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盛泽地区日军暴行录
盛泽地区日军暴行录
2018/9/22 22:51:26    作者:  周德华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08

  1937年淞沪抗战战爆发后,局势紧张,日甚一日。不久,日本飞机以苏(州)嘉(兴)铁路桥梁和变电所为目标频频到盛泽轰炸,并在镇区低空盘旋,扫射示威。飞机低得甚至能看到机身上的“膏药”旗,弄得人心惶惶。每遇空袭警报声响,老百姓全都钻进八仙桌下,桌面及其周围铺满了丝绵被头,据说可以防止弹片伤人。

  日军在金山卫登陆后,经浙江平湖嘉兴大举向江苏进犯。11月9日,自京杭运河北上入侵盛泽地区,东南角的旸桥港村首当其冲。日寇上岸放火,烧掉沿岸房屋五六十家,幸乡民早已逃离一空,无人伤亡。继又沿清溪河西进,在登云桥烧掉北观音堂和十几户民房。另一支日军快速部队水陆并进在史家浜侵入镇区,焚毁叶家花园和山塘街部分市廛,再越升明桥纵火烧掉山西会馆和地藏殿(该二处现为盛泽中学址)。大火向北延烧,东港东岸居民十余户遭池鱼之殃。在镇区,日寇还部分焚毁破坏了蚕花殿、圆明寺、三高小学和绸业公所。镇上有些建筑物上因留有抗日后援会张贴的反日标语,被日军发现后付之一炬。如马家弄底仲勉成的二进私宅,水沏弄口的福音医院以及北区小学等成为一片废墟。有一名日本兵在谢天港村里、调戏追逐妇女,被当地农民打死。日军出动大队人马进行报复,毁村南民房百间。

  1938年春节前后外出逃难的市民陆续回镇,家屋已被糟蹋得不成样子,财物被掠,桌椅橱柜门窗俱不翼而飞,悉被日军拆去烤火烧掉。

  日本兵凶残无度,杀人不眨眼。日军首次到茅塔村时,村里人还有在茶馆里吃茶。日寇突然冲进茶馆,当场枪杀2人,其余的人都被掳去,下落不明。同时,有名农村教师在登云桥上被日本兵殴打,最后被从桥顶上推下河去。申江绸行烧饭师傅留在行里看家,听听街上无动静,悄悄开门欲出去买香烟,刚一脚跨出就被日寇打死。龄嘉桥堍肉店伙计被日寇背后一枪,子弹从前腹穿出,昏死在地上。大章绸厂王老虎、阿鹤二人在乡下避难。有天同到镇上来买面条,归途中被拉了夫,喝令他俩运送军用物资,由于不会摇船,当场就被刺死。

  清乡时期,日军在盛泽进行大搜捕,把正在茶馆里休息的三名浙江南汇农民抓起来,诬指为“支那兵”,捆绑到十间头(今新生丝织厂地)枪杀。浙江新塍区税务局一名青年职员在江浙边界参加抗日活动,被日军俘获亦在盛泽被枪杀。

  盛泽西白漾中央有个四面环水的小岛——风水墩。原是船民系缆避风之地。日军侵占时期成了秘密处决抗日志士的刑场。日本军方经常在街上搞突然袭击或挨家挨户“抄靶子”(搜身)和拉夫,被抓走的青壮年大都被征去筑工事,搬运军粮辎重,或充当随军挑夫,多半有去无回,生死不明。

  日军入侵盛泽之初滥施奸淫,恣意糟蹋妇女,甚至老妇幼女都不能幸免。北新街稻香村茶食一名11岁女童被强奸,茅塔村一名13岁小姑娘被轮奸,保盛桥堍水果店张氏已60余岁被轮奸致死,溪南乡一名70多岁老妪亦遭轮奸,羞愤交加,绝食数日,含恨而死。日本兵船到双林村去“扫荡”时,2名妇女逃避不及伏在坟地里。日寇始欲射击,及至发现是女性时,嚎叫着蜂拥上前,在光天化日下,二艘兵船三四十人兽兵的将二女轮奸,东港韩阿毛的弟媳从乡下到镇上来做客人,被日本兵尾随闯入韩家强奸。日本兵“扫荡”圣塘港村时,正本书场里说书的女艺人母女逃避不及,被按在书坛上轮奸,日本兵还驱赶农村少年前去围观他们的丑行。沉瓦桥南一青年农民摇船送其妻到镇上看病,2名兽兵强行登舟,在船舱里蹂躏病妇。日寇入侵盛泽的次日,住在日晖弄口的家庭妇女陶丁氏过观音桥前往姚家坝看望内侄,途遇日军,欲行非礼,遭陶丁氏怒斥,坚决不从,纵身一跃,跳入河中,日寇在岸边追逐,不时用枪托猛击浮出水面的陶氏面颊,终至没顶身亡。在收殓时陶氏面部青紫肿胀,其状至惨。

  过了一个时期,日本军方盛泽设了3处慰安所。一处在姚宏昌弄沈伯雄宅,一处在后街王凯军宅。这二处均在日军司令部附近,外人鲜知其详。另一处银行街中国银行办事处旧址内,常有穿和服女人出入,老百姓称之为“东洋堂子”。后来日本宪兵驻到镇上“整顿”军纪,士兵行为稍有收敛。有名屠夫的妻子阿凤在白坟头遭到日本兵强暴。宪兵赶到,将施暴兽兵打了几记耳光押走,并命阿凤到医院去验伤,书写受辱经过。当然最后仍然不了了之。

  日军侵占时期,妇女最为苦难深重,时刻提心吊胆。乡间每个村落或利用夹弄或设置暗室,一有风吹草动,妇女都集中躲藏起来。为怕婴儿哭出声音,暴露目标害邻舍,扼死或闷死婴儿的悲剧时有发生。妇女万不得已外出时,必得穿着破烂,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脸上抹了锅灰,以老丑博取安全。有些妇女腹部贴上疔疮膏药,下身系上带有血污的月经带,以防万一。

  1941年清乡开始后,日本军方加强对盛泽的控制。市镇周边围上竹篱笆与四乡隔绝,即使在镇区内,重要桥梁上亦都装上木栅门,早启夜闭,分割隔离。在交通道处遍设岗楼和检问所,乡民百姓走过非但要躬身行礼,还要被搜身检查随身携带物品并进行敲诈勒索。绸商姚世昌、染坊师傅马二宝走过岗哨疏忽未行礼,均遭到过毒打,并罚跪地。日伪宪特还经常突然封锁街道弄堂,检查行人良民证和通行证,无证者会被无端抓走。老百姓怨声载道,骂这二证是“怨命证”。

  清乡期间,日伪当局还在盛泽搞了二次“拦人”行动。一次在西新街体育场,一次在蚕花殿西侧广场。清晨,日伪兵丁、伪区公所工作人员、保甲长等全体出动,挨家挨户驱赶居民到“拦人场”集中。“拦人场”四周用芦菲围住,外有军警巡逻,进口处只开一个小口子,容一人只身通过。被拦民众鱼贯进入栏圈。进口处两侧挂上草席,其上挖了小孔,日伪特工在席后窥视,对走过的人逐个进行“甄别”。若被疑为“支那兵”,只要一个手势,就被当场抓走,关押在宪兵队里拷问,鲜有生还者。“拦人”行动从早晨持续到黄昏,令全镇民众站立听日酋训话。在烈日下烘烤终日,没吃没喝,苦不堪言。

  日军散兵游勇酗酒后经常在镇上游荡,寻衅滋事。有一名微醺军官拔出指挥刀在街上乱戳乱砍,吓唬市民。另有一名醉后士兵东歪西倒行至凤云祥香烛店前,掌柜见来者不善急忙递烟,那日本兵双手一摆不受,随手拿起柜台上的毛笔,醮足了墨汁,隔着柜台在掌柜脸上乱涂乱画一通,狂笑一阵后,扬长而去。又有一次,一名馋嘴日本兵在水果店里拣了一只灰柿。未削皮入口即吃,弄得满口涩味,吐犹不及,乃迁怒于灰柿。从市梢西头一路东行,凡见一灰柿统统被打翻践踏,弄得满地狼藉。东端蔡姓水果店女店主惊闻此事,刚转身欲把一筐灰柿倾到进市河里,不意凶神恶煞已至,被用皮鞭抽打了几下。这类有惊无险欺压盛泽人民的事,日有所闻,不一而足。

  1942年阴历七月,苏嘉铁路在北王乡镜内路段被游击队埋设地雷炸毁,出事当日,保长徐宝林及青壮村民共9人被捕,押至吴江宪兵队,用拷打及浸尿桶等酷刑逼供,被关二十余天。

  盛泽原是丝绸重镇,市民大多赖丝绸为生。日军侵占期间,丝绸被日伪华中蚕丝株式会社统制,不准擅自运出。日本宪兵队在盛泽镇上文贴布告,上写:“蚕丝禁止密输、违反者统品没收,并将犯者严重处罚。”日本人佐佐木在盛泽开设通运公司垄断丝绸外运,凡盛泽绸产外运均要到该公司盖章领取黄保单,为此付出高昂的手续费用。盛泽中小绸商、失业工人迫于生计,或肩负挑运,或将丝绞绸匹捆绑在身以跑单帮形式偷运出境。他们通常要摸黑绕过岗哨,或贿赂伪职人员放行,如被抓到,轻则被打,重则性命危险。女单帮客则被搜身受尽百般侮辱,有的甚至被剥掉衣裤示众。

  日本军方在盛泽地区还强征军米,控制米粮运输,时常限制市民购米。有次,几个失业工人饥饿难忍在鲍家弄打开米行时被日本兵发现,当场打死四五人。傅章荣参与贩米被日本宪兵抓走,关了18天,受尽鞭打、灌冷水、踏肚皮等酷刑。时值日本投降前夕,经过疏通化巨金赎出,总算保全了性命。

  日本帝国主义在盛泽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以上仅其一小部分而已。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之际,前事之鉴,永志不忘!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