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8月19日 星期一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柳无忌自我解读人生
柳无忌自我解读人生
2019/7/27 0:34:06    作者:  曾景忠 来源:     【字 号:  】   点击量:1237

  柳无忌先生(1907~2002)为近代著名诗人柳亚子的哲嗣,1927年于北京清华学校毕业后赴美留学,1931年以《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论文获耶鲁大学英国文学博士学位。1932年回国后,他先后在南开大学、西南联合大学、中央大学任教,1946年再度赴美,前后执教于劳伦斯大学、耶鲁大学和印第安纳大学,任文学教授。上世纪60年代初,他在印第安纳大学创办东亚语文系,任系主任。柳无忌对中国文学和西方文学均有深入研究,撰述译编中英文著作有三四十种。柳无忌在国内讲授西方文学,在美国则讲授中国文学。他为中西文学交流起了桥梁作用。

  柳无忌青年时代即随其父柳亚子先生参加南社、新南社活动。他对苏曼殊、柳亚子等南社人物作过深入研究,晚年积极推进南社研究事业,成立学会,创办刊物,资助南社资料和研究著作的出版。

  柳无忌以95岁高龄于200210月在美国旧金山市病逝后,江苏南社研究会、国际南社研究会同中国南社与柳亚子研究会合作,编辑了柳无忌先生纪念集。该书题名为《教授、学者、诗人柳无忌》,于20049月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这本纪念集,分前后两篇。前篇为“自述人生”,辑录了柳无忌先生的散文、诗歌作品和部分论文。后篇为中外学人对柳无忌先生评述、忆念的诗文。它集诗文选与纪念文于一体,用纸墨为柳无忌先生树立了一座有价值的纪念碑。

  此书开篇即吸引读者的,是柳无忌先生自撰的九篇回忆性散文。这些写于不同年代、各自成篇的回忆录,编到一起,实际上构成了柳无忌先生的一部自传。他这回忆录体的自传,不仅勾勒了他所处的时代和他的人生历程,而且生动、幽默地解析了他人生之旅中的内在心理活动。而这后一层面的内容,揭秘了他一生中一些重要转折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读来让人深觉亲切有味。

  柳无忌回忆他在五卅运动中的表现和遭遇时写道:“上海发生五卅惨案,群情激昂,甚至洋学堂如圣约翰(时柳无忌正在圣约翰学校读书)的学生也被卷入漩涡内。最初的罢课为抗议租界当局的横暴,后来更因为卜芳济校长把学生挂起的五色国旗取下,我们大家痛哭流涕地离开梵王渡,暂不返校。这样,结束了我在洋学堂五年的生活。”柳无忌先生是温文尔雅的教授学者,终其一生,他并非那种积极投入政治活动的人物。但读了这一段文字后,我们方知道,原来柳无忌青年时期在上海,也曾积极参加到五卅运动中,并因坚持爱国立场而中辍了他在教会学校的学业。

  他接着说:“1925年夏天,悲惨地回到黎里家里,对于前途一点也没有把握的我,已是十八岁了。幸而在清华学校教书的二舅父郑桐荪,为我设法从后门送进清华园,在那里度过了两年最愉快的学生生活。”对柳无忌来说,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从圣约翰学校辍学,到进入清华学校,无疑是柳无忌人生道路的一块界碑。

  柳无忌叙述在清华园与梁启超接触的一个故事非常有趣。清华国学研究院有好几位著名教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梁启超和王国维。年轻的柳无忌与梁启超还发生过一次交往。其缘由是,柳无忌从小随其父柳亚子对苏曼殊的作品进行过收集编辑工作。在收集苏曼殊作品的过程中,他得到一部《班定远(班超)平西域记》,作者署名为“曼殊室主人”。柳无忌得之大喜,他以为“曼殊室主人”就是苏曼殊,他得到的也就是苏曼殊的新作。但其父柳亚子提醒他说,好像梁任公也曾用过“曼殊室主人”名号,因此叫他就近向梁启超询问清楚。他果然去见梁任公。结果呢,柳无忌写道:“我不虚此行,但是失望了”。梁启超告诉柳无忌,他本人就是“平西域记”剧本的作者。虽说他感到“失望”,其实,他弄清了“平西域记”一书的作者,何尝不是一种收获呢。

  柳无忌一生研究中西文学,人们一般不会了解他曾选择过化学专业,是后来才改学文学的。他在一篇回忆录中解说他为什么先选化学后改文学的背景,也不乏有趣。他回忆说:“在圣约翰中学及大学读书时与从前不同,许多老师都是外国人。教我们西文与西洋史的,是两位年轻貌美的美国小姐,刚从大学毕业。那位化学老师更为了不起,是美国大学的博士。他们都喜欢我,尤其是那位化学博士,我受她的影响最大,使我计划在大学内专攻化学。”他在另文中又说到,他选修化学还有另外更有趣的动机:他想“研究及制造在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用过的毒瓦斯弹,那是当时认为破坏力最强大的武器,可以置一切外来侵略者于死地”。他说这是当时他“可笑的动机”,实际上,这正是他青年时代的爱国思想。然而,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他写道:“说起来惭愧得很,在大学内读了两年化学,没有成绩,遂中途而废。在理论与算学方面,我有相当把握,困难却在有机化学的实验室内,手的动作欠灵活,天平弄不准,玻璃管拿不稳。我的实验老是不得要领,没有获得预期的结果,我绝望了。于是,放弃化学而就文学。现在想来,也不无塞翁失马的感觉。”与有些只讲过五关斩六将,而不言走麦城的回忆录不同,柳无忌揭示和解剖当年自己的思想和实际表现,非常真实,富有勇气。

  抗日战争胜利后,柳无忌应美国大学之邀赴美,原打算讲学一年,没想到其后国内局势变动,他“一去不返”,终生留美。他叙述在美国由想教西方文学改为教中国文学的情况,也颇有曲折。他先在佛州罗林斯大学当过英文及中国文化客座教授。待至在美国留下后,他起初想在大学内找一个教英文的机会。他说:“我的英文程度不坏,在清华又读着法、德文。外国语文既有基础,从事西洋文学,倒也轻而易举。”后来柳无忌得到研究中国文学的奖助金,重新过了三年学生生活,专门在耶鲁大学图书馆书库内读了几百本中文、英文的有关中国文学、哲学和历史的书籍。他在考虑谋职时产生了新的念头:“如在美国长期住下,要在大学内教英国文学,作研究,谋事时容易受到歧视。但如果改行为中国文学那就有‘唯我独尊’之感了。”然而,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美国有中文课程的大学,简直屈指可数,几乎找不到教中文的机会。可是后来到上世纪50年代末期,美国国会通过一项“国防教育法案”,鼓励美国青年学习外国语言,大部分为美国的“敌国”语言,包括中、俄、东欧和远近东以及非洲的语言。美国政府在各大学广设奖学金,成立研究中心。柳无忌设想的发挥其中国文学之长的愿望终于能实现了。于是他先后在耶鲁、匹兹堡、印第安纳各大学任教,做研究。我们从这里看到,中国的形势,美国的政策,是怎样决定了柳无忌后半生的道路和命运的。

  柳无忌的回忆录一直写到他结束大学教书生涯和退休以后的生活。柳无忌感到,退休是他“生命中的一段里程碑”。印第安纳大学东方语文系的同事,为他设了retirementdinner(“荣休庆宴”),许多朋友、学生出席,或向他发送贺信、诗联,活动显得颇为隆重。柳无忌还对退休后的生活作了一番描述,澄清了对美国老年退休生活的误解。有人称,“美国是青年的乐园,老人的地狱”。他说:“前者相当确切,后者却似是而非。”现在在美国尊称老人为“高年公民”,逐步增加老年人的福利,政府发给用来抵消因物价上涨而增加生活费用的“社会保障金”,理发、乘车等均能得到减价优待。

  柳无忌一生的经历本来就比较丰富,而在他真切生动的笔触下加以叙述,就更增添了风趣。以上只是他自我解读人生的几个点滴,像一个长片中的几个镜头而已,他的人生履痕无法一一叙述。至于这本纪念集中选编的柳无忌的论文和中英文诗作,以及评述、怀念诗文,则更不容这篇短文加以介绍了。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