大点的竹笾和几个小点的容器,用来盛放原料、成品和副产品。容器无特别要求,家里有啥用啥,杯碗盆子都可以,家里人多,这样的器具就得多备几套。加工好的产品按成品、碎片、坏肉三部分存放,然后交厂里过称验收。质量按照厂方标准,碎片太多或缺斤少两的都要扣钱,所以平时加工过程都要小心。加工费论斤计算,好像鸡头五分,莲心八分,莲心开片的话是一角一分(因为多了一道工序,所以工钱多一点)。剪得快的一天十斤,剪得慢的也有五六斤,家里人多的一天能剪二三十斤。可惜不是天天有,否则的话每月的收入很不错。那年月家里条件差,生活过得紧巴巴的,常指望这份收入贴补家用。暑假期间正好加工任务比较多,辛苦一阵子,开学的费用也就有了着落。赚得好的话,母亲还会奖励五分或一角,买些糖果梅饼之类的解解馋。所以一有任务,家家都抢时间加工,争取继续领第二批甚至第三批。一家人除了上班和读书,空闲时间都用来干这手工活。走遍古镇的街头巷尾,每家传出的都是剪刀的咔嚓声。冬日的暖阳下,夏日的廊棚里,还有老宅宽敞的墙门间,男女老少端个小凳围坐一起,边剪边聊的情景是当年镇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图2、剥鸡头米.gif

剥鸡头米


莲心厂位于镇西汤家桥北堍,两开间的旧式平房外面连个廊棚。里面是个仓库,饱鼓鼓的大麻袋层层堆放,分别装着待加工的原料或加工好的成品。外面两间是门店,员工四五个,分别管帐、称磅和收货发货。每次到货,厂里就发通知,居民按街按组去领取。学校放假时,家里把这事交给我,拿个量米的布袋就跟人一起去取货。厂门外有很多人在排队。阴暗的门店梁上挂了个灯泡,光影下员工们忙碌着,装物料的栲栳畚进又倒出,在他们手中来回传递。轮到我了就把本子递上去,站在跟自己差不多高的木斗架前,张开的布袋紧扣着卸料口,只听称磅的一声报数,滚圆的颗粒顺着木槽哗啦啦地流进了口袋。因为年龄小,二十斤(也有人领三十斤)重的袋子要奋力抱起再甩到肩上。家住七(漆)字玗,转过几个弯经过两座桥就可到家,累了就找个河边的护栏石歇一下再走。有同学家住东溪桥一带的就比较辛苦,从镇西走到镇东弯弯绕绕起码二十分钟,想必中间歇脚的次数也会多一点。和许多同龄人一样,我很早就开始熟悉这项工作。简单的加工活看似很轻松,别人三剪两剪就剥出了果肉,自己却要四五剪,用力轻了壳没去掉,用力重了里面果肉碎成两半。稚嫩的手在顽皮的颗粒面前显得幼稚而笨拙,一会儿剪破手指,一会儿右手起了血泡,弄得心情沮丧狼狈不堪。后来明白其实这种伤害家里人也都经历过。时间长了,手上起了老茧,可是有时不小心还会剪到手指,很无奈。邻居中有个年龄大点的,大家叫他大块头,经常给我们讲故事,说的尽是鬼怪精灵阴森恐怖,个个听得毛骨悚然还想继续听,真是好笑。这样边听边剪,时间悄悄过去,身体也忘记了疲劳。到了去厂里交货的日子心里有点紧张,听说称磅的孙老头有点凶,常常说三道四挑毛病,大家都怕他,还给他编了顺口溜:莲心厂的孙老头,称起莲心看人头……这话也不能当真,干这份工作认真一点很容易得罪人。人与人之间要是多点理解,就会减少很多误会。所幸我家质量没有问题,幸亏平时就小心。


图6.jpg


这加工活剪刀是关键,好的剪刀刀头锋利,使用起来既快又省力,钝的则完全相反,容易打滑还经常剪碎。最易磨损的是刀头,家里有几把剪刀,从最初鳑皮鱼型的尖头,后来磨成了核桃型的圆头。当然无数的莲子鸡头被他剪过,也是功不可没。刀头钝了应急的办法是找个砖块磨几下然后继续使用,可维持时间不长,最后还是得找专业师傅修理。因此镇上的磨刀行业生意兴隆,当时最好的是西埭姓柳和陆家埭姓闵的两家,天天加班都干不完。磨一把剪刀二角钱,当天拿去要隔天才能取回,磨刀预约的情景也不少见。后来想出了锋钢剪刀,就是在剪刀头部焊个锋钢头,于是大家纷纷效仿。找人加工好像每把五元,这等于剪一百斤鸡头的代价,价格不低但也值得,有了顺手的工具,效率自然提高,磨损率也大大降低了。


图3、剥鸡头米.gif

剥鸡头米


莲子和鸡头壳厂里不回收,就算是废品家里也不扔掉,那年头一切都是有用的,何况用来烧灶头或者引煤炉都是好燃料。其中的莲子壳一度还成了宝贝,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肚子实在饿得不行,有人想到莲子壳可以吃,于是家家都跟着做:方法是先把它浸在水里泡软,顺便滤去苦水,然后把它磨成浆糊,加入面粉和糖精做成饼子。吃到嘴里是有甜味,但是干涩的感觉还是让人难以下咽。饥饿解决了问题也来了,肚子里本来没油水,吃了这东西就引起干结,几天不拉肚子发胀,坐着马桶不拉的滋味确实不好受。急得好比热锅上的蚂蚁到处找方法,也不知那时候是否有开塞露,最后还是用了肥皂头才解决问题。这困难总算挺过来了。


图4、莲子.jpg

莲子


后来1971年下乡去苏北,就此脱离了这工作。1978年返城时莲心厂也由汤家桥搬到了镇东南的小川桥,归属镇办企业,生意已经大不如前,后来逐渐萎缩最终隐退了。也不知这产业是否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或者后来加工实现了机械化,一切都有可能。这莲子和鸡头后来在同里市场重新露面,好像是在上世纪末。跟以前外地的干货不同,现在大都是本地种植的鲜货,行情也日渐看好,被誉为绿色环保食品,每年上市都遭哄抢。尤其鸡头更加受人青睐,加工好的鸡头米每斤一百多元还供不应求,近几年更是远销上海及周边地区。商家每年雇人加工的费用也水涨船高,从最初的每斤(带壳)三元涨到了现在的五元。对这两种物品始终和同里不离不弃心里有点疑惑,莫非这物种有情一直眷恋同里这方水土?或者同里人对他们情有独钟始终念念不忘?或许都有。


图5、刚采摘的鸡头米.jpg

刚采摘的鸡头米



—END—

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

ertert


责任编辑:沈瑶、徐剑

技术编辑:吴英

图片来源:馆藏及网络


※※以上图文,贵在分享,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稿


我知道,你很有故事,我知道,你也有文采,我知道,你也偷偷的喜欢吴江通。那么大胆和我们表白吧!要知道,吴江通更喜欢你!你的表白,可以是感悟生活,体会人生,也可以是寻找乡愁,记忆历史!文笔不重要,真实真心就好。自行配图,特别欢迎。一旦录用,奉上稿酬,虽不高,意很诚,还有你可能喜欢的情书哦!

1、请发送至投稿邮箱szwjdaj@163.com 


2、注明姓名和联系方式。如已在其他媒体发表,敬请说明(特别是已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推送,一律不录用)。照片请勿插入文中,请单独发送。


3、如第一次投稿,文末请附作者简介百字,另附影一张,谢谢!



由于来稿较多,自投稿之日起两个月内没有录用,作者可自行处置(同一作者单次投稿多篇除外)。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更多吴江地情 

(微信ID:SZWJDAJ )

640.webp.jpg


点击查看精彩推荐文章

1一位自学成才的作家

2、小镇鱼行

3、一池菱香在心田

4、红心报国 松柏长青 ——回忆我的父亲

5、漫话分湖蟹

原创不容易,

请点“赞”“在看”鼓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