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通”连续四年勇夺全国冠、亚军。

您的关注,我的动力!


123.jpg



清早,站立于校门口,老师们手持测温仪,微笑着给雀跃的“红领巾”服务。孩儿们或探额头,或捋袖管,监测器持续发出美妙乐音。瞧着“校服们”前后左右自觉相隔一米,兴高采烈鱼贯而入,作为一名光荣的小学教师的我,笑迎着祖国花朵儿。一条条红领巾、一件件校服,那是跳动着的一串串生命字符,朝气蓬勃,神采飞扬。戴着口罩,点头招手,分外亲切。



image003.png
image001.png
image005.png
image007.png


▲学生上学


在晨曦中,孩子们穿着校服整齐划一地做着早操,那龙腾虎跃的模样,真是青春活力无限。

在阳光下,孩子们穿着校服你追我赶的热闹嬉戏,生龙活虎的动态图,真是精神抖擞可爱至极。

在教室里,孩子们穿着校服孜孜不倦的求知场景,如饥似渴的读书画面,真是感人至深羡煞旁人。

在食堂里,孩子们穿着校服用膳咀嚼的特写镜头,都是一幅幅生动活泼的风景图。



timg.jpg

▲穿着校服做操



4月16日,故乡老式五斗橱衣柜里,我重逢了暌违已久的校服。于是,记忆闸门倏然间被撬开。我还记得1988年8月28日,阳光灿烂大吉大利好日子,三十七八岁的母亲肩挑重担,送子读书。扁担一头是新买的黄皮箱;另一头是一大包行囊。小小的我,紧随母后,年方十五。从当时交通不便的村坊最南端“埭浪一号”出发,跨过一座叫跃进桥的小石桥,穿越一片葳蕤的桑树地,沿着太湖之畔蜿蜒的湖塘路,一路向西,健步一小时,赶到吴溇集镇,搭乘长途车,直抵松陵。三十余载弹指一挥间,亲子出行,共赴县城,记忆犹新。



image047.jpg

▲七都中学初中毕业合影(前二排居中者为姚建国、吴大伟、孙荣法、沈志方、吴先江、詹德声先生,最后排右六为作者)


image017_副本.jpg

▲作者母亲,时年三十七八岁左右


image009_副本.png

▲埭浪一号


image013.png

▲2019年,作者和母亲、兄长在震泽镇文昌阁合影



开学不久,班主任冯建国老师配发了一套运动型校服,浅蓝色,宽松朴素;这行头一穿便是3年,可谓贯“穿”整个师范学习生涯。清晨出操时分,身穿中山装的教导主任庄关通先生最早垂立于操场正中央,俨然树“桩”一般坚不可摧,目光如炬,严肃审视着每一位中师生是否身着校服、佩戴校徽。现场查岗,违者必究。(校服校徽是学生身份的具象标志。庄老非常注重细节!要是被庄教导发觉个别学生暗中早恋的话,那堪比现在“扫黄打非”更严厉。)拜读庄老先生发表在5月11日《吴江通》微信公众号上的《探究之乐:一块匾额和两幅楹联》,佩服于庄老一以贯之严谨求实的老学究风格。稍前又研读了同样耄耋长者原县教育局王新生局长的《吴江师范忆旧》(3月20日《吴江通》),重温1985年复校申请的心路历程。由衷感谢母校领导和老师的谆谆教诲。没有你,哪有我?没有师范,哪有机会身穿师范学生服?后来,“吴师”与时俱进,升级为大专院校,面向苏州大市招生,培养五年一贯制师范生。再后来,并入了南京邮电大学吴江学院。接着,紧随“吴江南邮”的改名换姓,又添入了苏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最后,竟然取消了建制。



image055.jpg

▲作者就读吴江师范学校时的校服(已珍藏32年)


image025.png

▲作者在吴江师范就读时获得的“三好学生”证书之一


image031_副本.png

▲作者的吴江师范学校毕业证书


image019_副本.gif

▲作者的团员证以及工作后的工会会员证



时过境迁,光阴荏苒。窃喜,我的校服仍旧健在!三十多年过去了,至今还能在《吴江通》等媒体上浏览到师长、同窗、校友们的文字记录,点点滴滴涉及“吴师”,即使有时哪怕仅仅只言片语,读来也甚感亲切可人,尽管母校已不复存在。可惜的是,我的校徽、校裤不见了,有点儿遗憾。普师专业文凭,始终是我工作前的原始学历,珍爱有加;尽管工作后参加自考,喜获一大专、双本科、一学位,身穿校服照片的中师毕业证一如既往傲然霸占我众多荣誉证书的C位,颜值可能不算高,但个人收藏价值极高。



image037_副本_副本.gif

▲作者踏入工作岗位后,参加江苏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专科、双本科毕业证书及学士学位证书



依稀记得——当年的校徽就别扣在胸前四字校名和服装编码88151的中间,不偏不倚正中央,而我在校学号却是88206,百思不得其解,也不去追究啦!



image045.jpg

▲作者校服胸前局部放大,校名、标号、扎痕清晰可见



不会忘记——当时我的校裤肥大宽松,铅笔状直筒型,由于裤脚管过长,以至于劳烦母亲动手将裤管向内翻折五六公分,并重新缝纫烫熨,舍不得剪弃边料,有点儿“迂腐”。



image049.png

▲20世纪90年代,作者(年18岁)初为人师



1991年初上岗,观赏到香港喜剧片《逃学威龙》,周星驰身穿校服演绎的搞笑桥段层出不穷,将“无厘头”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惊讶于校园闹剧竟可如此戏说,叹为观止!——这显然是题外话喽。言归正传。20世纪90年代初中师毕业后,我心系基础教育,没跳槽,单位也曾给教职工量身定制过校服,微薄福利,工作服而已。不过,为师者愈加明白校服固有的德育功效。生于20世纪70年代初,限于当时物质条件,幼儿园小学初中,我们都没拥有学生制服,现在想想稍显几许缺憾;直至中考取得600分理想成绩(当时苏州市满分640),荣升县城最高学府,迁户口、跳农门,不亦乐乎?入学后得到一套时髦校服,能不珍惜吗?第一次也是唯一一套正式学生装,简直喜形于色。从这个角度来看,师范校服也似乎可以说是一种荣誉,一种时尚,一种身份象征,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image051.png

▲作者19岁时在工作单位的花坛旁留影

image053.png

▲作者工作后初为体育裁判时在吴江师范隔壁的老吴江人民体育场留影


image087.png

▲吴江市2006年少年军校第一营(市实小)五连学员留念(第二排右四为作者)



在我看来,穿过最舒服的衣服也许是校服,如今估计没机会再穿了,即使再穿上也丧失了当初学生的身份,但校服终将也是我终身伴侣之一,无比怀念那时的同窗同桌和良师益友。那抹浅蓝的颜色,经过三十多个春秋的岁月洗礼,想必款式不再新颖,色泽不再鲜艳,但始终不离不弃,那更似一种校园情愫在“作祟”。时光飞逝,三十年教龄,面对校服着身的青少年,他们的天真无邪,可以净化我们的心灵,更可以让我们返老还童,永葆童心,也可以让师长们的宽容、博爱、责任、慈祥之心陡长。



image059.png

▲作者参加的吴江县中学生文艺汇演,指挥者为周煜祥老师


image057.png

▲20世纪90年代,无锡市鼋头渚风景区集体游览留念


image079.png

▲2002年,作者应邀参加久负盛名的江苏省教育厅主办的征文大赛,荣获一等奖(前三排左六为作者,左七为金培雄,左八为管建刚)



现如今偶遇大街上流动着的“校服”,“奔五”的我不禁羡慕妒忌,联想起当初和他们一样年纪的自己,不由得深情感叹“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穿校服的时光,早已回不去了。每一件校服,都记录着满满的青春回忆。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timg (1).jpg

▲大街上流动着的“校服”



有点怀旧,有点伤感!民国时期校服备受青睐,独领风骚。才子中山装,佳人旗袍秀,手不释卷,笑语盈盈,在校园中缓缓而行。腹有诗书气自华,不负如来不负卿!时而独自思忖:总有那么一天,孩子们会走出校园,脱掉校服;也总有一天,孩子们会走向社会,穿上工作服。希望他们成年之后,依然会记得这身承载着光荣和梦想的学生服!奔涌吧,后浪们!



image063.png
image062.jpg
民国时期校服



往事如风不可追,音容笑貌今犹在。曾经一起穿着校服的老同学如今在何方?曾经专属我们的那套校服,她们又在哪里呢?注定只属于旧时光的校服联袂着美好回忆都安放在某个角角落落,许久没有动过她了吧?这样也好,这样她才能将美好的旧忆紧紧包裹着,一如当初青涩的模样儿;静静地,悄悄地,流淌着最纯粹的清澈……



image067.jpg

▲1988年8月至1991年7月,中师毕业留影(左起依次为胡建东、徐建荣、周煜祥、陈正南、庄关通、薛春明、潘克敏、陈梓吾、陆新、陈不让、王斐、郭红旗、毛玉芬、徐文江、陈湘平,前二排左起为季鹤斌、陈浩,前二排右一为孙俊良,最后排右四为作者)


image089.png

▲中师毕业15年后的首次同学聚会在鲈乡山庄举办【前排左起是当年部分师范导师:季鹤斌、冯建国(首任班主任)、陈湘平、徐新荣、张月明、毛玉芬(后任班主任)、李萍、李月英、钱雪龙、石昶。后排左一为作者】


image097.png

▲2015年5月,初中毕业24年后的久别重逢(前排左起为中学老师宋阿二、邱俊华、钱自立、姚建国先生;第二排右二为作者)



135编辑器


作者简介

image085_副本.png


张金龙,笔名埭浪居士,男,高级教师,30年教学生涯,就职于江苏省吴江实验小学教育集团。曾在省级以上教育报刊发文近80篇,编写电子教程3部,出版专著一部,刊于省市级散文随笔类小文28篇。曾在《人民教育》《中国教育报》《中国教师报》等国家级主流教育纸媒报刊杂志发文8篇,等等。



—END—

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

ertert


责任编辑:顾晓红、吴英

技术编辑:吴英

图片来源:张金龙、馆藏及网络



稿


我知道,你很有故事,我知道,你也有文采,我知道,你也偷偷的喜欢吴江通。那么大胆和我们表白吧!要知道,吴江通更喜欢你!你的表白,可以是感悟生活,体会人生,也可以是寻找乡愁,记忆历史!文笔不重要,真实真心就好。自行配图,特别欢迎。文末请附作者简介百字,另附影一张。一旦录用,奉上稿酬,虽不高,意很诚,还有你可能喜欢的情书哦!


请发送至投稿邮箱

szwjdaj@163.com 


记得注明姓名和联系方式。如已在其他媒体发表,敬请说明(特别是已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推送,一律不录用)。照片请勿插入文中,请单独发送,谢谢!


由于来稿较多,自投稿之日起两个月内没有录用,作者可自行处置(同一作者单次投稿多篇除外)。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更多吴江地情 

(微信ID:SZWJDAJ )

640.webp.jpg


点击查看精彩推荐文章

1金针济世——记芦墟“齿伤科联合诊所”退休医师胡连峰

2、北厍人眼中的南厍村

3、这件老么什,能够气死猫!你见过吗?

4、盛泽的同学们,还记得那个赤鼻子老师吗?

5、吴江金融业的发祥之地 ——记江苏省吴江农民银行旧址

在看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