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通”连续四年勇夺全国冠、亚军

您的关注,我的动力


123.jpg


webwxgetmsgimg.jpg



小暑黄鳝赛人参,今天小编推送两篇捉黄鳝的文章。



1

捉黄鳝的方法你知道几种?



作者:陈其弟


黄鳝又名鳝鱼,菜场上都有,餐桌上也少不了它的踪影,有炒鳝丝、烧鳝筒等多种菜肴。在淮扬菜系里称为“软兜”。生活在湖泊、塘堰、河道、沟渠、稻田及池沼中的底部,为生活在淡水中的底栖鱼类,但现在大多数都是养殖的了。


图1:黄鳝.jpg

黄鳝


从其“稀罕”程度来说,黄鳝并不稀罕,虽说称它为“鱼”。其实与大部分鱼不一样,首先它无鳞,身上很滑,吴江人戏称之为“捉弗牢滑忒”。其次,它除了在河湖水域中生长外,大量生长在水田和沟渠中,是江南水乡最常见的水生动物。正因为它常见,又难捉,所以靠水田吃饭的水乡“农民”发明了多种捕捉方法。


图2.水田里的黄鳝.jpg

水田里的黄鳝


第一种方法叫“照火鳝”。通常在收割完麦子和油菜后,农民就会将农田翻土、放水、弄田,然后插上水稻秧。刚插秧不久的水田是照火鳝的最佳去处。傍晚时分,吃过晚饭后,天一擦黑,就可以实施照火鳝了。照火鳝需要准备的工具主要有三样:一是鳝夹,二是火把,三是装黄鳝用的篓子或口袋。


图3:鳝夹.jpg

鳝夹


火把一般用稻草扎紧并蘸上柴油或煤油,这样便于持久。也可以用类似《红灯记》里李玉和用的手提灯或者手电筒。篓子和口袋需要口大的那种,便于将夹住的黄鳝放进去。鳝夹是用毛竹片制成的,类似剪刀的放大,鳝夹的内口不是快口,而是锯刺形的,这样做的原因是鉴于黄鳝太滑了,要夹住它就需要这样的特制专门用具的。鳝夹一般双手操作,因此照火鳝需要两人合作,其中一人一手举着火把,另一手提着篓子或口袋。另外一人则拿着鳝夹,两人一前一后沿着田埂走,边走边看田埂两侧的水田中是否有黄鳝。一旦发现黄鳝躺在田里,拿鳝夹的人就得迅速而准确地夹住黄鳝,另一人配合着张好口袋“收货”,如果操作“失败”,黄鳝就会逃之夭夭。只能去找下一个目标了。


图4.照火鳝.jpeg

照火鳝


当然,乡下也会涌现照火鳝的“能人”,他能够一人干别人两个人的事,一手火把,一手篓子,不用鳝夹,直接“以手代夹”,发现黄鳝后,能够稳准狠地快速“揆”住黄鳝放到篓子里。揆黄鳝是个技巧活,一般人不易掌握,成功率不高。其手法是用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指形成三角形,中指抬高,食指和无名指在下,快速准确地向“目标”下手,其要领就是准和快。


图5:揆黄鳝.jpg

揆黄鳝


第二种方法叫“张黄鳝”。张黄鳝的“战场”也在水稻田中。这个事情也是在黄昏时分干的。张黄鳝的方式有两种,其一是用弯笼张,弯笼是一种竹器,用竹篾编成手臂粗细的圆柱形有折角的“笼”,类似人的手臂弯着的情形。弯笼的一头是“做死”的,另一头可以“拆探”,即可以盖上或拿下的。“做死”的那一头中间做了一个“洞口”,便于黄鳝可以进去,但是一旦进去了就无法出来了,因为弯笼的形制做成了“倒刺”状的缘故,吴江人称之为“态笼”。有言“篾丝态笼只进不出”,说的就是此物。


图6:弯笼.jpg

弯笼


弯笼里面一般要放几条黄鳝喜欢吃的蚯蚓作为诱饵,傍晚时分,将准备好的弯笼放到可能出现黄鳝的水田或沟渠中,用烂泥压住弯笼,否则弯笼会浮在水面上的。弯笼的数量可以是十个、二十个,甚至更多。放完弯笼要做好“记认”,以便“收笼”时候找寻。收笼的时间一般在清晨。这类“态笼”也被用来张虾,这主要是“船上人”干的活。


图7,弯笼捉黄鳝.jpeg

弯笼捉黄鳝


张黄鳝的第二种方式是用“大头针”。将大头针弯成钩子,上面穿上蚯蚓,用一根绳线系住大头针的“大头”,线的另一头系住一根细竹子或小木棍,傍晚时分将这些放上诱饵的“钩子”放到水田里,细竹子或小木棍插在田埂边上。这样张黄鳝工具比较简单,但是有一个缺点就是,黄鳝吃到大头针上的诱饵后会感到不适或“疼痛”(这是我推测的,不知黄鳝有无疼痛感),然后就会“不安分”,有时会把大头针连同插在田埂上的细竹子或小木棍一起拖走。这种张黄鳝也是清晨去收获的。


图8.黄鳝咬住小木棍.jpg

黄鳝咬住小木棍


第三种方法叫“钓黄鳝”。钓黄鳝首先要“端正”(即准备)好钓钩。钓钩一般使用金属做的旧伞的“伞骨子”或自行车上换下来的钢丝,一头在水泥地上磨尖,然后用“老虎钳”将它弯成钩子。在钩子上穿上蚯蚓就可以去钓黄鳝了。


图9.蚯蚓做捉黄鳝的诱饵.jpeg

蚯蚓做捉黄鳝的诱饵


钓黄鳝一般要先在水田的田埂上找“黄鳝洞”,找到后,就可以将钩子沿着洞伸进去,引诱黄鳝上钩。等黄鳝一上钩,要尽快把它拉出来,直接放到篓子中。一旦脱钩,就等于白忙乎了。


图10:钓黄鳝.jpg

钓黄鳝


当然,除了田埂,在水沟里也会有黄鳝洞,还有“河桥头”的石头缝隙中,也会成为黄鳝的藏身洞穴。夏日炎炎之际,黄鳝会在“河桥头”的水域露着头在水中休息,一旦发现了,就可以在附近寻找其藏身之处,下钩子诱饵等它上钩。


图11:“河桥头”钓黄鳝.jpg

“河桥头”钓黄鳝


第四种方法叫“挖鳝坑”。与前面所述不同的是,挖鳝坑一般是在秋冬季节。秋冬时节,水田不复存在,水稻进入成熟收割阶段,此时的稻田是干的,不利于黄鳝的活动。这个时候的“水沟”也因为田间不再灌溉,逐渐干涸。那么,黄鳝哪里去了呢?就在沟底的烂泥底下。此时捉黄鳝,前面的方法均已不适合了,要代之以挖鳝坑。


图12:挖鳝坑.jpg

挖鳝坑


挖鳝坑的工具只有一种,那就是铁铲。挖鳝坑选地点很要紧,所选的一处沟渠要半湿润状态,如果已经干裂了就找不到黄鳝了。一旦开挖,就需要有耐心,不能半途而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直到有所“收获”为止。这是一种拼耐力的活,每当有所收获,总能获得一丝“有志者事竟成”的喜悦和成就感。




2

捉火鳝的故事



作者:赵雪棣


端午过后,正是包括黄鳝在内的“蛇胴百脚”频繁出没的季节,雷阵雨过后的夜晚是捉火鳝的好时机。回想起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里,在这个时节与同村的伙伴赵五龙晚上一起到田野里捉火鳝的情景,既有碰到“黄梢里鞭”(一种蝮蛇的俗称)时的惊恐,又有夹住比拇指还粗的大黄鳝的喜悦。那一幕情景、那一种乐趣,非经历者无法体会到。


图13:钓黄鳝.jpg

钓黄鳝


捉火鳝,就是捉黄鳝。为啥要把捉黄鳝叫捉火鳝?笔者理解,那是因为捉黄鳝要靠一个柴油火把当做照明灯,而且这个火把是捉黄鳝的主要“设备”。所以就顺着叫捉火鳝,在那个手电筒是稀缺物资,更没有大伏电压的蓄电池灯的年代,柴油火把是具有乡下人“专利”的捉黄鳝工具。柴油火把制作很简单,取一块旧棉布叠成椭圆状,再用细铁丝将棉布绑在事先准备的一米左右的铁杆上。因为铁杆导热,拿火把时一般戴个手套,或者再将铁杆的上半部分插进竹管内,这样使用时就不会烫手。


图14:黄鳝.jpg

黄鳝


捉火鳝还有一个关键的工具叫“鳝夹”。相比柴油火把,这是一个制作时很有技术含量的工具。它用三根竹片做成,最好都是篾青的一面,韧性更好。其中两片合在一起,另一片夹在中间与其形成剪刀叉。在剪刀叉下半部分三分之一处,三片竹片上都用锯子据上锯齿,再拧上一个活络的螺丝,以便合龙时能把黄鳝夹住,螺丝的松紧程度以“鳝夹”能够自然张合为宜。简单说,这把“鳝夹”就像一把有锯齿形的大剪刀。


图15.鳝夹捉黄鳝.jpg

鳝夹捉黄鳝


主要工具准备了,捉火鳝的条件也基本具备。最后只需要向队里的拖拉机手讨个一小桶柴油,然后背起父亲平时捉鱼用的“箩头”就万事俱备。没有“箩头”,拿个蛇皮袋或者木桶也可,但是后两样容易让捉到的黄鳝特别是捉火鳝过程中还有螃蟹、田鸡等逃走。只有这个“箩头”最安全。它是一个篾制的方形圆口(也有圆形圆口)的盛放鱼虾的渔具。安全性在于口子上套着一个只进不出的圆锥形篾斗,黄鳝放进去很容易,拿出来必须取掉篾斗才能倒出。村上那位老者讲,这个“箩头”也是从渔民那里的鳝笼仿制过来的,渔民张黄鳝的鳝笼里就有这个黄鳝只能进不能出的篾斗。


图16:箩头.jpg

箩头


一切准备就绪,选一个虫鸣田鸡叫的晚上,我和同伴赵五龙穿上雨鞋,开始在乡间的水沟和稻田里行走。这时候稻田里的秧苗刚刚移栽,浅水半浑浊的水里正是黄鳝出来觅食的晨光。捉火鳝需要两个人密切配合,一人在前举火把拿鳝夹寻找黄鳝,一人拎油桶背箩头紧跟在后。寻找黄鳝是也是一门技巧,很多时候,第一时间找到的不是黄鳝,而是一条吐着红芯子的赤链蛇。雷阵雨过后,也是包括蚯蚓在内的“蛇胴百脚”出没的时候。田鸡(青蛙)要吃蚯蚓和小虫,田鼠正躲在田角落伺机捕捉。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水蛇、青梢蛇、黄梢里鞭等各种蛇类也在后面等待时机。那时候吴江农村田间地头最多的是水蛇。很多时候冷不丁“嗖”一下一条水蛇从脚边穿过,吓得我条件反射地快速抬脚,一个后仰跨到水田里,雨鞋里也进了水。但为了捉到黄鳝,也顾不了那么多,倒掉水继续前行。其实,不管什么蛇它不会主动攻击人类。只有人先打它或踩到它时,才会本能地反击咬人。乡下农民被蛇咬多半是在割草、拔草时碰到或踩到蛇时出现的情况。


图17.捉黄鳝.jpg

捉黄鳝


赵五龙是捉黄鳝的能手,他发现黄鳝后就会立即张开“鳝夹”对准黄鳝的七寸部位轻轻夹住,因为夹重了会把黄鳝夹断。做副手的我立马放下“箩头”取出篾斗将黄鳝收获囊中。赵五龙还知道,一般晚上8点过后洞里的黄鳝开始出来觅食,越是粗的黄鳝,出来时间越晚。而且粗黄鳝出没的地方是在乡下坟墱头周围的水沟里,潜伏得相当隐蔽。这时候胆大的人就敢去闯闪着磷火的“鬼地方”。但能捕捉到一条两斤左右的黄鳝,喜悦已经冲淡了恐惧。其实现在想来,坟墱头的地方没有什么可怕,那是村上的祖坟,只是自己人小才会产生恐惧。


图18:响油鳝丝_副本.gif

响油鳝丝、红烧鳝筒


经过两个小时兜寻,“箩头”里的黄鳝已经装满,油桶里的柴油也快见底,我们的鼻子里也被柴油烟熏出了一层黑色。于是,带着满满的成就感,我们踏上了归家路。红烧黄鳝、冬瓜咸肉鳝酮汤,美美的佳肴可以吃上好几天。



—END—

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

ertert


责任编辑:朱梦亭、朱宇婷

技术编辑:吴英

图片来源:馆藏及网络



稿


我知道,你很有故事,我知道,你也有文采,我知道,你也偷偷的喜欢吴江通。那么大胆和我们表白吧!要知道,吴江通更喜欢你!你的表白,可以是感悟生活,体会人生,也可以是寻找乡愁,记忆历史!文笔不重要,真实真心就好。自行配图,特别欢迎。文末请附作者简介百字,另附影一张。一旦录用,奉上稿酬,虽不高,意很诚,还有你可能喜欢的情书哦!


请发送至投稿邮箱

szwjdaj@163.com 


记得注明姓名和联系方式。如已在其他媒体发表,敬请说明(特别是已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推送,一律不录用)。照片请勿插入文中,请单独发送,谢谢!


由于来稿较多,自投稿之日起两个月内没有录用,作者可自行处置(同一作者单次投稿多篇除外)。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更多吴江地情 

(微信ID:SZWJDAJ )

640.webp.jpg


点击查看精彩推荐文章

1流淌在时光里的购物记忆 ——从黎里恒丰泰的铁夹子说起

2、你有多久没看电影了?这些特殊的老电影还有人记得吗?

3、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一带早期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

4、吴江这些人,一生捐资兴学,甚至为教捐躯!

5、我在梅堰当实习教师的时光

在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