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20年07月09日 星期四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名人轶事 >> 见过梅兰芳的小镇老人
见过梅兰芳的小镇老人
2020/6/12 0:23:05    作者:  张建林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772

  一听说他见过梅兰芳,我们非常兴奋。

  陆秉心告诉我们,当年在剧团时,经常到外地演出,有一次,在无锡中央大戏院,他与梅兰芳不期而遇。

  那是上世纪50年代初,他所在的南京新声越剧团到无锡演出,正好梅兰芳也来了,他也想在中央大戏院演戏,经过协商,新声越剧团同意把剧院让给梅兰芳,转到银星大戏院演出。

  当天晚上,梅兰芳来不及演出,就到银星大戏院来看越剧,总共来了七八个人,除了梅兰芳,还有张妙香、王琴生等。他们坐在最前面的两排软席上,陆秉心就坐在旁边,但他不认识梅兰芳。梅兰芳问他:“你们的剧团是公办的还是民办的?”陆秉心回答:“我也搞不清楚,只是每月到文教局领工资,然后存在银行里。”张妙香听了,说:“哦,那是公办民助的。”这时,全场观众忽然都站了起来,朝前面看,并且议论纷纷,都知道梅兰芳也来看戏了。陆秉心这才仔细观察,发现他们胸前都戴着一枚很小的徽章,上面写着“梅剧团”几个字。

  梅剧团的票价很高,两元四角一张,但依旧场场爆满,一票难求。南京新声越剧团的戏票只有四角五分。由于票价太贵,陆秉心没有去看过梅兰芳的戏。

  在无锡,他经常和梅兰芳一起聊天。当时他34岁,而梅兰芳已60岁了,比他大了26岁。

  一天早晨,陆秉心闲来无事,便一个人坐在台上拉二胡,拉《苏三起解》中的片段,正拉着,忽听身后有人唱了起来:“苏三离了洪洞县……”一看,是梅兰芳。梅兰芳对他说:“你接着拉。”就这样,陆秉心拉二胡,梅兰芳继续唱。

  我们是为了查找凌昌焕的资料而来的。我与本地的一位老诗人谈起时,他知道的也不多,建议我去找陆秉心。他说,陆秉心和凌昌焕都是陆家桥的,他曾长期在上海、南京等地的越剧团工作,见多识广,也许,他会知道一些情况。 

  我将发现凌昌焕的前前后后写成一篇文章,题目叫《关于凌昌焕》,投到《苏州日报》,副刊责编帮我改成《无意间遭遇凌昌焕》,并发在本月初的报纸上。张舫澜先生看到后,打电话说,我在文中提到的老人叫陆秉心,几年前曾采访过他,在芦墟敬老院,今年应该有90岁多了。张老师说,可以联系一下,去采访他。

  周六上午,中山大学教授吴滔先生带着两名学生来芦墟,拜访张舫澜先生,并由他陪同,去混堂弄采访一个曾在泗州寺当过和尚的老人。混堂弄原来是芦墟最大的浴室,但现在早已跟不上时代发展的需要了,被淘汰出局,已改成了普通的民居。吴滔先生采访结束后,张老师就陪我们一起去敬老院。

  敬老院在小镇东面,非常幽静,里面种了许多花草树木。老人们都坐在走廊里晒太阳。阳光很柔和,也没有什么风。

  陆秉心住在一个单人房间里,有空调、电视机、冰箱、电话,还有独立的卫生间,条件很好。他的儿子孙子有空也经常来看看他。我们去的时候,他刚午睡起来。他的生活很有规律。他很客气,给我们泡茶。他说,自己不喝茶,在吃西洋参片,买了1200元。

  我们就让他坐在走廊里,请他随便讲讲。老人很健谈,思维也很清晰。他先给我们讲了陆氏的家族史。

  明末元初,张士诚占据苏州,称平江府,号吴王。朱元璋派兵攻打苏州城,张士诚自信城墙坚不可破,朱元璋那边的徐达、刘伯温等都劝他撤退,但他坚持防守,后被破城活捉,途中绝食而亡。其总兵陆琦(又名陆公璐)率家族逃亡到莘塔三白荡滩,决定在此落户定居,于是建石桥,名陆家桥,并渐成村落,陆琦为莘塔陆氏的开山始祖。

  陆氏家族曾有家谱,陆秉心说,可惜已在“文革”中被烧毁了。不过,家谱主要内容他抄在一个小本子上,他从抽屉中取出来给我们看。本来想抄一下,但时间较紧,就用数码相机拍了几张照片。

  陆龟蒙是陆家的祖先,当年的陆家祠堂里摆着他的灵位,很大。祠堂就在凌宅的隔壁。祠堂门口的托灯上写着:“汾溪世泽,甫里家风。”陆龟蒙自号甫里先生。

  14岁时,陆秉心去西塘义泰木行学生意,在店里做会计。木行是叔父陆长文开的。后来,木行因生意萧条而倒闭,他就到西栅棺材店里做伙计。店的隔壁就是江家的酱园,江家是西塘的大家族。当时,抗战爆发,凌昌焕在上海图书馆辞职后,到西塘避难。他的三女儿嫁给江家江汝为。陆秉心到棺材店去,每天都要经过江家的门口,常见凌昌焕坐在柜台里,凌昌焕总是笑着跟陆秉心打招呼,并叫他进去聊聊天。但棺材店里人手较少,没有时间闲聊。

  陆秉心知道凌昌焕是同村的。老大不知道叫什么;老二凌明之,人称明二爷,在外洋轮船上当翻译,他喜欢赌博;老三即凌昌焕,字文之,人称文三爷;老四凌幼云,人称幼四爷,是个秀才,在乡下教书。陆秉心结婚时,凌幼云是证婚人。夫人杨正华,同里人。岳父在同里行医,叫杨银素。江雪澄之子江印珂用钟鼎文写了一副对联,送给陆秉心。

  凌幼云的字也写得很好,他曾写了一个扇面赠给陆秉心,陆秉心到西塘又请了一个秀才在扇面上画了一幅画。

  解放初期,上海出新越剧团成立,招收演职人员,陆秉心也被录用。他在西塘学会了二胡、笛子、琵琶等多种乐器,还会记谱、作曲。

  后来,南京新声越剧团请他去吹箫。南京新声越剧团后来改名为南京越剧团。由著名表演艺术家竺水招主演的《柳毅传书》,曾拍成黑白电影,在全国公映。

  南京越剧团解散后,陆秉心到了浙江湖州,被分配到长兴县越剧团。

  有一次,他在水口公社顾渚大队演出,看见庙墙上有一副对联:“天随子一去不返,遥听渔歌月里;(下联前九字他想不起来了)樵唱风前。”天随子也是陆龟蒙的别号。这副对联与他的祖先有关,他很高兴。陆龟蒙在长兴顾渚山上种过茶叶。

  后来,长兴县文化局得知他有一套陆龟蒙所著的《笠泽丛书》(共三册),就写信给他,请他捐献出来。这套书是他在杭州古旧书店里买来的,花了六角钱。陆秉心就答应了。长兴县文化局的信件他还保存着。

  又过了几年,长兴县越剧团也解散了,陆秉心便回到了家乡莘塔。吴江锡剧团想请他去,他婉言谢绝了。

  后来,他被分配到莘塔农具厂工作,直至59岁退休。退休后,他就在家里种花养草,还种了许多果树,有桃树、橘子树等。他家的果园当时在附近是小有名气的。我童年曾在陆家桥生活,所以从小就听说过。可惜没有去看过陆家的果园。莘塔文化站搞了三年菊展,都是他一手负责的。菊展有300余个品种、1200盆,曾轰动一时。其中有一盆,是他用青蒿和菊花嫁接的,十几个品种,开了33朵花,颜色各不相同,非常好看,后来被一厂家买走了,卖了20元。青蒿与菊花同科。

  老人的记性非常好,他还记得读三年级时自然课本的编者是凌昌焕,《辞源》的51名编撰者,也有凌昌焕的名字。他说,《辞源》只有半部,可能还在陆家桥的老屋里。

  老人说,他会修钟表、修收音机、刻图章等,修钟表、修收音机免费,图章不能乱刻,是收费的。他还会把雄鸡的生殖器官阉割掉,这样,鸡会长得又快又大。

  他养了三十几只雄鸡。镇上的凌莘子常到他家里来买童子鸡,是赊账的。凌莘子是南社社员,也是当地的一个名人。那已是解放前的旧事了,至少六七十年了吧。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