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从“茅塔之役”到盛泽锄奸
从“茅塔之役”到盛泽锄奸
2019/7/27 0:38:06    作者:  徐佑永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531

  1937年11月,日军侵占吴江,国民党吴江县政府流亡到严墓章奥村。县政府辖有8个区,盛泽镇周围为第三区。区长俞清志,他是一位明辨是非,爱憎分明的青年人。他从江西上饶来到吴江县,在河港水网地带从事抗日游击活动。当时打入县政府的中共地下党员肖心正、金若望、沈月箴等与他坦诚相交,使俞清志的抗日意志日益坚定。他在给亲人的信中激愤地写道:“老爷们的无厌,肥肉给他们吃得已是太多。一次次的榨取,即使我们的肉和骨都给他们,他们仍旧嫌太瘦了。试问:这样地生活着,能将胸脯稍微挺起一点吗?”俞清志不避艰险,以坚韧不拔的毅力积极开展抗日活动,坚持用武装控制游击区。

  不久,中共又派来鲁秋生、沈步青、姚逊等同志来加强政治工作。那时三区各乡的事务员亦大多为地下党员,如王士烈、蔡允中、俞应华、姚魁元等。党员庄绍桢取得了吴江县政工队队长合法身份,党员王化鹏担任了区常备中队的指导员,大家齐心合力整编武装,提高部队的素质和作战能力。

  三区游击根据地控制有6个乡,其中溪南、茅塔距敌占重镇盛泽很近。1940年冬,日伪军一股50多人向三区游击区进扰。为了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打击敌伪的凶焰、俞清志悄然将部队拉至茅塔乡要隘地点守候。傍晚,敌人从圣塘港上岸,黄昏时过大溪桥,顿时机枪步枪骤起,打得鬼子嗷嗷乱叫,晕头转向,弃枪遗尸,狼狈逃窜。

  茅塔一仗,使常来游击区骚扰的敌伪军渐渐敛迹。

  盛泽敌占区“密侦组”的密探和检问所的伪军警,以及那些狗腿子,大都是盛泽“安清同盟会”会长叶冠吾的徒子徒孙。他们为非作歹,不但在盛泽镇上穷凶极恶,敲诈勒索,而且对农民欺诈恫吓,强收军粮,群众怨声载道,咬牙切齿。其中要数叶冠吾的开山门徒弟曹永生尤其令人发指。此人浑名“劈牌位”,以前做过独脚强盗,投敌后经常为敌伪军骚扰带路,不时在东吉港附近拦劫民船,作恶多端。三区军民早就要除掉这“牌位”,这一天终于来了,曹贼摸黑从盛泽来溪南刺探军情,被警惕的乡民一下捕获,押到区公所。经俞清志审问,然后在溪南开了大会,把这个为虎作伥的家伙枪毙了。

  三区各乡的农民,大多是靠织绸收入来维持日常生活,卖绸必须去敌据点盛泽镇。日伪爪牙不敢来游击区找油水,就在敌占区内对乡民伺机敲诈。若不予以制止,势必弄得乡民不能卖绸而影响生活。俞清志和金若望等人在坛丘天源堂药店会面,商量镇压叶冠吾的计划。他们先作好了油印宣传标语等准备工作,并于上一天深夜潜入盛泽镇,在红萼桥小学找到许永蓼,由他当向导,悄悄察看了叶家周围的地形,确定进出路线。

  12月12日下午,俞清志、金若望、沈文潮和三区大队副潘逸溪4个青年人,手持短枪,天黑潜入盛泽镇,晚上9点钟直插叶冠吾家。事有不巧,这天正好镇上伪巡官的儿子结婚,叶去吃喜酒了。于是,四人就在毛家弄里叶家门口对面的小摊上吃豆腐花,以观察动静。难熬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叶家依然没有声响,过了半个多小时,突然叶家楼上临弄堂的窗口边有人在喊:“叶先生要一碗馄饨,加个蛋!”,这时正好钟鸣10下,清志和文潮起身奔大门,守在门旁放风。金若望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名片,关衔是“绥靖公署少校参谋洪兆曾”,和潘逸溪一起进门上楼,说要面见叶会长。他俩登上楼,喊了一声:“叶先生在吗?”叶冠吾正横在烟榻上抽大烟,他看见前突然出现两个穿蓝布长衫的青年人,赶紧从榻上坐起,接过名片,连声说:“我就是!我就是!”潘逸溪眼明手快掏出枪来就打,叶只是“啊呀”一声便倒了下去。金若望随即在叶的背上又补了一枪。两人掉头下楼。在门口望风的清志、文潮听到枪声,接着又传来下楼的急促的脚步声,知事已成功,就迅速取出带来的传单——《告盛泽同胞》,在花园街和北新街交叉处奋力向上抛去。尔后,四人向退军里而去,跳过一垛墙,过目澜洲,在过沉瓦桥时,被伪军发觉,听到身后传来一排枪响,四人已在黑夜中脱身。

  叶冠吾被诛掉,百姓兴奋异常,乡民扬眉吐气,大家纷纷奔走相告,抗战的情绪更加高涨。下一个除奸目标就是甘心投敌求荣的伪区长简汗清。

  1941年2月26日,俞清志带了七、八个战士,于夜间出发,直插盛泽镇,一口气跑了20多里路。盛泽镇近来岗哨密布,南口有铁丝网封锁,碉堡上有探照灯,经过两道岗哨,进入盛泽镇。翌日上午8时许,打探的同志来报告:“简已在内!”俞清志即带3人直闯伪区公所。踏进办公室,面见伪区长简汗青,简见到有人进来,两只细眼一转,盯住面前几个陌生人,阴阳怪气地发问:“你是谁?”俞清志厉声说:“我是俞清志!”这一声犹如平地霹雳,简汗青“啊”了一声拔腿就跑,俞清志拔枪就打,正中要害。简贼“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不动了。区公所虽有兵士守卫,但此刻都逃之夭夭。

  俞清志等在天井里鸣枪示威,并留下纸条一张,上写:“简汗青、简汗青,你今天是死在我们手里了!呵呵君子,报仇三年。”

  三区军民接二连三在敌人心脏打击日寇,锄杀汉奸,声威大震。日寇伪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大有“一夕三惊”之势。某天,盛泽镇上,日寇突然戒严,到处搜查,说是俞清志化装上街了。其实那天俞清志正胃病发作在严墓就医呢!盛泽人民对三区部队谈论得神乎其神,流传着“小小俞清志,来不闻,去不知”的歌谣。惊恐不安的敌人高悬赏格:“捕获俞清志,赏洋二千元”。

  (注)俞清志:安徽省南陵县溪家滩人。1938年初,来吴江县担任抗日县政府三区区长兼区常备中队队长。1943年1月12日,被忠救军特工人员枪杀于严墓西汇街上,年仅26岁。解放后,党和政府追认他为革命烈士,中央人民政府颁发了烈士证。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