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方志馆
数字方志馆
吴江党史馆
吴江党史馆
微信文章
微信文章
区况概貌
区况概貌
地方志书
地方志书
吴江名人
吴江名人
吴江记忆
吴江记忆
水韵吴江
水韵吴江
南社研究
南社研究
显宝大会
显宝大会
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
吴江影像
吴江影像
吴越纵览
吴越纵览
吴江档案
吴江档案
现行文件
现行文件
吴江年鉴
吴江年鉴
吴江知县
吴江知县
吴江将军
吴江将军
江南古桥
江南古桥
宗教寺庙
宗教寺庙
园林老街
园林老街
江城美食
江城美食
诗咏吴江
诗咏吴江
非遗文化
非遗文化
吴江方志
吴江方志
统计公报
统计公报
吴江大事记
吴江大事记
吴江进士
吴江进士
吴江院士
吴江院士
吴文化地名
吴文化地名
南怀瑾学堂
南怀瑾学堂
望族家谱
望族家谱
吴江土产
吴江土产
吴江方言
吴江方言
文学艺术
文学艺术
吴江通拍记队
吴江通拍记队
日期:
2019年08月20日 星期二
数字方志馆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江记忆 >> 鲈乡烽火 >> 平凡的革命人生——记解放前协助吴江地下党开展工作的朱月凤老人
平凡的革命人生——记解放前协助吴江地下党开展工作的朱月凤老人
2019/4/28 0:15:05    作者:  马常宏 来源:  吴江通    【字 号:  】   点击量:1515

 

 图为朱月凤老人。(朱月凤孙女提供) 

  儿时,个儿不高的邻居老太朱月凤左眼有疾,言语爽快,做事麻利。她时常呼记者“阿三”,声音脆亮,我们背后都称她为朱好婆。朱好婆与记者母亲是老同事、老邻居,也是记者曾经工作单位的前辈,对她记者颇有一点好感和印象。岁月淡淡离去,一些尘封往事也渐渐离开了我们的记忆,也许“平凡”二字用在她身上是最为真切的写照。

  现在有些资料解密了。记者走访了一些知情人。作为一名普通百姓,她在吴江解放前夕为中共地下党组织付出了一切。那种不计回报,默默支持革命的行为,更让记者肃然起敬。

  (一)出资开店

  从1946年开始,吴江多个条线下的中共地下党的活动开始密集起来。当时,中共华中局十地委决定开辟淀山湖地区的工作,这个地区包括吴江、吴县、昆山、青浦、松江等,而重点是以吴江为立足点。随之,一批苏北干部也来到吴江开展工作。从19471月到19491月,共有包厚昌、焦康寿、朱帆、朱林芳、吴明、范青、许丽娟等29名党员分散到吴江各地,开展地下活动,收集情报,发展党员,搞策反,拉武装,准备迎接全国解放。为掩护十地委常委、军事部长包厚昌来吴江指挥工作,地下党借助松陵三里桥东窑港河道中一个大墩上的石灰窑以及邻居朋友的关系,合资开设了万丰石灰窑,秘密组建起了中共地下党联络点,包厚昌化名为周柏生,对外以石灰窑老板出面。后成立的苏锡常、澄锡虞两工委组织,均受包厚昌领导并统一指挥,其中澄锡虞工委下属的“吴江开辟地区”则专门负责吴江的地下党活动,具体由焦康寿、朱帆负责。19471月份,原无锡梅北区区长吴明(化名吴春生)和党员范青来到吴江,以中医职业为掩护,开展地下工作。吴明当时落脚在吴江城内仓桥堍的鸿济堂药店,为配合吴明工作,受澄锡虞工委书记赵建平指示,党员陈元章在年底时也从无锡来到鸿济堂药店。不久,吴明便在盛家厍航前街41号渔牧公司里开设了鸿济堂分店。

  吴明在开展秘密工作的同时,以交朋友的名义积极争取进步群众,女党员范青则广交女青年朋友。就在那时,吴明结识了店内管账店员张怀本(常州人),经过多次接触,认为张怀本老实可靠,有一定的发展潜力。1947年冬天,随着时局的进展,吴江地下党组织迫切需要情报来源和情报交接地点,在包厚昌、吴明的指示下,除三里桥石灰窑外,决定在城外盛家厍再开设一爿店作掩护,以掎角之势作立脚联络点,店名取为“上海分处源昌祥百货商店”。因为地下党员陈凤贤(无锡人,化名陈阿大)的妹夫在上海开源昌祥百货店,以上海分处的名义开店,牌子较硬气,也易蒙混商界。当时地下党组织活动经费有限(朱帆从解放区来吴江时只带了100枚银元作为活动经费),吴明便动员张怀本一起入股合伙开店,可是,张怀本心有余力不足,他收入微薄,身边仅有几担米的钱,难于凑出股本。这时,张怀本的爱人朱月凤进入了地下党组织的视线。为了及早开出联络点和解决开办资金,陈凤贤动员张怀本赴上海,请朱月凤出资帮助张怀本。

  朱月凤,江苏常州武进县三合口后庄村人。早年因生活所迫,12岁(1927年)便到上海吴淞大中华厂做童工,五年后被厂方解雇;随后到苏州谋生,在苏纶纱厂当工人,做了十多年后又被厂方解雇;1945年她又回到上海,在上海裕新染织厂做纺纱工人,期间,因一次操作失误,纺纱机上的一只梭子飞出来,正打在她的左眼上,以致左眼眼球脱落,落下了眼疾。此时,她已嫁给在吴江鸿济堂药店里当账房的张怀本。

  朱月凤从小离家,孑然一身漂泊在外,养成了勤俭过日、省吃俭用的习惯,多年来,手边也有了一些积蓄。张怀本来到上海,说明了投资开店事宜。当然,根据地下工作的纪律,吴明、陈凤贤等人并没有说出开店的真正目的,张怀本、朱月凤夫妇是根本不知道此店是地下党的联络站。出于对自己爱人的信任和支持,朱月凤慷慨解囊,当即拿出了黄金约四两左右以及一些现钞,合起来约有可买三十担米的钱,交给张怀本带回吴江。经过吴明、张怀本(含朱月凤)的资金拼凑整合,位于盛家厍的源昌祥百货店于1947年的隆冬某一天开业了,店里员工有陈凤贤、范青、张怀本、刘胜(朱月凤外甥)四人。“这些店和窑实际上是我们的联络点,张也不了解我们身份。”解放后吴明这样说道。

  (二)当“老板娘”

  1948年初,住在吴江的包厚昌召开了苏常太、澄锡虞两个工委领导成员会议,决定在苏州建立党的秘密机关。到2月份包厚昌又召开会议,重点布置了党的秘密工作,要求把党的秘密情报工作坚持到底,广泛搜集情报,吴江一度成为苏常太、澄锡虞两个工委的指挥中心。源昌祥百货店的开办,正好适合了这样的形势需要。盛家厍本来就是商贸集散之地,水陆交通极为便利,街上酒肆商铺林立,人来人往,源昌祥为地下党的活动提供了诸多掩护,创造许多有利条件。在这期间,陈元章在源昌祥百货店也工作了一小段时间。工委政治交通员许丽娟(化名钱桂仙)多次往返于该店递送情报,“我曾到这店送过几次信。”许丽娟在回忆中说道。

  为了进一步开辟吴江地区的地下工作,吴明和范青于19482月底离开吴江,相继转移到了梅堰宝元堂药店和周庄天生堂药店,继续以行医为掩护。包厚昌也离开吴江,去了苏中解放区。而这时由于条线上出现了叛徒,面对复杂形势,为安全起见,领导要求陈凤贤撤离源昌祥联络点,转入平望周家溪那片农村工作。为了保留这个秘密联络点,而且店中也需要人手帮忙,临走前陈凤贤受上级领导指示,动员张怀本让朱月凤放弃上海工作,到吴江来以老板娘的身份开店,这样也不会因店中全是男人缺少女人,而引人起疑。就这样,朱月凤在丈夫和陈凤贤的劝说下,于19483月份来到吴江,进驻源昌祥百货店,以商店老板娘的面目出现在店铺里,她的到来无意中为店的生存起到了重要作用。原吴江县公安局局长、县政协副主席朱林芳后来在信中证实:“朱月凤同志解放前为了便利我们工作,特把她从上海纺织厂调回吴江”。

  源昌祥百货店处于盛家厍的中心地段,良好的环境和丰富的商品,赢得了顾客的信任,生意也渐渐兴隆起来。到了19486月份,地下党员陈元章也奉命离开了商店,调到三里桥万丰石灰窑活动,以加强配合同里方面的工作。此时店中只剩下了朱月凤、张怀本及外甥刘胜,完全像一爿夫妻老婆店,他们三人虽然不知道其中的人员变化、内中详情等,但他们仍然坚持开店营业,张罗着一些熟人(其实是地下党)的往来,维护正常经营面目。一旦有熟人前来要送信递条子,跑腿的事便交给年轻的刘胜。离休干部刘胜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我最远的要跑到苏州北寺塔那里去送信”。当时吴江临近解放,市场上物价猛涨,源昌祥店铺也是难以为继。面对窘境逼迫,朱月凤就把家里的4匹龙头细布、2只各三钱的金戒指及家里能变卖的东西都卖了,以此来维持店面开张,保证联络点正常运转。

  由于盛家厍紧靠太湖,地处城乡接合部,湖盗经常出没。1949428日,也是吴江城解放前一天,源昌祥遭到了太湖强盗的抢劫,店内被抢劫一空。从此,源昌祥的牌子随之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地下党的联络点顺势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三)令人尊敬的普通人

  吴江解放后,鉴于朱月凤的经历和生活状况,副县长朱帆(无锡人,后任江苏省农机厅副厅长)专门写信介绍朱月凤到城厢区松陵镇政府工作,列入了干部清册名单(1001-1949-006-0279-0218城厢区干部清册朱月凤),张怀本则安排到湖滨粮管所工作,刘胜到同里粮管所工作。19496月朱月凤带着介绍信受到了镇政府指导员姜链、副镇长季之孝的热情接待,并让她担任镇政府办事员,她满怀信心地参加了新中国的建设,有时还要下乡工作。这一年她已经35岁了。

  一年多后,清查和镇压反革命分子的政治运动在吴江雷厉风行开展起来,重点捕办特务、国民党三青团骨干、恶霸、惯匪、会道门头子等5种骨干分子,关押了一批镇反对象。当时隶属于吴江人民法院的看守所缺少看守员,组织上便调朱月凤去那里担任看守员,而看守所所长就是当年的地下党员陈凤贤。在所里朱月凤和其他同志一样享受供给制待遇,每月领到几角零用钱,吃饭穿衣全是上级配发。当年吴江县人民政府司法科的崔子英证实道:“当时供给制,记得领发衣服时朱月凤同志也同样领到。”后来看守所撤并,朱月凤回到法院工作,她经常要跟随副院长毕自安下乡,做一些杂务性的工作。由于她自小做童工,没有文化知识,特别是文案工作上的事不能向领导交流汇报,给她在思想上带来了很大的苦闷,朱月凤几次向院领导提出调动工作,但没成功。

  1952年,为了提高朱月凤的文化水平,吴江人民法院抽调她去常熟干部文化学校脱产学习。经过近两年的培训学习,朱月凤于1954年回到了吴江。但是,原先的院长、副院长均因工作变动不在法院了,进不去单位的她,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朱月凤便直接到县委组织部报到。最后在1955131日,她被安排进吴江印刷厂,在装订车间当了一名普通工人。

  进厂后,豪爽的性格、乐于助人的秉性,使她很快融入了同事的圈子里,赢得了工人们的好感,大家或多或少知晓了她的传奇经历和对革命的贡献,对她多了一份崇敬和关心,厂领导在各方面对她也是照顾有加,以致选拔“工宣队”时,她第一个入选了。

  坎坷的经历,使原本就体质单薄的张怀本染上疾病,不幸在1961年过早离世,撇下了孤单的朱月凤一人。他们两人从未生育,后来朱月凤领养了二姐的孙女儿做自己的孙女,风风雨雨的生活中总算有了温暖和依靠。她一直把孙女带大成人。

  197512月,60岁的朱月凤老人退休了。当然,对于这个年龄退休的疑惑,事后多位同事说道,这是在她本人提出、领导允许的情况下,才延迟了退休年龄。199212日,朱月凤78岁走完了她的一生,她那朴实无华的工人本色、资助革命的善举,赢得了党内外知情者的高度评价。

电话:0512-63016921  传真:0512-63016927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中山南路1979号 邮编:215200
吴江档案局版权所有