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5月26日 星期日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日寇在黎里“掠人”
日寇在黎里“掠人”
2019/2/24 0:41:05    作者:  张振昌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290

  1942年,我在黎里。突然间,黎里到了大批鬼子兵,小轮船塞满了黎里镇的西栅、南栅、北栅,小钢炮、机枪顿时满街都有。鬼子兵不断地大批大批到来,十步一岗,五步一哨,如临大敌一样。黎里人过惯安乐日子,住惯太平世界,历来没有经过兵荒马乱之灾。看到这样的情况,心情紧张人心慌慌,特别是妇女们都深居内院,紧闭户。商店都提前打了烊。街上声息全无,变成一条静默默的死街。一夜过去,天明早市陆续开店。近中午,鬼子兵全面出动,只要见男人就得掠去,不讲店里的还是居民统统掠到黎里镇浒泾弄底过西的“先锋营”操场。塞满一操场总要几千人。这几千人都面如土色,满腹忧虑。看到鬼子兵个个持抢挥刀,满脸横肉,一股杀气,不敢抬头望他一眼,人人都变成了低头罪人。我也在其中只好假装低头老实。内心世界认为,都是吃“积极反共,消极抗日”的苦头,害得中国人民无罪受罪。

  霎时间开始排队,一个叮着一个往西面走。都要在“先锋营”操场西面一户人家的天井外面经过。鬼子在天井的围墙上挖去一块砖头,里面蹲个人在向外张望,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是谁,里面望出来看得清清爽爽(里面是啥人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一定是个汉奸)。围墙外面站满了鬼子兵,听里面的人指令抓人,结果被拎出近百人。其他人过了这阎王关就自由地回家中或商店。裕隆酱园伙计叫连叔的,连叔是众家连叔,男女老小都叫他连叔,他的真名实姓大家倒不知道。他被掠去以后没有放回来,家属就急牢店里的经理先生。经理叫吴秋水,是个老实人,社会上的交道从不问事,现在要出人性命了,只好奔到老板处商量。黎里最大的老板姓金,只要受钱,就有办法,结果由金家出场,请翻译官不讲化多少钱,只要人放出来。连叔被关在宪兵队一夜就回到店里,安然脱险。有钱可使鬼推磨,完全证实了。绝大多数人都是化钱赎出来的。

  但是,也有人掠去以后始终回不来的。包家糖坊的伙计王阿全,没家属,是个光棍,老板惜钱如命,不肯化钱,直到现在生死不明,下落不知。北栅椿作店里的伙计叫胡仁保,本来是莘塔乡下人,被掠去之后关进了黎里南栅浜的日本宪兵队。几天后,鬼子兵进驻芦莘厍,胡仁宝一起带到芦莘厍,迫他烧火洗菜打杂。有一天,鬼子绑了一批“支那兵”到莘塔,其中有个农民认识胡仁宝。看见胡仁宝在洗菜,认为胡仁宝在鬼子兵处做生活,叫他一声,想救救自己。胡仁宝不在意,听到有人叫也就随口答应一声。鬼子兵就把胡仁宝拖进去吊打审问,意思是你认识支那兵,你一定也是支那兵,要他招认支那兵。可怜胡仁宝和从乡下绑上来的老百姓一起统统死在鬼子兵的屠刀下。

  黎里掠人这悲惨一幕是我所知道的,日寇暴行何止于此!中国人在日军入侵的八年里,过着不如奴隶的生活,随时随地有被杀的可能。这些惊心动魄的往事,我越想越伤心。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