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通”连续四年勇夺全国冠、亚军。

您的关注,我的动力


123.jpg


webwxgetmsgimg.jpg



在职时,每当迎来充满朝气的大学毕业新教师时,学校为他们准备设施齐全的宿舍、饭菜可口的食堂、现代化的办公设备,总会让我想起自己当实习教师时的校园生活情境。一张实习合影照把我带回到20世纪70年代当实习教师的时光,尽管已经过去了40多年,但是当时实习的情景仍然仿佛就在眼前。


1.洛社师范76届2班同学聚会合影(作者为三排右六).jpg

▲洛社师范76届2班同学聚会合影(作者为三排右六)


当时我和三个同学一起在梅堰公社建新大队的一所学校实习,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大约快50岁,身材瘦小,头发有点稀疏的准老头,上身穿着当时全国人民统一的样式——藏青中山装,同样颜色的长裤,脚上也是最标配的解放鞋。他脸带微笑,一边连连说:“欢迎!欢迎!”同时,屋里又走出了几个年龄大小不一的男教师,忙着将我们背在背上的席子和被子拿下来。热情朴实的见面场景让我们心情一下放松了下来。


3.1974年洛社师范教学楼前同学合影_副本_编辑_副本.jpg

▲1974年洛社师范教学楼前同学合影

23.1974年洛社师范大门前与同学合影(作者右一)_副本_副本.jpg

▲1974年洛社师范大门前与同学合影(作者右一)


当时在江苏省洛社师范学校就读就我们四个人是盛泽人,所以学校将实习安排在了一起。当老教师领我们兜过一排朝南教室的后墙,来到学校西侧的两间屋子前对我们说:“你们三个男的同一间屋,女的一间屋,现在你们先把睡铺安顿下,等会到食堂去吃饭。下午放学后我们再开个欢迎会,大家认识一下。”我观察了一下,两间屋子与东面的校园中间有一堵大约2米高的围墙隔开,去校园必须从刚才来的小路兜过去。


2.1975年作者(右)在师范学习期间与同学合影_副本_副本.jpg

▲1975年作者(右)在师范学习期间与同学合影


两间屋子里面都有两个木制的双层床。我们三人各占一个床铺,多余的一个放放洗漱用具,还有几个课桌估计是为我们备课准备的。这些家具尽管简陋,但是很干净,显然他们已经为我们搞过卫生,我们心里暖暖的。


4.过去的学校宿舍.jpg

▲过去的学校宿舍


学校的食堂,就是在刚才我们去宿舍的教室东侧搭了一个披,屋顶是稻草盖的,大小也就10平方左右。里面有一个煤炉和几张显得很旧的四张课桌和几个小方凳子。这位老教师招呼我们就餐,嘴里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我们这儿的教师除了2个知青代课教师外,其他都是这个大队的农民,平时都回家吃饭,我也回家吃。今天你们第一天来,我叫人买了一点菜,在煤球炉上烧了点饭,将就一下。晚饭和以后你们辛苦点,自己在这间屋里的煤球炉上做饭吃。”


5.70年代知青代课教师.jpg

▲20世纪70年代知青代课教师


那时的农村学校,条件都是如此,我们都是插过队,基本都具有较强的独立生活能力,所以对于面临的生活,我们一点也没有畏难心理。那时我们都是老大不小的小伙子,女同学也是不小了,所以也没有推诿,风卷残云,很快将招待的饭菜一扫而光。弄得那位老教师一个劲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其实按照当时的物质条件,这顿中饭已经感到很满意了:一盆小白菜,一盆咸菜肉丝,一碗鸡蛋汤。要知道我们当时在师范里每月国家发放的生活费也就13.5元,还要扣掉2元讲义费,基本上每天只能消费0.3元的伙食费,所以能吃到这样的饭菜已经心满意足。


6.农村学校.jpg

▲农村学校


在吃饭中,我们知道了这位老教师叫翁海雄,是这所学校的负责人。他是吴江师范毕业的,也是这所学校唯一的公办教师。尽管当时任命不称校长,称负责人,但是学校的教师和我们都尊称他校长。吃好饭,翁校长领我们看了一下学校的环境。这所学校共有10班级,连翁校长共有15名教师,其中有2名代课教师是插队知青。学校就两排平房,几个教室,操场也就300多平方的泥土地,学校没有围墙,所以没花上几分钟,我们就参观完了全部校园。翁校长对我们说,下午你们先到宿舍休息一下,因为教师都要上课,所以欢迎会只能放到放学后。


7.江苏省立吴江乡村师范学校(摄于1936年).jpg

▲江苏省立吴江乡村师范学校(摄于1936年)


回到宿舍,我们面对陌生的环境和即将到来的实习生活,大家心里都有点忐忑。特别是对于如何安排带教老师,心里有许多企盼和不安。四人闲聊,不知不觉中一个下午就过去了。


大约下午4点过后,翁校长安排一位青年教师来宿舍通知我们前往去教室参加欢迎会。


教室的课桌已经被安放成长方形,老师们已经分散在三面坐好,翁校长招呼我们与他坐在一起。第一次要以“教师”的身份与他们见面,我们都显得有点拘谨。翁校长首先介绍了我们来的目的,然后叫我们作自我介绍。接下来翁校长又按照座位的顺序逐一给我们介绍了在座教师的姓名和所任教的学科。在15名教师中,翁校长算是年龄最大的,快接近50岁了,其他教师小年轻为多数,在15名教师中女教师却只有3名,而且其中2名还是插队知青。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时农村女孩子就学还没有被家庭和社会得到应有的重视。


9.插队知青.jpg

▲插队知青


当翁校长给我们分配带教老师时,这次轮到带教老师拘谨了。他们一再说,你们是受过正规师范教育的,我们都是“野路子”,带教不敢当,把我们弄得很尴尬。其实教师这个行当,经验积累和不断学习是提升业务的重要方式。尽管这些教师文化程度高低不一,甚至有的仅仅是初中文化,但是与我们这些“菜鸟”相比应该说还是有带教资格的。


10.1987年作者(中)在任职学校与同学和校长合影.jpg

▲1987年作者(中)在任职学校与同学和校长合影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们都跟着带教老师进课堂听课。我分到的带教老师叫周文虎,高中文化,任教4年。周老师尽管只当过4年教师,但是带教毕业班已经三年了。在这所学校已经算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语文教师了。因为年龄比我大不了几岁,所以第一天我进教室听课,我感觉他很紧张,特别是第一堂课,刚开始语气都有些结巴,把教室里的学生都弄得紧张起来。农村的孩子朴实听话,如果放到现在城镇的孩子,我估计会起哄的。


11.学生上课.jpg

▲学生上课


周老师的课,如果按照现在的课堂教学要求显然相距甚远,但是在当时的农村,既无像样教研活动又无正规的培训,所以应该来说还是可以的。特别是对我这个“菜鸟”准教师,在课后他要求我也给他提提意见,说实话,也真提不出什么意见。


每堂课下来,我都会与他一起讨论教材的教学重点和难点,特别是需要学生掌握的要点。讨论中学习,学习中讨论,无形中逐步提升了课堂教学一些“门道”。尽管拜的不是名师,但是边学边做也不失为一种实习。


12.听课.jpg

▲听课


在当时,学校的设施是很落后的,教具准备也就是仅仅在小黑板或小卡片上用粉笔写好些问题等。课堂上多媒体应用那是在几十年后的事情。


13.70年代的教室.jpg

▲20世纪70年代的教室


半个月听课结束了,现在需要轮到我接班上课了。半个月下来,班级里30多位学生的姓名也基本被我记得差不多了,况且农村孩子本分,所以我上课不用担心会被学生“晾黑板”,但是后面坐着带教老师听课还是有很大压力的。所以第一天的课,我在前天晚上与平行班朱老师约好一起备课。


14.老师备课.jpg

▲老师备课


五月的农村,一到晚上,蚊子已经到处横冲直撞,为了不让蚊子在我们脚上“聚餐”,我干脆穿上了高筒雨鞋,尽管有点闷得难受,但是总比让蚊子饱餐划算。教师上课在不同行的人看来,45分钟,用嘴巴在课堂上“吧嗒吧嗒”说说,感觉很是轻松,其实这仅仅是一种表面现象。要将课上好,不仅仅教师本人需要知识的积淀,更重要的是要把握两头:一头是对教材的把握,了解教材安排的意图,作者要表达的中心思想,还有牵涉到篇幅的结构,句式意义,当然还有词语,语法等基本知识点;另一头还要了解所教班级学生语文基本功底和层次差别。


15.语文课本.jpg

▲语文课本


所以备课就显得极为重要。其实课堂上所实施的45分钟教学,课前需要准备的时间往往需要好几倍。当然现在有了信息技术和设备的支撑要比过去省却好多时间,有许多资料只要一搜索马上就能得到。在20世纪70年代,找资料就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而且在农村那时几乎没有图书馆。研判教材,对于我们这些“菜鸟”就显得困难重重了,所以当时,为了第二天的课,几乎每天都要备课到很晚。我记得最晚的一次备课到12点多。


16.现在的多媒体教室.jpg

▲现在的多媒体教室


每个实习生,所在实习学校到实习结束会给每个实习生写上一个综合评价结论。实习接近尾声,需要上一堂“汇报课”,这“汇报课”才是需要认真对待的。一般情况下,当上这堂课时,实习学校负责人会联系我们所学习的学校,有时学校会派班主任老师来一起听课。我记得学校班主任老师来过,但是没有听课,仅仅了解一下我们实习的情况。


17.实习老师上汇报课.jpg

▲实习老师上汇报课


班主任没有听课,相对来说,压力轻了些,但是我们还是全力以赴为这堂课做好充足的准备。我和朱老师在最后一个星期天干脆没有回盛泽,就在办公室里研究准备明天上的汇报课。为了在上课时更好地把握好时间节点,我们还到教室“彩排”。一个在上面按照备课教学步骤讲,一个在下面听。因为没有手表,无法看时间,干脆预先跟农民家借了个小闹钟。就是这样做足准备,在第二天面对翁校长、带教老师和其他几位教语文教师一起坐在教室后面听课时,我还是紧张万分。


18.1986年作者(左)与同学北京留影.jpg

▲1986年作者(左)与同学北京留影


刚开始时甚至也像带教老师第一节课一样,语气都有点结巴。大约开场10分钟后,我慢慢进入角色,课上得顺畅起来,时间安排由于有了前天的预演,再加上我又把小闹钟借了放在讲台上,所以最后总算勉强按时完成了教学任务。


19.70年代学校课堂.jpg

▲20世纪70年代学校课堂


汇报课上好,时间也到了六月下旬,我们的的实习算是结束了。翁校长是一位有心人,特地去镇上照相馆请了一位照相师傅,让我们和全体教师合了影,并给每人印了一张。


20、作者实习时的合影照(作者二排左二)(做封面).jpg

▲作者实习时的合影照(作者二排左二)


这张合影陪伴了我整个教师生涯,翁校长、带教老师及其他民办教师的音容笑貌一直留存在我的脑海里,我为他们在当时艰苦的环境下为农村教学所做出的贡献点赞。尽管离开后,我和他们再也没有谋过面,但是他们热情、朴实认真工作的精神一直影响着我的人生之路。


21.1998年作者(二排左一)在盛泽镇山塘街小学工作时与98届毕业班合影.jpg

▲1998年作者(二排左一)在盛泽镇山塘街小学工作时与98届毕业班合影


22.2008年在盛泽实验小学校领导班子与程开甲合影留念(作者为左一).jpg

▲2008年在盛泽实验小学校领导班子与程开甲合影留念(作者为左一)




—END—

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

ertert


责任编辑:顾晓红、梅雪芬

技术编辑:吴英

图片来源:王仁龙、馆藏及网络



稿


我知道,你很有故事,我知道,你也有文采,我知道,你也偷偷的喜欢吴江通。那么大胆和我们表白吧!要知道,吴江通更喜欢你!你的表白,可以是感悟生活,体会人生,也可以是寻找乡愁,记忆历史!文笔不重要,真实真心就好。自行配图,特别欢迎。文末请附作者简介百字,另附影一张。一旦录用,奉上稿酬,虽不高,意很诚,还有你可能喜欢的情书哦!


请发送至投稿邮箱

szwjdaj@163.com 


记得注明姓名和联系方式。如已在其他媒体发表,敬请说明(特别是已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推送,一律不录用)。照片请勿插入文中,请单独发送,谢谢!


由于来稿较多,自投稿之日起两个月内没有录用,作者可自行处置(同一作者单次投稿多篇除外)。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更多吴江地情 

(微信ID:SZWJDAJ )

640.webp.jpg


点击查看精彩推荐文章

1常忆起煤矿下井经历

2、吴江人如何过端午?

3、我今天才知道,端午节最初缘起是因为百姓要防这些疫情祛除这些病啊!

4、这位享誉中外的驻非外交大使,原来他是黎里人!

5、水韵三扇村,诗蕴牛娘湖

在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